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要做全彩政治人物 前閣揆張善政:2020不能再讓民進黨執政

政治人物

前行政院長張善政近來對公共事務發言更頻繁,對民進黨政府的批判也更激烈,也參與選舉事務,讓外界好奇他未來的規劃。(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照)

前行政院長張善政最近積極參與公共事務,也頻繁接受媒體訪問,對民進黨政府的批評也愈見激烈,他甚至對記者直言,「2020不能再讓民進黨執政」,而且應該「看人不看黨」,種種跡象都讓政界傳聞,張善政也可能有意更上一層樓。張善政究竟想法如何,要如何規劃,以下是《信傳媒》的專訪內容。

問:這次因為花蓮縣地震災害,您在紅十字會的王清峰之後擔任了善款監督委員會召集人,可否請您談談始末?

答:紅十字會過去的爭議很大,在這個節骨眼上負責這件事是很辛苦的,所以我雖然不是唯一,但也是暫時想不出有其他人適合,再加上我是花蓮在地人,所以接下了主委的職務。雖然傅崐萁縣長有一些爭議,但我覺得有些是政治人物要掌握機會表現自己,不是罪大惡極。而且就花蓮震災、賑災事件來說,他做事效率是非常高。

在善款運用的部分,災民的補助一戶已達20萬元,比台南的標準更高,都沒有太多人有意見;主要是在於產業紓困的部分有疑慮,質疑為何要以善款補助石材業者,可能是大家不了解石材業,對當地狀況有些誤解。

蔡英文總統在地震後來勘災,也說要救石材業,但行政院事後端出來的政策卻是補助產業升級,而石材業者是加工石材來交貨,石材因為地震被毀而無法交貨,所以他們需要補助來買新石材原料,不是工廠機械設備升級,遠水救不了近火。我們做的是提供貸款去買石材來製作產品交貨,不要無法履約,並且補貼貸款的部分利息。

因為貸款是要還的,只是補貼部分利息,而其實當地石材業者大部分都屬於中小企業,如果企業經營不下去,基層的勞工也同樣受害;且據我所知,花蓮最大的石材業者也自行吸收因地震損失的兩億元,沒有出來要補助,所以並非如外界所想是補助有錢的業者。

與呂秀蓮共同發聲明挺台大聘管,不怕被質疑利益迴避

問:最近您最令人矚目的是教育部卡管事件,與前副總統呂秀蓮發表共同聲明,呼籲教育部同意台大聘任管中閔為校長,兩人是如何聯繫上的?

答:與呂副總統的共同宣言,當時是世新大學副教授吳統雄在中間牽線,吳統雄以全彩政治作為理念,認為政治可以互相包容,可以不分藍綠,因此我在他的牽線下與呂秀蓮聯繫上,對於管中閔任台大校長的事件,因為時間有點緊迫,我與呂秀蓮在電話上談定了一個共同的大原則,然後各自發表共同聲明。

雖然一開始顧慮到自己是台哥大的董事,但因為我只是不領薪水的法人代表,與管中閔沒有利益關係,加上我現在沒有行政權力,沒有實質影響力,只有靠著張善政在社會上的信用而有一些影響力,所以決定配合呂秀蓮一起發表聲明。


問:對於這個共同聲明,有沒有想過將來可能成為反對者拿來質疑自己的焦點,可能成為自己未來政治上更上一層樓的阻礙?

答:還是那句話,我對台大、教育部沒有實質影響力,最多只有言論影響力,不是所有人都會相信我,就是這樣。

批教育部很好笑,過去也曾推薦蔡力行任中華電董事長

問:對於管中閔與富邦在校長遴選過程中,在獨董等職務資訊揭露上做得不積極,引起道德上瑕疵的質疑,現在你出面聲援管中閔,是否會擔心這些問題未來被拿來質疑

答:這要看大家怎麼認定這個瑕疵,因為這並沒被法律明文禁止,而且是有先例的,例如陽明大學的遴委會召集人張鴻仁、校長候選人郭旭崧。

教育部說這個案例的狀況與台大不同,因為台大是在管中閔上任前就知道問題,所以可以阻止;而陽明大學卻是在校長上任後才知道,我覺得教育部很好笑,所以只要騙過教育部並且上任了,就沒事了嗎?教育部的邏輯很奇怪,如果事情嚴重,該不該叫郭旭崧下台?我與郭旭崧、張鴻仁都是好朋友,我是質疑教育部的態度,如果已經造成事實,事後知道就吞下去,可以這樣嗎?

我跟蔡力行在35年前是康乃爾大學同學,蔡力行是我在行政副院長任內轉介給交通部長葉匡時,考慮讓他擔任中華電信董事長,蔡力行在上任後,中華電獲利和股價都是最高,這樣有沒有道德瑕疵?如果都要防範,那就會沒完沒了。

管中閔的事情已經變成政治口水事件,而不是是非的問題,就算未來有人要質疑我,也都是不會投我票的人,沒有共同聲明這件事,他也一樣會對我不爽,不會是我的票,純粹從政治立場來看,就是這麼回事。對於從政治而非是非做出發的質疑,我是不予理會的。

曾被勸進選北市、南市長都未成局,未來有意放眼2020?

