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興總座老爸是中共高官?黃國昌轟國發基金入股如興是「假併購真滲透」

立法院

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中),偕新北市板橋區議員參選人彭盛韶(左)及新竹市北區議員參選人林彥甫(右)共同召開記者會,揭露此如興購併玖地弊案。(圖片來源/時代力量提供)

「今年第一季,光柬埔寨(如興最大工廠)第一季出貨量就已較去年同期減少20%。」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記者會上質疑國發基金投資的如興紡織,今年第一季表現不理想。

去年6月如興辦理現金增資發行新股7億股,國發基金以每股認購價格新台幣18.6元,認購如興股票8千萬股(8萬張),國發基金總投資金額14.88億元,並取得一席董事,事隔近一年,如興因為連續三年虧損,今年3月宣布將辦理減資,今年第一季虧損狀況未見改善,金額仍高達1.7億元,去年一度維持在20元左右的股價應聲下跌,今日收盤股價來到14.95元,等於國發基金投資至今帳面上的虧損已經高達2.92億元,將由全民買單。

國發基金入股如興一年帳面損失接近3億元

今(21)日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新北市議員參選人彭盛韶與林彥甫共同召開「如興與玖地聯手詐騙台灣『錢』進中國」記者會。揭露中國玖地集團創辦人孫瑒不尋常的政商背景,並指出玖地集團一直以來的財務黑洞深不見底,懷疑不斷搬台灣的錢去填補黑洞;另外,兩家公司併購後的營運狀況也未改善,黃國昌直接點名如興董事長陳仕修、總經理孫瑒應該出來說明清楚。

此外,更嚴重的是,如興購併玖地案,可能將是台灣政府用全民納稅錢——國發基金,花最多金額大力支持換來的一場騙局。

「國發基金投資近15億,所有參與去年如興增資入股的人,大家花了超過新台幣100億,結果請來了中國貪腐的官二代來吸台灣投資大眾的血,比樂陞案還扯!」黃國昌氣憤地說。他懷疑中國玖地與台灣如興,根本是來聯手騙台灣的錢。

黃國昌也點名國發基金會、投審會、金管會和安永會計事務所,全都脫不了關係與責任,並表示這只是開始,接下來還會繼續追查,「只要騙我一次,我就再打臉一次臉。」

金管會三次退審卻又轉彎同意

2015年,台灣牛仔褲代工廠如興就已經宣布要收購香港玖地集團,兩年多來,三次向金管會申請增資手續,收到三次退回,可見金管會也不完全信任這樁併購案;直到2017年,蔡英文總統前往參訪如興位於尼加拉瓜的工廠後5個月,神奇地,國發會就決定投資如興金額14.88億元,宣稱是為了促進紡織產業升級轉型。

而如興也表示將進行工廠智慧化、自動化製程投資,還有引入先進環保、廢水處理技術。國發基金大力相挺結果,成功幫如興吸引更多投資者,最後收足130億資金,成功併購香港玖地集團,宣稱將擴大營運規模、可望成為全球第一大牛仔褲製造商。

看似一樁圓滿成功的併購案,現在恐怕是已經出問題。

如興不斷虧損,併購後更加雪上加霜。2017年淨損達3.75億元,2018年第一季也已經累積綜合虧損達 1.7億元。(圖片來源/時代力量提供)
如興償債能力、經營能力大幅下降,而財務槓桿卻往上升。(圖片來源/時代力量提供)

台灣高層一個個被清出公司

黃國昌表示,在如興董事會,台灣方面看似掌握過半,但併購後,中高階級的台灣管理階層一個個被清出公司之外。而董事長陳仕修在台北就是負責放消息把股票炒高,現在整個訂單、業務都移到中國常州進行。換句話說,併購之後名義上看似仍為台灣如興掌控,但實質上根本是變成中國玖地集團的公司,「是從中國派來孫瑒的家臣在幫忙掌控如興。」黃國昌說。

