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解決北韓再處理中國 川金會後川普的下一步是....

國際政治

前中情局長龐皮歐(左)是美國總統川普(右)對付北韓的工具,這次川金會結束後,外界相信美國的焦點是專心處理中國問題,台灣再度浮上檯面。(圖片來源/ 翻攝自川普總統臉書)

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各界矚目之下終於在新加坡聖淘沙嘉佩樂酒店舉行了歷史性的會面,這個歷史性的會面替兩人帶來龐大的政治利益,不但寫下歷史地位、成為諾貝爾和平獎的準候選人,川普的聲望為年底的選舉帶來更大的勝率,然而兩人結束會談後,對台灣有什麼影響呢?

在川金會的光芒萬丈之下,外界鮮少注意到6月2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左右手、北韓的情報頭子金英哲到訪白宮,這是歷任美國總統非常罕見的在白宮接見外國情報頭子,更不用說他被美國官方認定在2014年主導駭客入侵索尼影業,並仍列美國制裁名單上,但重點應該在,他也和美國的情報頭子前中情局長龐皮歐(Mike Pompeo)見面。

兩情報頭子會面,決定川金會格局

被川普一手拉上來的國務卿龐皮歐是西點軍校畢業高材生,也以第一名從哈佛法學院畢業,他更曾擔任中情局的局長,他對北韓態度強硬,曾主張美國與北韓外交交涉若失敗,不排除對北韓先發制人的攻擊。他是川普總統用以取代提勒森,來對付北韓的棋子。

一名華府消息人士指稱,兩國的情報頭子見面,正如當年蔣經國與中情局台北站長克萊恩(後升中情局副局長)時常見面交談一樣,當年美中台關係就是兩個情報頭子談出來的結果,現在金英哲與龐皮歐的見面,決定了這次川金金會的舉行、商談的內容,以及後續的動作,因為所有的議題不太可能靠這一次商談就獲得共識,因此可能還有第二次的金川會,或者雙方派代表完成後續磋商。

接著,川普往歐洲去開G7的會議,中途卻放大家鴿子,轉進新加坡,和星國總理李顯龍先聚餐,細心的李顯龍特別準備了生日蛋糕給川普。當外界的焦點都在新加坡時,幾乎忘了,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Putin),才剛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碰面,他們本來應該是北韓核武問題六方會談的主角,但這次北韓問題被拋在外。

「基本上北韓的危機已經解決一大半,北韓核武的威脅變得較小,或者更可以預測,然而這次的北韓危機和五零年代的韓戰一樣,兩次的北韓危機都給台灣帶來機會。」這位華府人士說。

這位華府人士指出,當年美國準備要放棄蔣介石,卻遇到韓戰,台灣在美國架構中的地位馬上被提高,讓美國專心對付中國,「大家可能忽略了,若南北韓發生戰爭,根據美韓簽的協議,美國的軍事統帥是最高統帥,而不是南韓總統,韓戰是中美之間的戰爭。」

北韓問題解決後,焦點轉向台灣

但這次的川金會,川普與金正恩兩人都排除了中國、俄羅斯、日本、南韓等,原本是六方會談的北韓核武問題,成了川金兩人的大棋盤。

那麼當北韓問題的急迫性已經降低了,對美國來說,許多國際安全專家都認為,接下來就是南海,或者台海的問題了,而且美方認為,面對中國的政經膨脹,台海的問題可能沒辦法一時片刻得以舒緩,因此制定了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等等,作為一個長期的對抗,華府消息人士說,「將來你在高雄港還可能看到美國的軍艦,上面載著F-35戰機。」

接下來,台灣問題登場,川普手上的棋子,將以美國強硬派代表、前聯合國大使現任的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為主力,他與台灣素有淵源,他出身耶魯大學,之前曾在雷根和老布希總統任內等三個聯邦政府部門內服務,曾主張台灣在聯合國應享有席位,也曾公開呼籲美國應跟台灣復交,雙重承認中國與台灣。

在「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通過之下,波頓將對川普獻策,開始將東亞的重心轉為處理中國問題。其實流亡美國、被中國通緝的爆料富商郭文貴在一個月前就說過,他從美國的朋友得到的消息,當川普處理完北韓問題後,接著就是處理中國問題,貿易戰只是開端。

面對中國問題,輪到波頓上場

今年6月,美國已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更名「印太司令部」,以呼應美國所謂的「印太戰略」,這是去年川普提出,美國政府針對太平洋以西地區的戰略,「取代」亞太地區的說法,範圍從第一島鏈擴大到拉攏印度、東盟國家,而中國不但以一帶一路將影響力沿著南亞往西傳遞,在南海佔領無人島礁並且軍事化,已激起東盟國家的反應。

「台灣,則是被美國納入印太戰略當中,為什麼有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甚至提美中軍事演習,因為相較於越南與菲律賓,台灣更值得美國信任。」這位華府消息人士說。

然而以金正恩這次成功的以核武來槓桿自己的政治籌碼,讓敵人與朋友都不得不找他握手,成為全世界的焦點,表現勝過於台灣當局。

其實,台灣在陳水扁政府時期,也曾一度有機會成為全球焦點,過去《時報周刊》也曾報導過,國家安全議會高層曾遠赴俄羅斯勘查10艘基洛級潛水艇,當時俄國總統普丁極需外匯,很願意促成此交易。同行的人士甚至透露,如果成交,未來潛艦保養不妨給予俄羅斯海軍,以澎湖為基地,給使用權限。

「我們有了世界最強的美國空軍,再有強大的海權俄羅斯建構的海軍力量,台灣在軍事以及國際的戰略地位,不會比北韓差。」消息人士說,當年陳總統也許是顧忌到美國的反應,而放棄了這個想法,台灣也因此而喪失了一次在賽局上主導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