問:您最近傳出要接任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的競選總部主委,可否談談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主委的職務是甚麼,如果要幫忙找錢、找人,你可以勝任嗎,你的考量是甚麼?

答:我一開始就向丁守中問得很清楚,因為我沒時間也沒人脈,也不會募款,更沒有選舉操盤的經驗,丁守中跟我說這是總幹事的工作,你做主委只要在關鍵時間出面呼籲大家出來投他一票,所以我才有辦法答應他,但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丁守中,要等丁守中確定。

問:過去已經有人勸進你參選台北市長,現在看來已經沒有可能,但也有很多人希望您參選2020總統,您自己未來有甚麼規劃,是否有意更上一層樓?

答:我之前也講過,這不一定是表示大家希望我選總統,而是反映人民對於蔡英文政府執政的失望,就像有人也會呼籲新北市長朱立倫選總統一樣。

問:都是哪些人呼籲你選總統?

答:不一定,有學術界、學生、產業界以及國民黨人士都有。我現在有很多機會演講,譬如到學校演講後,有些教授私底下會勸進,學生當然不會直接叫我參選,只是會很熱情的跑來跟我照相,跟我說他是粉絲,我都不知道自己會有這麼年輕的粉絲。

不過,現在這個事情在年底前都不適合談,因為年底選舉結果都還不知道,現在講這個只會被當成是來攪局,而且很大的考慮是政黨的問題,因為雖然大家認為我是偏藍的,但要我加入國民黨的機率也不高,因為我不想加入國民黨,我覺得重點是看人不看黨,所以實務上有很多瓶頸要考慮的,我現在都還沒仔細想,現在講這個不實際。

不會加入國民黨,2020不會擔任副手

問:為何現在開始頻繁對公眾事務發言?

答:我在卸任後一開始不想沾政治,最近是因為對於蔡政府的失望程度一直拉高,就跟民調顯示的一樣,我覺得兩年已經過去了,蔡政府大概已經沒希望了,所以我發言的次數開始頻繁了,也不是為了要選總統,而是人民給蔡政府的觀察期、學習期已經過了,到現在還做不好不能還說要學習,一定要出來講話了。

問:你覺得一個國家領導人需要甚麼條件?

答:就台灣的個案來說,領導人不能以自己的意識形態來帶領國家,因為台灣短期內不可能做到統一或獨立,所以不管是偏獨、偏統,不能影響領導人施政的方向,因為不可能在4或8年內實現。

至於蔡英文的兩岸政策,雖然她提出維持現狀說,但實際政策上卻有許多的去中國化作為,例如去蔣化,這在對岸的眼裡看來是不能相信的。過去馬英九政府曾經提出一個百億元的大故宮計畫,增加故宮的展品開放、觀展品質,讓故宮成為世界四大博物館之一,但蔡英文上台後就將計畫取消。

問:所以你是否有意參與2020選舉,會有可能考慮擔任副手或另組政黨的打算?

答:副手或政黨的事,我沒有想過這些問題,會不會參選都還是一個很大的問號。2020年只要不讓民進黨連任,只要是好的候選人,讓台灣結束現在低迷的狀態,我覺得都是好事。

問:如果藍營的參選人是吳敦義或朱立倫,你會支持他們嗎?

答:我現在不敢這麼說,應該說希望他們是很有勝算的人,否則支持或不支持都沒有用。

過去醫學會選舉都柯文哲在操盤,他不是政治素人

問:所以吳敦義或朱立倫出來參選,你會願意與他們搭配嗎?

答:我不會去與這些人選搭配,我覺得他們要出來的一個瓶頸是,國民黨的狀態並沒有拉起來,雖然民進黨現在低迷,但國民黨也沒有因此而比較好起來,所以大家覺得兩黨都不好,現在的關鍵在這裡,所以我比較遲疑回答這個問題的原因是,「如果他們出來會有勝算嗎?」大家對國民黨的印象還沒有扭轉過來。

就看年底國民黨是否取得勝利,但我覺得也沒有那麼理想。我沒有選舉的專業,但我覺得民進黨在選舉上沒有那麼弱。雖然藍營現在認為這裡或那裏有希望勝選,甚至說丁守中民調領先,我都覺得要很小心,不能大意。

問:就你看來,丁守中對柯文哲有勝算嗎?

答:現在民調數字雖然丁守中稍微領先,可是我看平面媒體,其實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曝光率是比丁守中高很多的,所以覺得應該要很小心。

柯文哲雖然號稱沒有藍綠,但他不是沒有政治頭腦的,不能算是政治素人。醫學界過去許多專業學會與協會在選舉時,柯P操盤的經驗是很多的。

而柯P治理台北三年來,雖然也有政績,但差100分差很遠,我會給他及格以下的分數,他做為市長的政績太少了一點,這是大家可以評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