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 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北韓

世界三大廣場之一的金日成廣場,地上標示了為了閱兵彩排的數字,「38」正好也是南北韓分隔的經緯度線(左),對觀光客來說,享受當地美食十二碟銅碗套餐比政治來得輕鬆多了(右)。(攝影/師瑞德)

從邪惡軸心的Trouble maker,到美、韓、中甚至日本、俄國領導人積極接觸,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不愧是世界最強80後,看來今年Time的年度風雲人物,他絕對榜上有名。 

北韓無疑是當今世上最讓外界充滿「疑惑與偏見」的國家,尤其在台灣民眾刻板印象裡,談到這個同樣夾在中美兩大強權、同樣因戰亂而分裂的國家,心中浮現的關鍵字幾乎都是負面的:「脫北」、「犬決」、「核彈」、「金三胖」。 

別說台灣人這樣覺得了,連中國人都有很奇特的觀察與評論。

啟程,宛如回到解放前

2017年11月,正值美國與北韓(北朝鮮)相互叫陣正激烈,你咒我「老番顛」,我罵你「火箭人」,彷彿隨時爆發核戰的時候,我在遼寧丹東,參加當地旅行社組的團,前往北韓4天3夜,同行12位,只有我一位台灣人。 

火車經過新義州停車檢查,然後前往平壤,長達6小時車程,車上幾乎所有的人都沒有躺在臥鋪上休息,而是通通或站或坐在窗戶那一側,好奇地看著眼前一幕一幕。 

沿途景色大多單調,老舊粗胚的農舍擠在層疊堆鑾的山丘平台上,偶爾出現幾棟刷著努力展現活潑顏色的3、4層樓小公寓,每層陽台種著花,看起來工法很簡單,我想,那應該算是當地豪宅了吧? 

遠方出現幾輛軍用卡車,同行遊客說:「中國文革前的車款,後來我們送給他們的。」

「金正日來中國訪問,看到什麼好的東西就通通要我們送給他,後來他再來參訪,我們就不敢把好東西拿出來了。」 

同行遊客不休息,掌握時間觀察窗外一切。(攝影/師瑞德)

「改革開放,鄧小平問過金正日,要不要跟中國一起,但當時他怕,不願意。」

不一會兒,田邊小路出現一對母子,穿著過時碎花棉襖,黑色長褲,腳踩單車,厚重包頭,未經施粉,臉頰一抹自然腮紅倒是很明顯,背景印著一片天藍,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張藝謀1999年的作品《我的父親母親》,劇情描述中國知青父母那輩的愛情故事,當時還很青澀稚嫩的女主角章子怡,就是從這部電影開始紅的。

大夥又一陣驚呼:「現在的北韓就像改革開放前的中國,好多東西我們那裡都看不到了,但這裡還有。」 

「哎呀,開放就開放嘛,有什麼好怕的,封鎖什麼網路,搞得不能跟對外聯絡幹嘛?」一位大姐邊說邊拿著手機,看看能否接收到微弱的訊號,再看最後一眼微信朋友圈。 

直到旅程最後一天,火車終於又從新義州緩慢抵達丹東,大家拼命滑手機,終於接通之際,有人讚嘆:「終於回到自由世界」,看到這一幕,我忍不住偷笑了很久。 

這讓我又不由得想起另外一部1993年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電影《侏羅紀公園》,中國怕北韓出亂子,萬一柵欄停電,難民如恐龍竄出,越過邊境,肯定很麻煩,北韓也怕國民接觸外在世界,變成凶狠的恐龍,反噬當局。但別忘了這部電影最經典的台詞:「生命,自然會找到出路。」 

北韓跟中國都別怕,開大門、走大路,君不見台灣什麼都開放了,亂歸亂,但飯還是有得吃嗎? 

更引起熱烈討論的是田裡面的稻子,明明收割了,但整束稻穗都堆在田中,沒有進一步動作,同行有以前在文革時下鄉過的老戰友,忍不住一直問:「這樣稻子不就發芽了嗎?」同樣的問題,始終沒有解答,因為4天之後原路回來,綿延好幾公里的稻束還是在同樣的地方。 

接觸,認識外界不知道的社會

糧食的問題,在吃飯的時候也常被拿出來討論,以團餐的標準看來,那幾天在北韓吃的非常不錯,份量多,菜色新,還有特色餐,每餐都吃不完,剩下一大堆,同行者好幾次心懷罪惡感地說:「不是說北韓鬧飢荒嗎?我們吃那麼好,外面的人都沒飯吃。」 

單從有限的觀察中,不論城市或鄉間見著的北韓人,基本上不至於面黃肌瘦,吃的、穿的仍有一定水準,說饑荒,近幾年應該緩和一些。老百姓氣質與長相也不差,接待外賓的女性,面容姣好,只是男性就差了點,看不到像南韓的帥氣歐巴,黑肉底、皺紋多,同行一位老頭忍不住批評:「長得怎麼都一色?」(同一個顏色) 

