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崩農民心淌血 政府收購香蕉當飼料不如拿去做外交

農業政策

近期香蕉價格崩跌,讓不少農民內心淌血。(攝影/黃威彬)

「今年以來,從青江菜、白菜、高麗菜,到洋蔥、韭菜、紅蘿蔔、蔥等等全部跌價,現在水果也開始跟著跌,我們雖然一樣發起好人運動,但民間普遍認為,這件事是政府造成的人禍,大家想幫農民,卻不想幫政府擦屁股,……」談起今年幫助農民的狀況,好人會館理事長黃榮墩語重心長地說。

盛產卻笑不出來,這恐怕是近期農民望著自家香蕉、鳳梨時的最佳寫照。由於五月連日高溫,在天熱少雨的情況下,香蕉、鳳梨等夏季水果紛紛早熟,暴增的產量導致價格一路崩跌。

好人運動發起人黃榮墩指出,今年農產品的價崩,其實本來不該出現骨牌效應,但後來之所以一路倒下去,與北農總經理吳音寧拍板果菜市場過年放假休市拖不了干係。

「從果菜市場放假休市之後,就全面崩壞了,冬季葉菜、高麗菜、洋蔥、蒜頭、韭菜、到現在夏季蔬菜絲瓜、莧菜、短期蔬菜的小白菜、青江菜、小黃瓜,還有水果的香蕉、鳳梨、荔枝等等全面失控。這些連續性的價格崩跌到了五月底,已經和去年同一時期連接,成為完整的災難性循環,政府對價格、生產,盛產回收的因應已經全面失控了。」他進一步說明。

他甚至透露,近兩個禮拜,已有農民偷偷把鳳梨倒進荖濃溪裡去,「都是偷偷倒,但也不能不丟,因為果園裡已經出現棄收的情況,他們又沒有錢、沒有能力去進行任何加工,放著只會孳生蒼蠅蚊子,所以農民都已經想辦法偷偷在處理這些沒辦法賣的東西了,……」

收購香蕉當飼料?還不如拿去做外交

對此,黃榮墩說,即便狀況已經相當惡劣,但只要政府出手依然有效。

「因為崩盤價格已經很低了,政府只要花很少的錢購買就能解決農民的問題,而且一般民間都會被預期心理帶動,常常到最後,政府根本不用花到那麼多錢就可以讓水果價格回升。另外,政府應該去找出那些當市場崩盤時,還在努力銷售的店家,並給予支持,比方說,製作一些日文、英文、韓文的外文宣傳單,讓他們下載使用等等。」

此外,他提到,近期政府收購的香蕉其實不該當成飼料,還不如拿去做外交。

「我們是不是可以去做國際救援,去從事國際活動,像我們捐錢給世界衛生組織(WHO),那為什麼不捐香蕉呢,我們沒有能力參加國際組織,不代表我們不能參加國際救援阿。……世界上沒那麼多國家像我們台灣,有這樣的氣候,政府卻只把盛產當成每年的困難,沒有想成是農民辛勤所得的結果,那是可以吃的東西啊。」

面對接下來可能價崩的夏季蔬果,不少人把解方壓在「擴大外銷」和「控制種苗」上,但黃榮墩可不這麼認為,「現在不應該說一些緩不濟急的辦法。很多人在說計畫生產、控制種苗,問題是,計畫性生產的概念已經提出二十年了,之所以今天這樣,就表示有困難嘛,不可行嘛,拿一個幾十年都無法實現的事情來講,就只是在講一個遙遠的夢,永遠也沒實現過。」

回歸內部調節,用整個社會的小事化解崩盤

至於努力拼外銷,他不否認有其作用,卻認為不該僅止於此,「我們應該回到社會內部的調節,由政府宣導、民間響應。比方說,當菜價下跌的時候,便利商店的涼麵裡,黃瓜絲可不可以變三倍,自助餐同樣的價錢能不能多夾一點菜,就讓年輕人加菜嘛,……如果人民的生活可以反應這些事情,不只幸福感會增加,每個人都可以幫助農民。」

「每一件小事的效果看起來都只有一點點,但如果整個社會加起來,就可能化解崩盤的力量。」他說,如果社會本身都還沒有進行所謂的自我調節,其實不應該先要求農民「不要種」,為此,政府應該將此事的處理層級拉高至行政院,透過跨部會的力量進行食農教育,讓民間響應。

最後,他也提醒,政府應該把氣候異常、生產集中等等狀況,都內化成這個國家日常生活中的一環,並設法克服,「政府不能每年都把類似狀況當成『剛好碰到』,覺得好像多想也沒用,因為現在氣候異常已經是常態了,那問題是,我們到底要怎麼跟這個世界相處、跟這種氣候相處,都應該要去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