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的長照地圖》長照元年走得到長照10年嗎?

長照2.0

蔡政府推出的長照大菜,看似菜色豐富,但也有「看得到、吃不到」的憂慮。(攝影/黃威彬)

50歲的管國霖,是前花旗(台灣)商業銀行董事長,過去的實戰成績讓他在金融圈有大好未來,卻在2018年辭職回家照顧93歲重度失能的父親。跑醫院、聘外籍看護、找長照機構,能試的,他都試過了,最後他選擇回家。

知名藝人侯昌明,父親先失智後中風,也是在醫院、聘外籍看護、找居家服務緊急支援、全家總動員的忙亂中過了20年,他打電話求援被踢來踢去,活生生見證了台灣長照一頁滄桑史。 

金馬影后楊貴媚,和外籍看護一起照顧中風母親長達8年,每晚忙到凌晨3點才入睡,因為親身經歷,從無助、茫然到經驗十足,她對長照制度宣傳不明確、各縣市做法不同、服務拓展速度跟不上老化速度感到憂心,提醒政府要把錢用在對的地方,「我們的長照便民嗎,都要人上網去查,但需要長照的都是老人家,不是那麼懂上網。」

台灣從「高齡」變「超高齡」只需8年

家裡有生活無法自理、需要被照顧的長輩或病人,常常成為勞動年齡世代難以承受的壓力和重擔,有人因此提早離開職場、親自照應,但時間一久,就再也回不去了,成為「中年流沙」;沒離開職場的,公事家事蠟燭兩頭燒,不堪長期照護失能親友的身心壓力,也常傳出令人遺憾的「失控中年」紀事。

這些故事,並非只出現在電視上、新聞裡,而是活生生、真實在台灣各個角落上演,雖然不像日本電影「楢山節考」裡的劇情,描述日本七世紀時的「棄老」傳說,因人民生活困苦,老人家到了一定的年齡,即使身體還很硬朗,也必須由子女背到深山丟棄,任憑自生自滅,以減輕家庭負擔,但這排山倒海而來的「銀髮危機」,正困擾著每一個台灣人。

根據內政部統計,2018年3月台灣老年人口突破14%,台灣正式成為高齡社會,依各種數據推估,台灣人口的老化速度相對歐美等先進國家來說更加快速,由高齡社會轉為超高齡社會(老年人口超過20%)的時間僅需8年。而據衛福部調查,台灣地區90歲以上老人,大約每4位有一位失智症患者;65~69歲年齡區間,每100個老人中有1.5位罹患失智症。面對如此險峻的人口衰、老、病面貌,衛福部長陳時中也坦言,「長照改革不快不行。」不過,在求快的同時,方向走對了嗎?

2017年6月《長照服務法》正式上路,如今正好過了一年,堪稱是蔡政府的長照元年。自馬政府時代的長照1.0到蔡政府的長照2.0,服務對象數目從51.1萬擴大到73.8萬人,而且數字還會連年繼續增長。

長照10年最重要任務:預防失能要做好

「我認為,長照的方向要走的對,其實最重要的是做好預防失能這一塊,」民進黨立委吳玉琴表示,未來長照很重要的一環,是在「利用社區力量攔截失能」

長照2.0試辦之初,許多民眾認為,政府將過多的經費投注在還健康的老年人身上,真正有需要協助照護的家庭卻用不到。但就經費實際使用情況來看,有很大一部分是進入家庭進行居家服務照顧,目的就是要減輕家中照護者的負擔。不過,未來台灣的老年人口只會越來越多,要真正解決照護者的沉重負擔,最重要的仍是在長輩仍健康時,就延續、拉長健康狀態。這一點,許多專家學者都有共識,大聲疾呼長照的當務之急就是做好預防失能,才能真正減輕長照的財務和人力負擔,也才看得見台灣長照的未來。

在預防失能部分,其實衛福部也知道這很關鍵,而推出《預防及延緩失能照護計畫》,以衰弱老人以及中度失能長者為優先,綜合先前所佈建的資源,預計在2018年佈建1500個特約服務據點。

預防失能做好,84%衰弱老人更有尊嚴

相較於長照1.0,其實長照2.0更為宏觀,除了原先就在服務範圍內的失能長者外,現在還照顧到在生命最後時光從失能走向後期安寧照護的長輩,更兼顧正從衰弱狀態走向失能的長者。

「國家未來的長照目標,是要讓年齡只是數字,所有的長輩未來都能健康、快樂地過生活,」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指出,如果預防失能這一塊做得好,台灣有高達84%的衰弱老年人得以延緩身心功能衰退,不需要親人、旁人整天的守護陪伴,能夠活得更有尊嚴。

何謂「衰弱」狀態?陳亮恭解釋,這些長輩雖然還沒到失能狀態,但可能因為慢性疾病、心理因素影響,體能、體力還有疾病,狀態都大不如前、面臨退化,正在一步一步走向失能。

長照2.0推10 年,一定比現況好很多?

「我樂觀來說,如果長照2.0能夠順利推行10年,整個高齡台灣的狀況一定會比現在好很多。」參與長照計畫的雙連社會慈善事業基金會總幹事蔡恩典說明,以現在75歲的長輩來說,10年後就是85歲,長照2.0很重要的是往前延伸、預防失能,從這點來看,及早做預防措施,可以讓這群老年人在邁向高齡之際,心靈、身體都更健康。

蔡恩典以社區關懷為例,過去許多社區都有老人會的組織和相關計畫,但現在很多老朋友都不願意走出家門、踏進人群。這時,就需要社區裡的里長去把長輩接出來,靠社區關懷的力量讓長輩願意參加活動,提升社會參與感。他認為,這需要整個社會的努力,共同建設一個高齡照護網,HOLD住整個台灣的高齡未來。

不過,從長照元年推估到長照10年,如果能順利執行的話,高齡長者將能比現在更健康、更樂活。但前提是,長照計畫要能「順利」推展。綜觀目前長照服務的執行情況,我們真的能夠如此樂觀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