「許多台灣紡織業者早都知情,如興已經被中國控制。」根據黃國昌了解,台灣營運高層根本無法無權去調查位在中國常州玖地的帳目,連台灣永安會計事務所上個月派人去中國查帳也被拒絕門外。

併購案成功後沒多久,「第四季,中國玖地馬上開始跟台北如興要錢,要了1300萬美金,說要去付原料錢,多少拿去付?剩下的錢跑到哪裡去?」台灣如興公司的高層走人,換上中國玖地集團的人馬;另外,中國玖地集團的帳目模糊不清,黃國昌揭露這家神秘的中國集團背後可能有中共官商勾結問題。

永安會計事務所去中國查帳被拒絕,因此給出了保留意見。(圖片來源/時代力量提供)

疑點重重,孫瑒疑與吉林對外經貿委員會有關

併購案過程中,中國玖地集團創辦人孫瑒的神秘背景一直受人關注。

在如興併購成功之後,孫瑒擔任公司總經理與董事,年僅40來歲,是華裔美國人,陳仕修也總是介紹孫瑒從小就在美國長大。然而他實力驚人,2005年白手起家,10年間快速竄起,海外生產基地遍及全球25國,成為全球牛仔布最大生產廠,黃國昌表示,能有這能耐一切要從中國吉林省紡織品進出口公司,這家中國國營企業說起。

「現在實際掌控如興的孫瑒,他的家族就是從吉林起家,到中國常州吃下東奧服裝公司,變成現在的玖地。」黃國昌表示,中國吉林省紡織品進出口公司的董事長李秀蘭,身兼吉林省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委員,除了控管吉林省對外貿易關係,在黨政上也具有一定位置,最可疑的是居然在如興的財報上發現李秀蘭是實質關係人。

根據投審會提供的資料,孫瑒2002年取得美籍護照,2014年又取得聖基茨島護照,讓人分不清楚他到底是哪國人;奇怪的是,根據如興官網資料顯示,孫瑒曾經擔任中國吉林紡織品進出口公司上海辦事處負責人,彭盛韶質疑,「一位從小在美國長大的人,他有可能一進到中國就擔任由中共百分之百持有的公司上海辦事處負責人嗎?」

黃國昌質疑:孫瑒父親是中共副部級高官

他表示孫瑒身份與來歷不明,「他的父親是不是中共副部級高官?他的母親是不是人大代表?」懷疑李秀蘭與孫瑒的關係匪淺,而國發基金成為中國滲透台灣企業的大功臣。痛批金管會、國發會、陸委會和國安局都沒有盡到實地查核義務。

如興在去年增資收購玖地時,花了108億買下玖地,根據價值評估表上顯示,光是商譽就花了59.5億。「這個併購案丟臉丟到國際上去。」黃國昌指出,美國知名童裝The Children’s Place日前退了玖地坦尚尼亞廠的貨,因為品質慘不忍睹,褲子長短腳,品管不過後竟然想要行賄,被TCP完成調查後去函抗議,這樣商譽還價值59億元。

黃國昌表示,如興宣稱獲得國發基金要提升自動化、智慧化製程,也被打臉根本連個影子都沒看到。

TCP去函抗議。(圖片來源/時代力量提供)

這件併購案事涉納稅人的錢和許多投資大眾的權益,還有中共國企高管滲透台灣上市公司的重大疑慮,黃國昌要求國發會、投審會、陸委會、金管會、陳仕修、孫瑒、安永事務所,都得出來說清楚講明白。

對此,國發會今日上午同一時間也召開記者會,國發會副主委、國發基金執行秘書邱俊榮表示,已竭盡所能查核,倘若如興真有財務與國安漏洞,「國發基金比黃委員更想了解。」至於如興增資後又減資的爭議,國發基金官員今說明,辦理減資以彌補往年虧損,則有助於改善公司財務結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