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敢做大夢的導演 魏德聖為何募百億蓋遊樂園?

電影文創

電影《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導演魏德聖(圖片來源/商周提供/攝影/程思迪)

導演魏德聖醞釀19年的大夢,正悄悄開始啟動。

4月中,台南市政府舉行一場罕見的跨部門會議,由文化局發起,召集交通局、觀光旅遊局、都市發展局、工務局等11個局處代表出席。魏德聖也列席其中,他拿著超過百頁的計畫書,帶團隊報告。

會中大家來回討論:「這裡將吸引百萬名遊客,路要拓寬,也要搭配周邊交通設計。」「這邊要挖水域,相關單位要做好評估,這對區域防洪有幫助。」

古荷蘭船、海上搏鬥秀都來了,100個足球場大的樂園,再現台灣故事

這是台南史上規模最大的文化類開發案,開發面積100公頃,約是100個足球場大。目前依照《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進行評估,中央與地方政府都動起來,協助洽談台糖在後壁區的土地,觀光和周邊交通等建設,也將一併開跑。

「這個計畫的野心,不只台南需要,是整個台灣都需要。」台南文化局長葉澤山說。

因為這不僅是拍電影,而是蓋一座台灣史主題樂園!

魏德聖發起「豐盛之城」計畫,後年將在台南開拍電影《臺灣三部曲》,同時製作三部片,分別呈現荷蘭人在台時期,荷蘭人、漢人、原住民三個族群的觀點。

之後,電影片場將保留,在2024年電影上映時,「豐盛之城」主題樂園同時開幕,重現四百年前,在大航海時代下,物產豐饒、族群多元的台灣面貌,包含熱蘭遮城(編按:荷蘭在台所建,遺跡位於現今的安平古堡)、台江內海等景致。園區內有科技藝術遊憩設施、手工藝村、電影院、博物館、飯店、餐廳,搭配文化藝術季等活動,宛如一座「台灣史的迪士尼樂園」。

遊客一走進樂園,眼前是一片汪洋,漫步在海上步道,一旁有古荷蘭船、中國古帆船停泊。前方陸地是一比一復刻還原的熱蘭遮城,周邊有歐洲古老城鎮,戴著寬扁帽的荷蘭人、扛著扁擔的漢人、背著鹿皮的西拉雅人,將在交易市集穿梭。

每天黃昏的《鯨魚狂想曲》表演節目,結合光雕投影和混合實境,將在海上呈現荷蘭士兵與鯨魚的搏鬥秀。船上士兵射擊鯨魚,船隻被鯨魚圍繞,失速捲入海中漩渦。在這裡,遊客身歷其境,彷彿回到400年前的台灣。

這次魏德聖將聯手國外團隊操刀,由《賽德克‧巴萊》(以下簡稱《賽德克》)的日籍美術師種田陽平擔任美術總監,日本東京迪士尼海洋的設計師指導園區遊憩規畫,也預計與電影《魔戒》的紐西蘭特效團隊合作。

粗估該計畫的總投資額,達100億元。為此,身為果子電影創辦人的魏德聖,去年另成立熱蘭遮公司負責該計畫,包含電影製作、園區招商、園區營運等。該公司預計後年完成階段性籌資,並掛牌上市。目前已有3名挾帶億元資金的企業家,準備投資。

電影業像蝴蝶,毛毛蟲歷經千辛萬苦,卻只能活7天。

10年前,他拍出史上最賣座國片《海角七號》,帶動國片復興潮;後續《賽德克》和《KANO》,也推升國片製作規模和格局。現在,他不僅要在低迷的國片市場中拍3部片,還將戰線拉長,甚至挑戰資本市場。

這名全台灣最敢做夢的導演,打著什麼主意?

