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移工控訴仲介盛沛和與雇主欺壓 連吃飯錢都沒有

勞工議題

印尼籍漁工Safrudin(左一)被雇主積欠薪資,回憶起勞資協商那天還被雇主兒子打罵,不禁潸然淚下。(攝影/賴怡君)

外籍移工在台灣的工作環境、待遇差已經成為政府不得不嚴肅面對的棘手問題。今1日綠委陳曼麗召開「杜絕印尼漁工遭受欠薪與暴力」記者會,替印尼籍漁工Safrudin控訴,他在宜蘭「滿昌66號」漁船上工作時,被雇主積欠薪資以外,甚至後來在勞資爭議協調會上還被雇主兒子大罵:「懶惰、跑去其他地方工作!」接著暴力威脅搥打他的胸口。

當事人Safrudin回憶勞資協商當天的情景,不禁潸然淚下並表示感到很害怕,「協商結束後,雇主還是沒有給我全部的薪水。」在這事件中有許多環節出問題,包括雇主欠薪,還有仲介拒絕幫助移工溝通等,讓孤身一人在他鄉的Safrudin最後只能靠生存的本能逃離。

仲介和雇主互相推託

仲介是外籍移工第一次來台灣工作時唯一的救命繩索。透過仲介介紹,輾轉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遇到雇主欺壓時,仲介是許多外籍移工第一個想到的救命人,事實上好像不是如此。

Safrudin表示,自己在今年23月時都遇到雇主欠薪的狀況,原因和雇主合作提供三餐的印尼餐廳,也因為雇主沒有去付帳而停止提供,兩個多禮拜都三餐不繼的Safrudin,於是去向仲介投訴並希望能夠借錢吃飯,結果沒想到仲介也以雇主欠仲介費為由,拒絕借錢給Safrudin幫助他先渡過飢餓難關,最後Safrudin只好開始非法打零工賺取吃飯錢,渡過生活。

四月中旬,仲介為Safrudin安排和雇主見面,討論薪資問題。沒想到雇主卻以欠薪期間「找不到他來工作」為由,表示積欠兩個月共44944元整的薪資只願付14666元整。Safrudin難過地說:「雇主欠錢期間,只能餓肚子,所以才去打零工賺取餐費。」原以為仲介會幫忙解釋與協調,沒想到仲介卻叫他收拾東西離開漁船。Safrudin轉而前往寄宿在清真寺,倚靠其他漁工朋友幫助,最後有一位越南籍移工幫他介紹到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尋求協助。

一切無憑無據

當雇主和仲介形成剝削者連線之後,外籍移工往往得依靠自己少許的人脈網絡尋找救助。在工會的協助下,Safrudin再一次和雇主兒子進行協商,在宜蘭縣政府勞工處召開,沒想到在眾目睽睽之下,雇主兒子居然罵他:「懶惰、跑去其他地方工作!」接著暴力威脅搥打他的胸口,更不同意Safrudin轉換新的雇主,最後協商破裂。今宜蘭縣勞工處再三保證會交還Safrudin公道,一定會要到全額薪資。

除了雇主態度強硬以外,工會表示,經調查後也發現盛沛和仲介公司並沒有依法幫漁工辦妥轉換至該欠薪雇主接續聘僱之登記手續,也就是說Safrudin工作好幾個月以來,都沒有證明,等於是非法居留狀態。毫無保障的工作,薪資、出勤紀錄鬆散,於是雇主宣稱的工作時間和薪資金額與外籍移工的說法大相徑庭,連協商的依據都沒有。

2013年就到台灣工作的Safrudin,今日帶著鴨舌帽和口罩,在工會和翻譯的陪同下,於陌生的立法院中道出遭遇,講到害怕與心酸處不禁哽咽流淚,就連翻譯和工會代表都默默地拭淚。勞動部派來的代表表示,這件事將會繼續查明,若上述情節屬實,雇主和仲介公司都可以開罰630萬的罰緩,甚至可能廢止仲介公司許可。然而,台灣陳出不窮的剝削事件一再傳出,如何防治結構性的剝削與歧視問題、防止違法的仲介公司再借屍還魂,政府與台灣社會能如何一起監督雇主、仲介,幫助移工成為大家的共同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