靠一階限水「抗旱」太慢了 其實台南早在8個月前就開始這樣做...

民生

台南宣布一階限水,此時風險意義遠大於實際意義。圖為總統蔡英文2017年赴曾文水庫考察。(圖片來源/總統府)

台南從24日起實施一階限水,不過一階限水幾乎無感,又已進入梅雨季節,此時限水的風險意義重於實際,今年枯旱期應該已經渡過。

整體來看,今年抗旱除了苗栗明德水庫休耕留下的敗筆之外,其他抗旱作法都有進步,尤其台南從去年10月起在持續缺水下,因為多元化的節水措施生效,讓嘉南1萬8千公頃農田順利灌溉,見證水資源的精緻化管理,我們可以做的還很多。

去年9月沒有明顯雨量之後,台南10月1日水情燈號就轉綠燈(水情稍緊),是全國第一個出現缺水警訊的地區。「此時已啟動抗旱機制,每日監看報表,加上總量管制、更有效率的灌溉方法、工業自主節水、區域調度,並且對長期氣象趨勢採取較保守的風險因應。」經濟部水利署署長賴建信說。

正常的情況,每年11月進入枯水期之後,水庫存量要一直用到隔年5月底稻作用水結束為止,5月23日台南三個主要水庫蓄水率雖然都很低,曾文水庫6.37%,烏山頭水庫21.19%、南化水庫27.49%,但只要總量控管得宜,還不算太異常。此時梅雨如接續落下,就可以把水庫的水補回來,但氣象局預估今年梅雨遲到、還可能空梅,基於風險管理,台南才會在這個時候實施一階限水。

所謂一階限水,做法是民生及工業用水從晚間11點到隔天凌晨6點減壓供水,幾乎感受不到限水,而且依過去經驗,一階限水能省的水量有限,要靠一階限水來救枯旱已經來不及,重點是過去這半年來抗旱究竟做了什麼。

改變灌溉方式,1萬8千公頃農田不必休耕

首先跟過去不一樣的做法是改變農業灌溉方式。嘉南平原是全國最大的灌區,自古就有很多專為灌溉所做的設施,包括曾文-烏山頭水庫。過去只要缺水,嘉南平原一定休耕,因為節水效果最大。嘉南1萬8千公頃如果全部休耕,至少可以省1、2億噸水,但卻讓農民無法耕種,這是最不負責任的做法。

後來嘉南農田水利會改變做法,以提前節水、加強控管灌溉用水取代休耕,2015年大旱時,當時全國7個灌區、4萬3千公頃休耕,嘉南平原卻躲過休耕的宿命,獲得好評,自此「窮其一切努力不休耕」已逐漸形成共識。

今年的做法更精進,延後灌溉時間,改變灌溉周期,從供8天停8天,改成供7天停7天,加上掌水工加強調控用水,這樣就省了近5億噸用水。

另外,原本曾文-烏山頭水庫、南化水庫供給民生、農業用水大約一半一半。今年在甲仙堰水量較充沛時多引一些到南化水庫存放,到昨天為止南化水庫的蓄水量2500萬噸,比2015年大旱時多了近一倍。水利署在23日抗旱會議中做了決議,目前正值稻田抽穗期,用水量較多,為了不影響灌溉,南化水庫供給民生用水提高到7成,曾文-烏山頭水庫的水則多留一點給農田。

相較於嘉南平原的做法,苗栗明德水庫卻在去年12月27日一階限水時,沒有任何努力就宣布休耕1175公頃,有些灌溉區還鼓勵農民自主休耕。嘉南的做法為什麼不能用到其他縣市?明德水庫的休耕也讓今年抗旱留下敗筆。

但農業節水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鼓勵農民不要在缺水的一期作種稻,改種用水量較少的雜糧或研發滴灌法,以及參考以色列的做法,廢水回收用於灌溉。總之,農業用水雖然佔用水量的大宗,但擔負糧食安全的重責大任,因此確保農業有正常的水可灌溉,應該列入抗旱的重要目標才對。

民生、工業節水可以做得更多

此外,區域調度也發揮一定的效果,今年高屏溪的水量足夠高雄使用,於是透過清水管,從高雄調水到台南。原本嘉義用水有7.5萬噸要從烏山頭水庫調撥,這段期間改由雲林調水,更彈性的區域調度在未來會愈來愈重要。

台南進入一階限水之後,要求公部門不用自來水澆灌、沖洗外牆、街道及水溝,其實這些不必等到一階限水,平常就應列入常態作業,把水省下來。甚至2015年大旱時還討論到,從晚間11點到隔天凌晨6點減壓供水的做法,平常就可以做,不必等一階限水才啟動,可惜大旱過後大家又依然故我。

另外工業節水方面,這次也請南科的業者自主節水5%,但自主節水有限,廠商可做可不做,2015年大旱時,從2月26日起包括新北市林口及板新、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彰北、台南、高雄等8個地區實施二階限水。石門水庫還從4月8日起三階限水。一定規模以上的工業限水從5%,陸續增到10%。

當年5月4日旱災應變會議時,時任經濟部次長楊偉甫曾說:「這次工業限水到10%,但業者營業損失有限,證明工業還有節水空間。」同樣地,事過境遷,還有多少人記得他說過的這句話、而改變工業的節水輔導做法呢?

更多元化的管理方式,水資源才會更永續

依水利署所做的各區水經理計畫,未來用水成長主要是工業,工業用水勢必要找到淡水以外的來源,才不會排擠到民生及農業用水。再生水就是一個方向,但台灣發展再生水的速度很慢,從2013年內政部要推動6座再生水廠以來,其中只有高雄鳳山溪再生水廠今年8月才會完工第一期,供應2.5萬噸水。

而2015年12月通過的《再水水資源發展條例》也還沒發揮作用,水利法授權可以開徵耗水費也沒有動靜,企業節水還有很多該做而沒做的事。行政院不必借機推銷前瞻基礎建設,因為這次抗旱獲得的成果,都跟前瞻基礎建設無關,正視多元、彈性且精緻的管理方方式,才是永續水資源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