《商業周刊》獨家專訪這天,我們來到台南正興街上的特有種商行,這家由他投資的咖啡店,店內陳列金馬獎獎座、電影道具、海報等。他苦笑,原本這家店是在網路賣電影周邊商品,但熱銷期才半年,之後改走實體店面,開始賣餐飲。

電影人即便再熱血,仍得回歸現實考量。他雖創造票房奇蹟,但每次籌措拍片資金,依舊碰壁連連,得自掏腰包、貸款、抵押房子,他笑稱自己是「從億萬富翁,變成負億萬富翁」。

面對電影市場投資報酬率不高,進而壓縮到製作成本,形成惡性循環,他打算用《臺灣三部曲》的實體化,解決困局。他說:「過去投資電影就像賭博,這次我們不是伸手要錢,而是要變成投資案。」

一切起點在1999年。當時他完成耗費兩年的《賽德克》劇本,沾沾自喜之際,卻在喝完一杯咖啡感到空虛。「我幫賽德克族完成故事,那我自己的故事呢?」身為台南人,他以作家王家祥的小說《倒風內海》為藍圖,動筆寫《臺灣三部曲》劇本。

億元票房製造機打造生態鏈,瞄準長期獲利與留才,更要闖國際

隨著這些年,鄰國影業崛起、國片市場萎縮,他體認,《臺灣三部曲》不該只是電影,而是要發揮兩大影響力:第一,透過電影和園區,建立產業生態系,創造長期獲利模式,留住人才。第二,藉由台灣故事,行銷國際市場,提升人民信心。

他認為,面對電影人才流失,留才的關鍵在創造「超乎想像的大夢」。

「小小的夢吸引不了人,投資機會點也都沒有,不如追求大夢想。」他談道,《賽德克》拍攝期間,吸引全台一半以上的電影工作人員加入,也與日、韓電影團隊合作,提升視野;大夢想才可能吸納跨國人才,「當你看見別人的做事方法和態度,會影響你。」

相較過去電影以放映空間賺取獲利,這次,他要用時間來扭轉規則。「電影業很像蝴蝶蛻變,毛毛蟲歷經千辛萬苦變成蝴蝶,卻只能活7天。」他解釋,一直以來,電影的最大回收來自票房,但透過主題樂園,將能創造以該電影為核心的食、衣、住、行、育、樂商機,形成產業生態鏈。

另一面,他要用台灣本土故事,提升自信,迎向國際市場。

台灣人可以因為這個園區,對土地和文化有榮耀感,不再像孤兒。

他期待這計畫,能掀起本土藝文復興運動,「台灣人可以因為這個園區,知道自己從何而來、從何而去,對自己的土地和文化有榮耀感,不會再像孤兒。」他認為,樂園擁有台灣獨特的歷史文化精髓,能吸引國際觀光客前來,了解台灣。

但一名導演跨足主題樂園,談何容易? 

與魏德聖合作10多年的製片曾筱竹說:「這(難度)等於是《賽德克》乘以平方的概念。」她坦言,該計畫無前例可循,園區和電影製作,是兩個世界。

「但小魏這次是鐵了心。」果子電影共同創辦人、監製黃志明說,目前兩岸至少有10幾個案子要找魏德聖拍攝,預算都超過人民幣1億元,但都被魏德聖拒絕。「許多導演也都勸他務實一點,但他如果肯定一件事的價值,就不會放開。」 

黃志明坦言,起初也對該計畫相當質疑,「我跟他說,這已經不是做電影的思維,找地、找人、找資金都要改變,這太難了。」他說,過去魏德聖的電影多由創投界資助,但這次大部分由魏德聖自己與企業家對談,「以前投資人是單純資助,這次不一樣,是要開園區、是純商業的談判。」

不再單純找資助,晉升商業談判,工作流程翻轉,拍片得先想永續用途

魏德聖解釋,這次計畫與過去的最大差別,在於工作流程翻轉。過去的電影搭景,運用簡單的建築工法即可,拍攝完後再來規畫空間使用。但這次,在建設初期,就得計畫後續的營運狀況和用途,電影拍攝和園區的建立期程,得同步進行。

在這片100公頃大的農地上,未來將進行整地、開挖、造海等工程步驟,不但要造橋鋪路、蓋城堡、造鎮,還會重現台江內海,讓船隻航行。這一路,得跟公部門進行土地和水利的協調,也要與民間建商和營運公司合作。「不想都沒事,一想就頭大,」他坦言。

