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 美國今天對中國做的事,明天中國加倍奉還」

國際政治

前行政院長、長風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左)與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合辦的論壇,前總統馬英九出席力挺。(攝影/黃威彬)

前行政院長、長風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今1日下午擔任長風講座「西方迷失?東方崛起?」主持人,前總統馬英九也出席於台下專心聆聽,沒有上台發言。這場座談邀請了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實務教授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內容是關於他的新書《Has the West Lost Its Way?》,講述西方國家現在面臨的問題,以及東方國家的機會,台下座無虛席。

江宜樺主持時表示,自己以前到哈佛擔任訪問學者時,就曾經聽過馬凱碩教授的演講,當時他的「西方衰敗、東方崛起」的演講震驚許聽眾,膽敢當著美國人的面,指出美國「很自大」的人沒幾個,馬凱碩教授就接著開玩笑地小聲說:「這話不能傳出去,我會被砍頭。」他認為美國宣稱自己是最自由開放的國家,但諷刺地有些話也是不能講。馬凱碩認為最強的東方兩個國家是中國和印度,並預言未來將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第二霸主。演講分為三部分:西方過去的歷史、西方現況診斷,以及給西方的三個處方箋。

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實務教授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攝影/黃威彬)

來自西方的禮物

西方自啟蒙運動、科學革命以來,不論是在社會制度,或是科技技術的快速的發展,都為人類文明帶來許多變革,普世價值的宣揚、醫療技術、工業改革、科學進展等,都大幅提升全人類的福祉,馬凱碩稱這是「西方帶來的禮物」,也因此西方常自詡為世界秩序的維護者,尤其是在兩次世界大戰中脫穎而出的美國,理所當然地成為世界霸主,將介入國際事務視為慷慨的舉動。

「但我不認為西方分享他們的民主、自由觀念是很慷慨的,事實上,過去30年來,人類社會並沒有過得更好。」馬凱碩話鋒一轉,他指出西方社會雖然為人類提升許多生活品質,理應開心地慶祝為全球世界帶來的碩果,「但你覺得現在西方國家有人在慶祝嗎?事實上,沒有。反而他們非常的沮喪。」為什麼西方社會開始迷失了,這是馬凱碩的困惑,他發現西方社會在過去這幾十年犯了許多錯誤,才會導致今天這個「東方崛起、西方衰敗」的局面。

西方迷思了?

「答案就是在過去三十年,對全人類來說是一段最棒的時間,卻也是西方社會犯了許多策略性錯誤的時候。」馬凱碩提出三個關鍵錯誤。

首先是1990年,冷戰和平落幕,在戰勝最極端的俄國後,讓西方社會開始大肆慶祝,並自信滿滿地認為,未來社會一定都會變成民主國家。「但其實很慘忍的,這種心態洗腦了很多人,為西方社會帶來影響,把他們催眠了,進入睡眠狀態。而這時候,中國和印度早已不知不覺地崛起。」馬凱碩分析。

再來是2001年,九一一事件除了震撼美國以外,馬凱碩認為那時候還有另一件事成為轉捩點,那就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這造成很大的震撼,因為8億名勞工進入全球資本主義體系,讓美國、歐洲許多勞工失去工作。」馬凱碩認為當時都沒有人注意到這件事,沒意識到這會徹底扭轉全球經濟情勢,他認為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美國總統川普會當選的原因。

最後是2014年,美國的購買力平價指數下滑,中國已經提升凌駕美國之上,意味著美國已經淪落為第二大經濟體,當時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時報等等媒體,都沒有在頭條新聞中報導這件事,馬凱碩說:「美歐都沒有意識到。所以現在西方國家非常茫然,西方國家年輕人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悲觀,所以我才會覺得西方迷失了。」

迷思三解方

對於西方現在迷思的狀態,身為東方一員新加坡人的馬凱碩並沒有幸災樂禍,他向西方國家提出「3M」解方。第一個是低限主義(Minimalism)。西方是強權國家,已經習以為常隨時介入別人國家的事務,結果演變成不斷捲入各國紛爭,消耗內力,「當美國決定入侵伊拉克時,這對中國來說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中國趁這段時期不斷發展經濟,美國因為戰爭而分心了,所以他認為低限主義就是「不要動不動介入別人國家事務」。

第二,是多邊主義(Multilateralism)。馬凱碩認為在二戰後建立起的國際組織是西方國家帶來的禮物,然而西方國家反而卻不斷想破壞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等,想要去主導與掌握國際組織,「西方很難放下他們的自尊與自大。」他說,聆聽其他國家的聲音是西方國家得改變的方向。

最後,是馬基維利主義(Machiavellian)。這個名詞在歐美國家大家都避之惟恐不及,視馬基維利主義為有毒的、邪惡的化身,但馬凱碩認為其實馬基維利主義是要引導人類走向更好的社會。他舉歐洲為來將會面臨的威脅,不再是來自北方的蒙古國、俄羅斯,而是從南邊來的非洲,現在非洲人口是歐洲的2倍多,移民、難民紛沓而來,「讓人民緊張,也就容易選出民粹主義政府。」那怎麼辦?馬凱碩認為就是幫助非洲國家發展,現在對非洲發展最好的夥伴就是中國,幫非洲國家進行基礎建設、幫助融資等,「要是馬基維利在世的話,他會支持與中國合作,因為中國會讓非洲人都留在家裡。」

成為霸主的中國怎麼對待社會?

面對馬凱碩的預言,中國與印度將崛起成為世界霸主,江宜樺問他:「但很多人仍抱著很多疑慮,包括中國能否解決本身腐敗、以及對言論自由等價值的控制問題,所以如果今天中國或印度,要怎麼擔任世界最好的角色?」馬凱碩認為到目前為止的觀察,中國和印度表現的很好。

現在全世界面臨最大的威脅是全球暖化,他認為中國和印度其實可以不用理會簽署《巴黎氣候協定》,因為一直以來排放最多溫室氣體的是工業化高度發展的歐美國家,「可是沒想到他們同意了《巴黎氣候協定》,結果現在是美國自己退出。」現任總統川普到處引起貿易戰是因為他還是相信美國很強大,「川普總統搞不清楚狀況,美國就會逐漸沒落。」那麼當中國跟印度成為全球霸主後,對全球會採取什麼做法?那就看各國今天怎麼對待他們,馬凱碩認為,「美國今天對中國做的事,明天就輪到中國加倍奉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