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燈泡事件省思:當社會機制失靈「你、我都是當事人」

社會安全

小燈泡事件雖然已經過了2年多,但到目前為止,社會似乎都還無法確保同樣的悲劇不會再次發生。(圖片來源/pixabay)

2016年3月,震驚社會的「小燈泡」事件就赤裸地發生在台北市內湖街頭。事隔2年多,高等法院5日審理小燈泡命案,進行二審辯論終結時,小燈泡父親劉大經首度明確表態立場,希望法官判王姓凶嫌死刑;小燈泡父親堅決的態度與清楚的立場再度掀起社會一番討論,而此案將在7月3日進行宣判。

社會無法保證被告不再犯,小燈泡爸爸:我反對由被害者擔負風險

「我看到我的小燈泡眼睛半闔,目光停滯,彷彿在說『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我還想帶著弟弟妹妹去玩,我還想繼續跟你們一起生活呀!』」劉大經當庭回想起小燈泡遇害當天的場景,仍忍不住數度哽咽落淚,悲痛心情可想而知。

即便在庭上,王姓凶嫌也首度鞠躬道歉,懇求得到小燈泡父母的原諒,但劉大經態度已然相當堅定。因為,從小燈泡生命逝去的那一刻起,劉大經才發現,他有一部份的生命,早就隨著小燈泡生命的逝去也一同死去。

劉大經表明,無法接受王姓凶嫌的道歉,且希望法官能判處王姓凶嫌死刑;從長期面來看,台灣社會要如何減少這類無差別殺人事件,如何在社會的各個構面作調整,勢必是要努力的方向。

不過,劉大經認為,王姓凶嫌案發至今仍缺乏自覺與愧疚,令他感到不堪、憤怒甚至恐懼;因此,在台灣社會還沒有能力處理王姓凶嫌重返社會「再犯」的風險時,反對由被害者一方擔負此類風險,「任何極刑以外的量刑,極可能將社會大眾置於被剝奪下一個無辜生命生命權的風險之上,這對人權不也是一種嚴重的戕害。」

小燈泡媽媽:國家為了社會安全網破洞做了哪些努力?

不同於劉大經的態度,小燈泡母親王婉諭發表出庭意見時當庭表示,還記得2年多前,總統蔡英文曾說過:「這個社會破了很多洞,我會用盡全力,來把他們都補起來。」「我召集相關的人來研擬如何強化社會安全網,我希望拿出具體的做法,來逐步兌現我的承諾。」

然而,2年多過去了,王婉諭感嘆地表示,她並不清楚到目前為止,國家究竟為了這些破洞做了哪些實質的努力,以及兌現了多少承諾。回到個案上,她希望,司法能給予基本的安全保障,在未能確保防止被告再犯的基礎之上,避免被告回歸社會,「因為我們不願意有一點點再次造成悲劇的可能。」

王婉諭最深的盼望無非就是希望能阻止同樣的悲劇再次發生,就如同她在庭上的發言,「希望讓每一個孩子多一點點平安長大的機會」,如此單純而已。但也因為如此,對於王婉諭在案發後至今的發言,始終未針對量刑有明確表態,外界似乎也產生些許疑慮。

王婉諭支持廢死?律師:沒有輕易解除傷痛的刑罰方案

小燈泡母親支持廢除死刑嗎?似乎並非如此。根據告訴代理人丁穩勝在《公視新聞議題中心》發表的專文,他認為,王婉諭並非對於量刑沒有強烈的意見,而是因為對王婉諭而言,積極防治此類犯罪滋生,才是王婉諭在小燈泡生命逝去中努力找到的意義。

丁穩勝提到,其實在最終討論量刑意見時,王婉諭也說:「本案判死真的沒有辦法緩解我的悲傷,我只希望他不會有再害人的機會。」而對於量刑,王婉諭基本尊重合議庭基於法律的專業判斷;但因為家人是一輩子的,也是最重要的,王婉諭仍支持劉大經關於求處最重刑罰的意見。

最後,丁穩勝認為,從來沒有能輕易解除傷痛的刑罰方案,當社會機制失靈時,「你我都是當事人」,應該做點什麼才能給小燈泡母親真正的支持。

小燈泡父親劉大經、母親王婉諭出庭意見內容引用自臉書《小燈泡 - 從同理開始,用愛心點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