他也飛往各國實地勘查迪士尼、環球影城等主題園區,與經營者對談,了解營運管理模式。他認為,幾乎所有迪士尼樂園開園後,都產生排擠效應,中國近年積極蓋樂園,但缺乏特色。他說,唯有創造本土故事和IP(智慧財產權),才能讓園區獨一無二。

在國外,就有不少歷史主題樂園。例如法國第二大樂園狂人國,被評為歐洲最佳樂園,園內沒有大型遊樂設施,而是建立古代城鎮,展演法國歷史故事劇目;又如日本的日光江戶村,園區人員扮成忍者、武士和村民,讓遊客體驗江戶時代生活。

熱蘭遮財務長黃姮莉推估,台灣一年國際觀光客1千萬人次,有4成以上會造訪古蹟或博物館,再加上國內戶外教學等合作,「我們可以掌握的有500萬人(次),但保守估計首年遊客有350萬人(次)。」 

她解釋,園區營收包含門票、招商租金、簽約金、飯店等,「觀察許多主題樂園的平均狀況,門票收入只占總營收四成,其他來自周邊商品等消費,粗估該樂園年營收70億元,扣除土地租金、人事等營運成本,一年淨利超過10億元。」

對比六福村去年遊客128萬人次,營收10億元,該樂園竟喊出遊客3倍、營收7倍的目標。但要達到此目標,未來得面臨3大挑戰。

行銷、園區經營,挑戰好多!吸引全球關注、增加2次消費是關鍵

第一是電影行銷戰。「園區要成功,取決於電影知名度。」威秀影城董事長吳明憲直言,台灣故事要行銷到海外有一定門檻,除非有很強的通路布局,「如何吸引全球關注,讓遊客來台灣朝聖,是一大難題。」

第二,園區經營不易。綜觀國內主題樂園,近年業績難有起色,包含上市的六福村和劍湖山母公司,股價都慘跌。同時,鄰近國家大舉投資主題樂園,2年後,全球最大的環球影城將在中國北京開幕,恐將造成該樂園的經營壓力。

麗寶樂園副董事長陳志鴻解釋,相較迪士尼和環球影城擁有國際品牌力,台灣主題樂園先天條件不足,加上少子化、難吸引國際遊客等環境因素,大多經營困難。「樂園得增加2次消費(周邊商品、飯店、餐飲等)空間,提升重遊率。」

對此,麗寶樂園投資布局五星級飯店、賽車場、Outlet Mall等,延伸樂園的外溢效果,遊客從每年平均110萬人次,去年暴增至930萬人次,樂園營收也成長5成。

他點評,豐盛之城得吸納專業經營人才,擬定2次消費的行銷策略,才可能突破重圍。

第三,政策延續性。該計畫案雖由民間投資,但在土地變更、周邊交通建設方面,牽涉政府決策,在開園前的這六年,若碰到政黨輪替、首長換人等因素,難保不會有其他變數。

很容易身敗名裂,但我沒有做狗熊的準備。這次,大家一起造夢。

縱使有許多挑戰,魏德聖仍信心滿滿。他坦言:「很容易身敗名裂,可能當英雄或狗熊,但是我沒有做狗熊的準備,非成不可。因為這次不是我造夢別人來跟,而是我們大家一起集資造夢。」

6月,該計畫將啟動募資。為避免單一股權過大,影響計畫內容,他將分散投資比率,大股東投資1億到2億元,小股東以萬元為單位。他也拒絕中資,對中國的惠台政策不為所動,以確保完整呈現歷史題材,「這將是來自台灣集體的純粹力量!」

「台灣現在大多狀況都不明朗,但他卻有明確目標,願意為台灣做事,我只有滿滿的感動。」投資人之一的和通建設董事長李怡寧說。

當影視產業與人才紛紛西進中國市場,魏德聖卻始終站在這塊土地上,不為所動,在《海角七號》10週年時,再次挑戰不可能任務。儘管這夢想太瘋狂,「但是,我們就是在做浪漫產業啊!不浪漫,這個產業要怎麼做起來?」他說。

原文作者為李雅筑,本文轉載自《商業周刊》。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商業周刊》,全文連結:http://bit.ly/2LwF14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