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興案看美中貿易的科技新冷戰

國際財經

中興制裁案曾被解讀成是川普談判桌上的最新籌碼,更是成了美中貿易戰中的重頭戲之一。(圖片來源/FB@ZTE Corporation)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成了美國科技冷戰第一波交鋒的情節。然而,「中國式崛起」讓自由貿易走到本世紀的十字路口,這也是包括美國在內,沒有一個國家能別過頭去的課題。

「希望能讓中興通訊(ZTE)迅速恢復營運⋯⋯中國失去太多就業了。」為了防止善變的美國總統川普又隨心所欲,聯邦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以罕見效率無異議通過,在一項撥款法案中要求商務部必須維持對中興的制裁。

美中雙方5月19日在華盛頓同意暫時停止相互的關稅制裁措施。做為重要籌碼的中興制裁案,川普在談判結束後回應,「為了做個人情給中國」,他的政府考慮對中興通訊施加新的懲罰,取代讓這家公司經營不下去的嚴厲制裁。

「我們在勝利的邊緣失敗了,真是令人震驚!」曾是川普的前首席戰略師、民粹派主要代表巴農(Steve Bannon)評論談判結果說,「中國仍在跟我們進行貿易戰,只是我們單方面宣布停戰」。

核心技術受制於美,中興案成博弈籌碼

中興作為中國發展高科技業產業的重點扶植企業,關鍵零件如晶片都是使用美國廠商的產品,卻違反美國出口管制法令,將產品出口伊朗與北韓。美國商務部4月下重手,對中興祭出長達七年的禁售令,禁止美國公司出口產品給中興,形同「割喉割到斷」。

中興供應鏈遭切斷後,深圳廠已傳出停產,這一事件再次反映,被美國貿易鷹派火眼金睛檢視的智慧財產權保護,將是美中貿易戰中科技新冷戰的重頭戲,劇情發展高潮迭起。

北京拍宣傳片《厲害了,我的國》,要凸顯中國已非過去任由列強入侵的虛弱帝國。然而,美國一紙七年的禁售令,卻幾乎毀了舉國體制發展的樣板國企中興通訊。中國科技產業的「大而不強」,也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興制裁後發話,「核心技術受制於人是最大的隱患;核心技術靠化緣是要不來的,只有自力更生」。

習近平口中的核心技術,除了當代生活中廣為運用的各類晶片,還有生產晶片的精密工具機,而中興手機使用的Android系統也是其一。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多次說,智慧財產是美國經濟發展的重要骨幹。這次,美國對中國出組合拳,從關稅、禁售令、到上告世界貿易組織(WTO)中國政府的補貼措施,幾乎拳拳正中北京要害。

美方原先要求中國自今年6月起,要在一年內減少美中貿易逆差1,000億美元,明年6月起則要在12個月內再減少1,000億美元;美國還要求中國立即取消一切導致產能過剩的「扭曲市場」補貼措施,並要中國加強智慧產權保護,取消針對外資企業的強制合資與技術轉移要求。

但在華盛頓舉行的貿易談判結束後,雙方發表了聯合聲明,川普企圖達成一項數千億美元貿易協議,「暫時收縮成了措辭溫和、沒有出現任何金額的公報」。《紐約時報》還形容:「一個混亂的過程,有了一個稀里糊塗的結果。」

川普髮夾彎救中興,凸顯美中貿易千絲萬縷

中興制裁案曾被解讀成是川普談判桌上的最新籌碼,相對於國會的強硬態度,川普說辭反覆,甚至做人情的話都脫口而出,讓人懷疑誰掌握這一籌碼?美國在4月的禁售令一出,幾乎讓中興關門,但川普努力緩和制裁案,恐怕不只是美國農產品遭中國關稅報復那麼簡單。美國高科技大廠高通作為中興的主要供應商,在對中興祭出禁令後首先受害,高通和川普團隊當然不會沒有溝通。

高通有65%的收益與中國有關,數據還顯示,中興去年出貨約4,600萬支手機,約五成使用高通產品,若以每一晶片組平均25美元計算,高通在這波禁令中每年相當於瞬間少了5億美元營收。

就在川普努力為中興的禁令找解方後,中國也傳出重啟對高通收購恩智浦半導體的反壟斷審核,這意味著美、中都在尋求在貿易戰爆發邊緣各退一步。「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成了美國科技冷戰第一波交鋒的情節。然而,「中國式崛起」讓自由貿易走到本世紀的十字路口,這也是包括美國在內,沒有一個國家能別過頭去的課題。

儘管萊特海澤說,美國沒有要追求「改變中國的體制」,但美國想讓中國打開市場、接受公平競爭,不改變中國的黨國資本主義,要如何達到不讓中國經濟發展模式傷害美國的目標?從川普為中興案的態度來看,美國似乎還在找尋有戰略眼光的解決方案。

原文作者為鄭崇生,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https://www.ysgoshopp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