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軍機墜毀官兵魂斷觀音山!46年過去他們的家人至今仍不知死因...

社會議題

當國家又多出了好幾位為救災、為救人、為國防而犧牲的國士,政府能做的是什麼?(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圖為台北圓山忠烈祠。)

即使我們國家掉入如分崩離析一般,有些人還是為我們犧牲性命。

我的朋友中有幾位被我尊敬為國士。

同學蔣俊華以志向和對國家的熱情考進中正理工學院,授階不久,適逢黨外運動風起雲湧,國家在戒嚴解除前夕,蔣俊華雖為國家軍官,卻認為國家民主政黨與人民主權乃是基本,毅然參加黨外。一年間外調金門,隨即於他外出時部隊戒嚴,被以敵前逃往起訴逮捕,判刑十二年。

後來解除戒嚴,沒有人記得這位黨外第一軍官。

像「俠客」的朋友

他服刑完畢回歸社會,不邀功、不干祿。投入民航機駕駛、直升機駕駛、帆船駕駛與帆船販售,在解嚴早幾年無不備受波折。

如今以自己累積的專長,成為無人機專家。其實當同學再見面時,大家都以為他已經被槍斃。相見直如隔世。

我以為這位同學一定懷恨國家、投入民進黨邀功。但他沒有,像俠客一樣。最近一次見面,他告訴我國家不能受欺侮,人民要有能力為國家守護尊嚴。他的言下之意,是即使受到強國凌暴,也會像荊軻一樣以身護衛社稷

現在國家改革劇烈,許多軍、警、消人員退休權益受到犧牲,許多人當然不滿,但有更多人一樣抱持對國家、社會、土地的關愛與忠心。

他們為國犧牲卻僅能共用一個無姓無名的牌位

前年我有機會參與忠烈祠事情。揭露了青河七號演習陣亡烈士,在忠烈祠無姓無名共用一個牌位的事情。

1973年(民國61年),一架從事機密操演的空軍運輸機,因為濃霧,在觀音山區撞山爆炸,全機官兵全數殉職,曾經整整43年過去了,所有殉職官兵,身後全被濃縮成一個沒有姓名、只記載著操演名的牌位。為此,曾經有其中1名殉職官兵的後人寫信給總統府、國防部,盼能還原歷史真相,但得到的回應卻是年代久遠,無法查證。

1970年代,當年總統蔣介石為了反攻大陸,國光計劃大勇作業室特地策劃「青河七號演習」秘密作戰計畫,由於這些機密的演習內容仍未解密,這些殉職的士官兵也就這樣沒有姓名地被記錄在一塊名為「青河七號演習殉難官兵之靈位」的牌位上,供奉在桃園忠烈祠277個牌位中。

一直到前年,我有機會參與忠烈祠的事情,才進一步促成國防部公布為國捐軀的特戰隊姓名,重新入祀忠烈祠。而這群無名的特戰隊就是民國61年搭乘空軍空運20大隊6中隊編號3117的C-119型運輸機執行機密任務「青河七號演習」。

為國犧牲的國士愈來愈多

兩架C-119自新竹起飛後在林口上空遇濃霧,僚機在觀音山撞山失事。飛行官蔣福榮、張克孝,領航官曾發瑞、通信官袁繼超、督導士張耀輝、空運士聶海帆及40名傘兵殉職。

46年來,這群殉職官兵,因為機密原因姓名始終未公布,甚至被遺忘。也因此並未受到應有撫卹與榮寵。許多人的家長甚至不知道自己兒子真正的死因。

當時我提出該將忠烈祠活化成國士館,讓家屬一起參與維護與營造,並真實提供機會支持遺屬、照顧、培養遺屬小孩。這樣的事情全國的忠烈祠都沒有做。

我們熱中追尋土地的主體意識,大力推動古蹟活化。

然而,忠烈祠的事應該更加重視和慎重,這是能讓社會深刻的事。該有人做!

看到F16飛官殉職,讓我想起這幾個月,我們國家又多出了好幾位為救災、為救人、為國防而犧牲的國士。

哀哉!

國士  魂兮歸來!

國士,為國挺身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