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醫生與患者之間 藥師扮演「雙B」的意義

藥品安全

專科醫生指出,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或曾有用藥問題,服用越多藥物,或是看越多科別的,問題更多。(圖片來源/rawpixel@Unsplash)

「藥師,這個貝樂克,藥袋寫飯前120分鐘服用,我能夠飯後吃嗎?」

三餐不固定,該如何用藥?

一個40歲的男病患,領了藥來到藥物諮詢室,連椅子都沒來得及坐下,一開口就問我這個問題。

「貝樂克 (Entecavir, Baraclude®)」是一個口服抗B肝病毒的藥物,吸收量受食物影響很大,大概至少減少4成,所以一定要與食物間隔120分鐘以上,否則會大大地影響治療的效果。但我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請他好好地坐下來,並且問他:「為什麼您會有這個問題呢?」

他說:「我平常是開計程車的,三餐都不固定,早餐也是在車上隨便吃點,怎麼有辦法每天保持飯前吃!」

我拿出紙筆問他:「您能告訴我每天大約的作息嗎?幾點起床、幾點睡覺?三餐大概都什麼時間吃、下午會吃點心、晚餐後會吃消夜嗎?」逐一寫下紀錄後,我發現他早上太晚起床,早午餐跟中餐的時間比較不一定,但是在下午3點多吃完點心(有的時候是中餐)後,下一餐能好好吃飯的時間大約是晚上8點,因此建議他不如就改成5點半左右吃藥,反正車上一定會準備飲水,這個藥也只需要一天一次,排班等著載下班的客人時服藥,不是一件麻煩的事,因此對他來說是最佳的用藥時間。

連醫生都察覺不到的用藥問題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或曾有用藥問題,服用越多藥物,或是看越多科別的,問題更多,這是我在藥物諮詢室的經驗。然而關於用藥方面的問題,有的時候醫師、甚至是患者本人可能都沒有察覺到。

有的患者不想吃這麼多藥,或是吃了藥後有點不舒服就自行停藥,怕醫師罵,也不敢跟醫師反應,拿了藥不吃全都丟在藥物回收箱經常可見,醫師也覺得很奇怪,怎麼病人病情始終控制不好,於是下次又得開更多藥。

一位罹患糖尿病的阿桑,醫師處方了幾乎市面上每個類別的口服降血糖藥,以及胰島,但血糖還是控制不佳。詢問了解後,才知道她只使用口服藥物醣祿 (Acarbose, Glucobay®),且擔心打胰島素會「成癮」,所以根本沒打。醣祿基本上只能減少食物中糖分的吸收,難怪控制不佳,所以醫生越開越多;也有的患者不知道他某些不適是藥物造成的,結果到處看診換來更多藥物,以及更多不適!

當我們在藥物諮詢室或藥事照護門診進行用藥關心時,會就服藥順從度、藥物知識層面做了解,逐一確認患者實際用藥情況:有沒有自己感覺比較好就停用藥物?三高或是慢性病患者,每個月會剩下幾天份的藥物?是忘記吃還是吃錯了?打開電腦以藥物圖片抽問他知不知道是在吃什麼等等,統整之後做紀錄、做衛教,視狀況跟醫師現場反應或留言。

前陣子遇到一患者,他必須飯中服用藥粉「舒腹達口服懸液用粉劑 (Dioctahedral smectite powder, Semcta®)」,醫師開立為睡前服用,我先指導患者晚餐後立刻服用,然後留言給醫師,請他下次改成晚餐飯中服用,醫師欣然接受。還有遇到不會吞藥丸、自行把「耐適恩 (Esomeprazole, Nexium®)」磨粉的患者,特別跟他說這個品項的特殊劑型設計,只能泡水不能磨粉,所以他吃這麼久都覺得沒效。

藥師成為患者與醫生間的橋梁

大學的時候有個學長說,藥師是什麼呢?有的時候是一個 Buffer(緩衝),在患者用藥之前先把關,確認用藥的合理安全;有的時候是一座 Bridge(橋樑),建構醫師與患者之間的溝通。

執業之後,更是體會這樣「雙B」的角色,醫師開了藥,經過藥師的處方覆核確認後才調劑,交付給患者的時候,藥師還須教患者怎麼服用以及為什麼服用;有一些操作型的藥品,例如吸入劑、鼻噴劑,我們會讓患者現場使用。用藥衛教的時候,為了激發患者的學習欲望,我常常告訴我的患者,「你要用心聽、認真學,學會了我才要讓你回家」、「你這一次已經做得很好,我給你80分,但是做得更好一點,我會給你打滿分」。如果患者遇到用藥的問題,也能夠在朋友般的對談之間告訴藥師,讓我們有機會去解決用藥的問題,甚至反應給醫師,提出處方上的建議。

現在很多醫學中心都附有藥物諮詢室,有的甚至設有藥事照護門診,所以下次您或您的家屬去領藥的時候,如果被藥師邀請至藥物諮詢室,請不要拒絕;如果有任何用藥的問題,請不要害羞!我們比您希望的更想要提供服務,發揮我們的價值!

原文作者為彰化基督教醫院  藥師 傅淑卿,本文轉載自《彰基院訊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