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政策「化妝師」還是做自己?徐國勇最近有點悶…

政治人物

舉凡停電、缺水、低薪、轉型正義、中共打壓、衛生紙、菜價、台大校長案……通通都要徐國勇發言,有時一頓飯吃下來,四十幾通電話是家常便飯。(攝影/黃威彬)

台大校長「卡管」、「挺管」雙方纏鬥將近5個月,蔡政府折損潘文忠、吳茂昆兩位教育部長。除了教育部長外,過程中有位閣員頻頻被「管案」流彈所傷,甚至被部分媒體以「社論」高規格點名伺候,他就是有內閣「化妝師」之稱的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

徐國勇當過小學老師、律師、民代、主持人,口才便給、辯才無礙自不在話下。當上行政院發言人之後,每天媒體的電話會親自接聽回應且24小時無休,面對爭議性議題,他也是親上火線替政府施政做辯護,結果從停電、低薪、中共點名台獨到院長為何有神秘笑容……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回答。

電話24小時無休

去年蔡政府力推勞基法再修法,挨批將造成勞工、雇主、物價上揚的「三輸」局面,徐國勇以物質不滅定律反駁。前一陣子蔡政府力推深澳電廠,引發北部民眾反對,徐國勇再比喻「你家旁邊放一桶煤跟放一桶瓦斯,你會喜歡放哪一個,你自己心裡想一想就好了!」

最近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因涉及在台灣大違法兼職爭議,教育部決議不聘任他為台大校長,面對立委指控教育部長吳茂昆(已請辭)還沒向學校申請就到外面兼任基金會董事時,徐國勇說,「對管中閔來說,不可以用別人的違法,來主張自己的違法就是正當,就像闖紅燈被抓到,就是要罰。」

這一連串的發言,雖然達到了為政策辯護的效果,但徐國勇也因此被網友封為「內閣幹話王」。

被網友封「內閣幹話王」

不同職業有不同的特性,教師、律師、議員、主持人、立委、發言人有一個有趣的共通點,那就是這幾個工作都是「靠嘴巴吃飯」,不過因工作性質的關係,彼此要對話、溝通的對象很不一樣,所以老師、民代、主持人、發言人不僅講話方式天差地別,尺度的拿捏也可說是「藝術中的藝術」。

徐國勇大砲性格、講話直白,喜歡「直球對決」的他,其實容易得罪人,這樣鮮明的風格,主持節目很受歡迎,當立委質詢起來官員也會招架不住,但是放在發言人的位子上,他有時因為時機還不成熟必須「言不由衷」,有時為公事不能正面回答問題,甚至必須以「善意的說謊」否認「對」的新聞,說實在挺不快意人生。

一頓飯吃下來,40幾通電話接不完...

有時因部會首長是從事務官升上來的,政務官卻不善於為政策做辯護,所以就只好通通由他來說明,舉凡停電、缺水、低薪、轉型正義、中共打壓、衛生紙、菜價、台大校案……他通通都要發言,LINE動輒上百條訊息是家常便飯,有時一頓飯吃下來,四十幾通電話更是跑不掉,對於喜歡「正面回應問題」的他來說,發言人這個工作不能「大鳴大放」,註定會讓他感覺「很悶」。

最近他為了吳茂昆大戰管中閔,這是最貼近他本性的一役,做得最像他自己,結果也被部分媒體K得最慘。

管案做自己,卻被K得很慘

關於管案,徐國勇曾私下跟朋友說,他的發言就是針對法律層面發言,至於為什麼會變成部分媒體社論以及電視台狂K的目標?他自己也無法理解。過去通常只有總統、行政院長才會有社論級的高規格「伺候」,對於頻頻成為特定媒體社論鎖定的攻擊目標,有朋友還故意跟他開玩笑說「這可比美青天白日勳章!」他一聽也只能苦笑以對。

由於小英的欽點,2016年10月,徐國勇從不分區立委轉換跑道到行政院擔任發言人。其實立委等同部長,行政院發言人也是政務官等同部長職,但是徐國勇的朋友就曾跟他說,你這個部長是所有部長當中最倒霉的,是做雜役的,因為連停電、買不到衛生紙都要問你,而且講話還不能大聲,只能輕聲細語。

發言人最大收穫:學會忍耐

徐國勇也曾在私下透露,過去他做事是沒在忍耐的,但是當了行政院發言人1年7個月之後,他最大的收穫就是學會了「忍耐」。

從小在台北萬華長大的徐國勇,師專畢業後回到母校龍山國小擔任特教老師,後來當上律師之後還一邊當律師一邊讀研究所,他本想讀到一個程度之後再繼續教書,沒想到某個炎炎夏日午後他接了一通電話,這通電話改變了他的命運。

行政院秘書長卓榮泰是徐國勇的同學,當年徐國勇的律師事務所還在襄陽路,有一天下午卓榮泰突然打電話給他,說要找他聊天,「那一天天氣很熱,我吃飽有點睏,卓榮泰就一直跟我說『叫你選舉你都不選…』說了很久,我說『不要』,他來來回回就一直繞著這個問題,一直遊說。」徐國勇回憶。

假戲真做踏上政治路

當時徐國勇對於當律師已經感到有點厭倦,正想回學校教書,卓榮泰突然跟他說:「不要啦,來選舉啦,既然你律師不當,就換一下工作,來選舉嘛,你選南區我選北區立委?」結果已經拒絕很多次的他,這次竟然回答:「這樣好嗎?哪一個人選舉直接選立委,如果真的要選就從議員開始選,看看有沒有興趣,有興趣才繼續選,這樣才對…」

聽到徐國勇終於鬆了口,卓榮泰二話不說,連讓徐國勇後悔的機會都沒有,第二天一大早就搭飛機到高雄跟當時的高雄市長謝長廷報告。就這樣,徐國勇在「假戲真做」情況下,從小學老師、律師踏上了從政之路。

選舉料卻被困在行政院

成為謝長廷子弟兵的他,從老師、律師、台北市議員到立委,之後又成為政論節目主持人,現在又接下行政院發言人。只是現在蔡政府三天兩頭出狀況,內閣閣員出包已是家常便飯,這個發言人的角色分寸要怎麼拿捏,確實很不容易。

曾經是「本土政論一哥」的他,講話砲火四射又有草根親和力,其實是塊打選戰的好料,但是現在他卻被困在行政院裡,天天被媒體追著跑、追著打、追著問問題,雖然說政府「化妝師」這個角色很重要,但是到底是要做一個「化妝師」還是「做自己」?想必因管案被海K的徐國勇,最近心情應該hen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