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菜價格全面崩盤:這不是政爭而是國家危機

農業經濟

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在北農之亂後,讓蔬菜水果的行情直到現在幾乎全面失控。(攝影/黃威彬)

菜價從吳音寧讓果菜市場放假休市之後全面崩壞,冬季葉菜、高麗菜、洋蔥、蒜頭、韭菜、到現在夏季蔬菜絲瓜、莧菜、短期蔬菜的小白菜、青江菜、小黃瓜。水果的香蕉、鳳梨、荔枝等全面失控。

這些延續接連的價格崩跌,到了5月底已經完成和去年同一時期完整的連接成為災難性的循環。政府對價格、生產,盛產回收的因應全面失控,已經無容狡賴。

果菜價格全面失控

這是多階層、多階段的全面崩壞。非僅是行政系統的崩壞,也是民意監督機構崩壞。接下來的挽救系統剩下人民向監察機構與司法機構提起施政荒怠的檢舉、糾察與要求究責。

如果連這個都失去作用,那麼台灣民主的防腐機制也就同時失效。

再其次,社會自身所面對的問題本應該可以形成因應的機制,成為社會的自救與因應。但是如果這樣的能力也因為諸種因素而無法形成,那麼社會也就變得渙散。

忽視農產問題卻把方向搞錯

比如,農產問題明明已經有嚴重的問題發生在當前,社會領導人卻視而不見,大力舉行農業博覽會、燈會、花博。或將問題導引向政爭,迷失了解決問題的方向。一方面耗盡自身原本可以用來解決問題的資源與能量,一方面也麻痺了人民對危險的感知能力。

因此總體來說台灣掉入了政府無能社會渙散的危險境地。

如果故意放棄施政具有整體性的觀察,故意地將眼光加以限縮在農業議題上。那麼農業首長負責下台非僅是應該的事情。從首長以下到次長、署長、科長以及農產公司都應該究責。

然而稍微理性的思考便可以知道,這是多重機制失靈的結果,是國家的危機。

肉食者鄙,好人運動從來沒有一年像此時一樣覺得無力。

蔬菜水果盛產滯銷其實可以尋求企業或民間支持,讓大家主動加菜加水果。(攝影/黃威彬)

蔬菜水果價格惡化可向企業尋求支持

現在多種蔬菜水果價格惡化的情形同時迸發,各別的好人運動已經難有成效,我們必須向社會求救。

可行的方法就是全民加菜運動,自助餐、便當店、麵店、鐵路便當、7-11、公司福委會等等,大家主動加菜、加水果。

社會不要冷漠以待,將成本價格下跌反映再菜量增加。一方面幫外食加蔬菜水果,一方面幫助農民。

這樣才能全面的刺激運銷系統與市場。

過去八年好人運動經常在危機發生之初採取行動,上街賣菜。舉行多種好人運動會幫助農民。今年同時併發多種項目,癱瘓了好人助農行動的效能,於今之計就是餐食業者、供應商、任何有影響力的人大家群策群力面對問題。

只要這種風氣一形成,社會密緻的力量就會形成,國家也才有安全的依靠----也就是有能力面對自己問題的社會得以形成,能夠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