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才剛開始 澳洲與南非燃煤價格創6年新高

國際財經

亞洲4大煤炭進口國需求連袂增長,夏初氣溫異常炎熱,用電量增加,燃煤價格2個月內大漲24%。(圖片來源/Flickr)

6月過了一半,只是夏季初期,亞洲各國已經是高溫難耐,冷氣的用電量大增,中國、印度、日本和南韓的燃煤買盤需求飆升,支持國際燃煤價格延續4月以來大漲走勢,澳洲及南非指標煤價改寫6年最高。

澳洲指標燃煤價格已從歷史低點飆漲1.3倍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英國大宗商品資料供應商Argus Media稱,澳洲指標紐斯卡爾燃煤價格近期一度升至每噸112.60美元,和南非理查港燃煤價格共創2012年以來新高。

自4月中旬以來,澳洲燃煤價格大漲24%,和2016年50美元以下的歷史低點相比,國際燃煤價格累計飆漲1.3倍。
由於澳洲、南非煤炭價格漲這麼高,即便美國煤炭運到東方的成本高,但還是有更多美國煤炭橫跨大西洋運過來,成功拓展了亞洲市場。

美國輸出至亞洲的煤炭數量大增

數據顯示,1-5月,美國累計出口煤炭4170萬噸,年比增加約15%,其中,占比35%的1470萬噸銷往亞洲,較去年同期的1210萬噸大增21.5%。
大型礦產商嘉能可(Glencore)和澳洲煤炭商Peabody受到燃煤價格大漲的拉抬,股價紛紛走高,Peabody股價已較3月底大漲近30%,創2017年4月上市以來新高。

需求大於供給的亮麗基本面,激勵煤炭價格一路走高,金融時報指出,1-5月,中國、印度、日本和南韓的煤炭需求非常強勁。
路透社報導也稱,這些亞洲前四大煤炭進口國的需求同步增長,這是少見的現象。路透資料顯示,1-5月,中國進口了1.045億噸煤炭,年增10.2%。印度同期進口7740萬噸,年增3.3%。日本進口7410萬噸。韓國進口了5170萬噸。

1-5月,這四個國家自海運市場的煤炭進口總計新增了1610萬噸。在供應方面,澳洲1-5月出口了1.618億噸,僅略高於去年同期的1.606億噸;印尼出口量從1.612億噸小增至1.677億噸;南非出口量持穩在3360萬噸左右。

對此,美國投行Jefferies解釋,由於需求風險和投資者對煤炭的負面情緒,大多數礦業公司不願投資新的煤炭產能,老礦場漸漸耗竭,這些因素都助推了煤價強彈。

中國燃煤價格2個月累計大漲17%

火力發電占比高達7成的中國燃煤價格也在大漲。鄭州的燃煤期貨價格過去兩個月累計漲幅已超過17%,6月11日為止,北方港口指標現貨燃煤價格,最高曾上漲至每噸702元人民幣。

從4月下旬以來,中國燃煤價格飛速上漲,一方面是受旺季臨近需求增強的影響,另一方面也與4月下旬到5月底,海關收緊進口煤政策有關。近日有市場傳言,隨著夏用煤高峰的到來,煤炭進口將進一步放開,特別對電廠用煤予以完全保障。

中國南部6月上旬颱風來襲,電廠購煤步調放緩

但是,6月上旬中國電廠的煤炭供應緊張情況有所緩解,因中國艾維尼颱風侵襲廣東、湖南省等南部地區,豪雨成災,高溫有所下降,天氣略為涼爽,同時,為保障夏季用電高峰期、煤炭供應順暢,中國政府對煤價政策調控力度加大,市場觀望情緒明顯。

因此,6大電廠整體採購煤炭的步調有所放緩,平均每天的消耗量從此前的逾70萬噸,下降到66萬噸左右,可用天數在19天左右,需求與去年同期持平,庫存整體卻高於去年同期。

期貨分析師表示,目前市場對煤價後市走勢的觀點分化明顯,受政策調控風險影響,部分先前進貨成本較低的貿易商已開始積極出貨,但仍有貿易商認為當前煤礦坑出貨緩慢,鐵路運力難以保障,看好旺季煤價,囤煤惜售。

在今年2月創出波段新高後,中國燃煤價格一路下滑,4月初時曾跌破每噸600元人民幣。4月底後,燃煤價格又迅速反彈,5月中旬,北方港市場在超預期的需求提振下,指標燃煤價格從每噸590元的低價快速上漲至702元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