我問男導遊:「遊客吃的餐食都是如此?」他一派輕鬆地回答:「中國來的旅行團團費比較低,吃的最簡單,我們的餐還有更豐富、更豪華的。」

不管在哪個餐廳,除了遊客之外,還是有少部分北韓人,估計他們的經濟條件應該不錯,大馬路旁邊還有小木屋似的亭子,裡面有賣些零食,不過當地人沒有吃宵夜的習慣。 

男導遊指著僅有微燈的街頭説:「受到美帝以及可惡的日本制裁,害的平壤電力不夠,晚上要限電」,我問:「你們都靠什麼發電?」「主要是火力,我們沒有核能電廠」,「有核子武器,但沒有核能電廠?」最後的問題卡在喉裡,不敢問!

女導遊:「你們有麥當勞嗎?」她睜大了眼睛,用誇張地語氣說:「有啊!」我再次質問:「美國的那個麥當勞耶?」,「對啊!」(其實不是正牌的麥當勞,但有賣漢堡、可樂) 

我又問:「你們有電影院嗎?」女導遊開始有種:「你把我們北韓當什麼?」的不耐感出現,「當然有啊,而且我們看得到好萊塢、寶萊塢等地的電影!」經過確認,「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曾在平壤上映。 

我應該為我的語氣道歉,這就好像早年大陸新娘嫁到台灣,結果被問到:「你們那邊有電燈嗎?吃香蕉皮長大的嗎?」一樣,對北韓認知貧乏,問了讓對方不舒服的問題,秀的是自己的下限,超級沒有禮貌! 

:電力吃緊,遊客在漆黑一片的購物站裡面選購紀念品。(攝影/師瑞德)

改觀,沒有想像中封閉

這次參觀的景點中,以陳列各國政要及民間友人向金日成和金正日,贈送上萬件禮品的「國際友誼展覽館」讓我印象最深刻,因為這裡是重要的紅色革命景點,也是向外界宣揚國威的地方,有四方來儀、朝拜供奉的意味。

進門前,除了嚴格安檢之外,接待的另外一位穿著正式傳統服飾的朝方美女解說員,更是以李春姬般的嚴肅口吻,鏗鏘有力、三申五令要求我們配合很多注意事項,結果中國團員果然「不負眾望」,亂摸展品的亂摸,頭撞展示玻璃的撞展示玻璃,惹得朝方人員臉都垮下來。 

走到其中一個展覽廳,美女解說員忽然指著櫃內展品,看著我,特別強調這些都是台灣送的禮物,來源都是許多貿易商;我事先沒有對她提到來自台灣,但顯見她的情蒐做足了。後來的參訪過程我都刻意走在她旁邊聊天,她的語氣變得很溫柔,讚許台灣跟香港來的遊客,普遍守規矩的多,她又問我為什麼想來北韓,我回答:「媒體上講的內容,不見得正確,所以想親自來看看。」 

「看了之後呢?」
「還不錯,根本不是外界批評的那個樣子,其實挺好的。」她驕傲地咯咯笑!

目前前往北韓的方式,要不是丹東火車陸路,就是北京高麗航空飛行,景點集中在平壤、開城、妙香山,日程大多為4天3夜,據說還有一個月的特殊行程;在羊角島酒店有遇到兩三團台灣來的,其餘也會看到歐洲來的客人。

北韓絕對是旅遊的處女地,自然景觀保存得非常好,這裡很好玩,但不是拍照打卡拚購物的那種好玩,而是徹底顛覆「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那種好玩。 

北韓沒有想像中封閉,他是聯合國會員國之一,與全世界至少160國有邦交關係,包括英國、德國和瑞典在內的共有25個國家在北韓有外交使團。北韓不是只能靠「脫北」跑出國,他們的人才輸出到非洲,幫軍閥蓋銅像、輸出到美國,幫迪士尼畫動畫、輸出到中國,開餐廳賣美食。

北韓跟台灣的關係非常密切,花蓮慈濟精舍的「佛陀灑淨圖」就是由北韓藝術家繪製、心臟科醫師由台灣訓練、從前總統李登輝時代,北韓金家就開始向台灣購買大批豬肉,甚至金正恩兄妹皆愛用hTC手機。 

再過不久,6月金正恩即將在新加坡與川普會面,勢必又掀起另外一波高潮,對於會談結果,比較中性的看法是:金正恩不盡然會立即全面廢核,但可能會與川普達成拚經濟為重的協議,未來北韓逐步開放的路程還很艱難,但以金正恩還年輕,又以維繫政權為重的前提下,勢必還有很多精彩的轉折,展現在各位看倌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