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一輩子都是帶著槍就幹的人」 警界硬漢侯友宜闖政壇怎麼贏?

新北市長

面對年底大選,從警界轉戰政壇的侯友宜要如何用一貫的信念,打一場漂亮的勝仗,值得關注。(攝影/黃威彬)

「我寧可自己被戰死,也不要同仁受傷害。」刑警出身的侯友宜在他的警察生涯中,碰過許多重大刑案,但對他而言,在上戰場打仗的每一刻,最重要的永遠都是袍澤的生命,寧可自我犧牲,也不要失去戰友的性命。

過去侯友宜在警界有鐵漢之稱,辦過的重大刑案從白曉燕命案、319槍擊案,一直到圍捕槍擊要犯張錫銘案等,可說是無役不與,而多年來的警界工作經驗,除了豐富了他的人生以外,更是帶給他許多省思與感慨。

「我今天還能夠活著,都是這些兄弟挺我」

「我這一輩子都是3、4個人帶著槍就幹的人嘛,也打了十幾年的仗,都是沒有穿防彈衣的歲月,我今天還能夠活著,都是這些兄弟挺我,不然哪有一個侯友宜啊…。」侯友宜12日接受廣播節目《POP搶先爆》專訪,談到民國81年首次的獵龍專案時,他的語氣頓時一沉,心情顯然有些複雜。

當年,警方成立專案小組,就是為了緝捕當時的頭號槍擊要犯陳新發,結果卻意外在緝捕的過程中,刑警李富星遭陳新發當街槍殺,不幸喪命。「有時候命運就是會捉弄人...」,對於戰友的犧牲,侯友宜無奈地這麼說。

自此之後,侯友宜每次行動前都會告訴他的同仁,「上了戰場,每個人一定要把別人的生命當成自己的生命看待,必要的時候,用你的生命換他,我們都可以全身而退...。」

「我一生當刑警,破案是我的責任,更是榮譽,但經歷了那麼多事,我知道同仁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寧可抓不到張錫銘,自己承擔失敗的責任,也不要犧牲同仁,因為這樣的成功沒有意義。」在面對後來的張錫銘案時,侯友宜就這樣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他身為站在第一線的指揮官,最重要的是善盡保護所有同仁的生命。

侯友宜強調,他絕對不會用兄弟的生命去換張錫銘的生命,一定要打有把握的仗,而他一生也只有一個夢想,好好當刑警,追求他破案的價值。事實上,侯友宜在警察生涯中所展現出來的信念與性格,其實也充分展現在他人生的轉折——政壇生涯中。

一腳踏進政壇,什麼黨並不重要

侯友宜參選新北市長的過程中,不僅在黨內初選時曾受到對手抨擊,接著確定披藍袍參戰後,也遭綠營猛攻,成了藍綠箭靶。但其實侯友宜對於這些事看得很淡,他受訪時說,台灣真的很小,走到哪都是朋友,無論藍營或綠營,對他而言,每個人都是台灣長大的人,只要為台灣奉獻犧牲,都是值得尊敬的人,黨派並非重點。

因為,侯友宜認為,過去38年來,警察出身的他每天一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想要趕快去抓人辦案,幫助被害者;同樣地,在擔任新北市副市長期間,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解決市民的問題,「政治對我來說很遠啦,我根本搞不清楚什麼政治」,對他來說,無論從警或從政,不變的信念就是要腳踏實地。

過去侯友宜不藍不綠的立場是他的一項優勢,但也經常受到放大檢視甚至批判,然而,他表示,選擇在3、4年前重返國民黨,是因為看到當時的國民黨不斷在走下坡,「我能夠幫他們做什麼?」他心中浮現這樣的聲音問著自己。

不過,侯友宜仍強調,他只有一個價值,什麼黨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好為國家社會做事奉獻,市民及台灣未來發展最重要。可是,投入選戰後,與對手展開政治攻防,甚至陷入各種口水戰都是難以避免的事。

侯友宜:選戰是一時的,依然感謝老縣長

尤其最近侯友宜與民進黨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隔空砲火猛烈,2人關係略顯緊張,日前侯友宜甚至拋出一句「台灣不需要嘴巴很會說話,但挑起政治之爭的人」,都被視為在暗諷蘇貞昌,對此,他僅說,選戰是一時的,選戰口水都是沒意義且無聊的語言,就政見討論,為新北市多做點什麼才重要。

侯友宜也強調,蘇貞昌十幾年前為新北市的付出,他還是非常感謝。且回顧過去在蘇貞昌擔任行政院長任內,蘇貞昌曾喊出半年拚不好治安就下台的口號,時任警政署長的他不僅責任重大,更是承擔極大的壓力。

話雖如此,但侯友宜也認為,蘇貞昌給的這份壓力,無形中也造就他一起把治安做好,總的來說,對於老縣長蘇貞昌,他依然抱持著尊敬的態度。

只是,選戰愈打愈熱,除了應對免不了的攻防戰,套一句他面對張錫銘案時所說:「要打有把握的仗」,侯友宜究竟要如何繼續用他腳踏實地的信念,用實質政見換取選民的支持,依然有待關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