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炳忠案」看國台辦竟成了「軍情六處」?

兩岸政治

從檢方公布的起訴書看來,「王炳忠案」已經是個不折不扣的共諜組織。(攝影/黃威彬)

6月13日台北地檢署正式以涉嫌違反「國家安全保護法」、「銀行法」等罪名,起訴新黨青年軍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王炳忠父親王進步等4人。

王炳忠等既有「毛粉」的浪漫又愛錢

基本上,王炳忠等人是「唯心主義加唯物主義的綜合體」,稍懂哲學的人都知道唯心主義與唯物主義是對立的,前者講究價值與信念,後者講究實際與物質,簡單來說就是前者強調愛情,後者重視麵包。

但從起訴書中可以發現,王炳忠等人兩者皆想要,他們成立的「星火T計畫」與「燎原新聞網」,這兩個名詞是來自於毛澤東1930年寫給林彪的一封公開信,其中提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由此可見王炳忠等人有相當唯心的成分,他們非常衝拜毛澤東,有著「小毛粉」的浪漫,認為自己真的在「幹革命」,真的在為「祖國統一大業」盡心盡力;另一方面他們也不忘向中國的國台辦政黨局與上海市政府對外聯絡辦公室要錢,中飽私囊,這是唯物的部分。

周泓旭採取的是間諜組織的作法

從檢方公布的起訴書看來,「王炳忠案」已經是個不折不扣的共諜組織,有計劃的「拉出」國軍幹部,蒐集台灣的軍事情報,進而成為中共武力攻台的「內應」,這完全是「第五縱隊」的做法,也師承謝雪紅等老台共、吳石等中共潛伏份子的傳統。

基本上,「星火T計畫」中的T,應該就是指台灣,可見中國職業學生周泓旭來台就是有目的性的發展共諜組織。

首先,他們各自有代號,王炳忠代稱「一號」,主要負責「燎原新聞網」;林明正代稱「二號」,負責「新中華兒女學會」及「遠望雜誌」;侯漢廷代稱「三號」負責「台大中華復興社」, 3人則向代稱「四號」的周泓旭負責。

其次,他們採取的是情報工作慣用的「單線聯繫」手法,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三人彼此不過問工作,只向上級領導周泓旭負責。

國台辦怎麼開始不務正業?

王炳忠等人受國台辦的委託,林明正接觸了曾為陸軍空騎旅的上兵、現役陸軍上校、退役涼山特勤部隊上士、軍事學校學生、現役陸軍砲兵上尉等5人;侯漢廷也提供了陸軍本部連中尉、海軍陸戰隊少校、陸軍補給油料庫上尉、空軍上尉飛行官的資料,合計共9人。

奇怪了,國台辦的主要工作是規劃與執行對台政策,或許會蒐集一些台灣的政治、經濟與社會情報,但卻開始發展間諜組織,還蒐集相當專業的軍事情報,國台辦有這樣的人才與能力嗎?不怕踩到軍方與國安部的線嗎?

或許是劉結一在擔任國台辦主任後,由於黨內鷹派抬頭,對台工作除了強硬,其實是一籌莫展,只能搞搞一些口惠而實不至的「惠台政策」。
加上蔡英文嚴格管制台辦系統官員訪台,使得國台辦更加沒事可辦。

中國對台工作強調「入島、入腦、入心」,現在島入不了,工作也就無法鋪展開來,顯示中國對台工作還是脫離不了既有的窠臼。

或許真的沒事可做,國台辦政黨局竟然要王炳忠等人去搜集軍事情報,去吸收國軍,國台辦竟成了「軍情六處」,實在是不務正業。

甚至國台辦還有點所託非人,因為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等人對軍事國防的瞭解不足,軍中人脈有限,要蒐集到什麼有價值的情報讓人懷疑;而王炳忠與侯漢廷也算公眾人物,知名度不低,聘用如此「高調的情報員」也認人匪夷所思。

國台辦對此案的高調反應卻是不打自招

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說「王炳忠案」是「喪心病狂」,奇怪了,之前的「周泓旭案」國台辦的反應都沒有那麼強烈,為何如今如此激動?難道王炳忠的重要性高過周泓旭?難道王炳忠真是中國在台灣的「代理人」?

難怪很多網友說,原本對「王炳忠案」的真實性還半信半疑,如今國台辦此ㄧ高調聲援,假的也變成真的,這如果不是豬隊友,就是共產黨又一次的出賣自己的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