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進球雙星的一個手勢 意外扯出這兩個國家近千年的恩怨情仇

國際政治

穿白色球裝的扎卡與沙奇里是科索沃移民,他們為瑞士效力,逆轉勝踢贏世仇塞爾維亞後,比出「阿爾巴尼亞雙頭鷹」的手勢,宣洩「國仇家恨」的情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國際足總(FIFA)對瑞士球員札卡(Granit Xhaka)和沙奇里(Xherdan Shaqiri)進球後雙臂交叉的慶祝手勢展開調查,國際足總可能以「激怒公眾」為由,將2人禁賽兩場,同時將科以3800英鎊(約15萬元台幣)的罰款,起因於塞爾維亞足協主席對沙奇里的球鞋、札卡與沙奇里的慶祝動作大表不滿,向FIFA提起訴願。

瑞士23日對戰塞爾維亞,上半場塞國先進球,但是下半場第52分鐘,扎卡從大禁區週邊勁射,世界波破門扳平比分,接著在第90分鐘,「歐洲梅西」-沙奇里最後一刻絕殺、單刀入網,以2比1後來居上擊敗塞爾維亞,這場比賽堪稱世足盃開賽至今最熱血澎湃的一場比賽,瑞士隊教練Vladimir Petkovic表示,全隊永不放棄的態度與想贏的意志,是能後來居上的關鍵。

瑞士總教練主張政治歸政治、足球歸足球

Petkovic也幫比出老鷹展翅手勢的2名進球子弟兵說話,認為2人沒有挑釁的意思。他指出,那只是情感宣洩,他認為需要把政治與足球切開,聚焦於美麗賽會。

這是本屆世界盃開賽至今首場逆轉勝的精采比賽,表面上,瑞士踢贏塞爾維亞,但實際上,這場比賽有3個國家的球員,瑞士進球的主將扎卡和沙奇里都是來自科索沃的難民。

扎卡和沙奇里賽前被塞爾維亞噓爆,踢贏比賽後.比出「阿爾巴尼亞雙頭鷹」的手勢,除一吐怨氣之外,也隱含政治意義,一個手勢牽扯出科索沃與塞爾維亞間近千年歷史的恩怨情仇。

科索沃與塞爾維亞有著糾結近千年的恩怨情仇

2008年科索沃就宣布獨立,雖然與多達84國建立邦交,但是,至今被塞爾維亞阻撓,無緣進入聯合國,與中國關係剪不斷、理還亂的台灣應該非常懂得這種歷史糾結的恩怨情仇。

塞爾維亞為何如此在意科索沃,因為自12世紀起塞爾維亞王國兼併科索沃之後即以該地為政治、經濟的發展中心,科索沃可說是塞爾維亞人的發源地和耶路撒冷。

另一方面,阿爾巴尼亞人對科索沃也有著深厚的情感,阿爾巴尼亞人認為,在歷史上他們最先抵達科索沃地區,而其他民族之後的遷入構成了一種侵略,塞爾維亞人應無權擁有科索沃。

1389年的14世紀,鄂圖曼土耳其打敗了塞爾維亞,科索沃劃入鄂圖曼土耳其領土,大量的阿爾巴尼亞人進入,開始從東正教偏向回教,科索沃的宗教信仰離「塞爾維亞」更遠。

500多年後的1912年,第一次巴爾幹戰爭後,科索沃重回塞爾維亞,但500多年的分離,科索沃已有超過8成信奉伊斯蘭教(回教),超過9成是阿爾巴尼亞人,與塞爾維亞人的基督教南轅北轍,演變成特殊「國與國關係」。

「巴爾幹屠夫」米洛塞維奇曾對科索沃進行「種族清洗」

1991年,科索沃獨立公投過關,但是,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不買單,停播阿爾巴尼亞語的媒體,裁撤阿籍員工,從1996年開始對科索沃血腥鎮壓,進行「種族清洗」,造成幾十萬人死亡、約300萬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當時南斯拉夫經濟徹底崩潰,因此,一手煽動巴爾幹族群衝突的米洛塞維奇留下「巴爾幹屠夫」的千古臭名,堪稱「希特勒以後,最危險、最瘋狂的歐洲領袖」-米洛塞維奇屠殺20多萬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族人。

由於米洛塞維奇堅持「大塞爾維亞主義」,嗜血好戰,大規模殲滅科索沃獨立反抗人士,在1990年代巴爾幹半島陷入長年戰亂狀態,數百萬阿爾巴尼亞人流離失所,該期間,瑞士政府收容大量巴爾幹難民,瑞士全國850萬人口中,就有50萬人來自巴爾幹。

「科索沃難民」扎卡成為瑞士球星,身價高達14.1億台幣

這次代表瑞士出征對戰塞爾維亞的球員當中,扎卡身價最高,達4000萬歐元(14.1億台幣),他的父親是科索沃地區的阿爾巴尼亞人,曾因反塞爾維亞遊行而入獄;沙奇里則是出生在科索沃地區的阿爾巴尼亞人。

進球雙星札卡與沙奇里與世仇塞爾維亞對打,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瑞士逆轉勝踢贏塞國後,在激動又興奮的情緒下,「雙星」比出雙頭鷹的手勢,將敵對氣氛帶至最高。

跟扎卡一樣,許多科索沃人到現在無法原諒塞爾維亞,也是因為塞國至今不承認科索沃獨立。還記得,1999年北約組織13國強勢介入,進攻南斯拉夫,空襲78天之久,戰爭結束後,科索沃由聯合國接管,2008年科索沃正式宣布獨立,但血戰世仇塞爾維亞至今仍不承認,也因俄羅斯的反對,科索沃至今無法進入聯合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