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影視反攻國際就等立院點頭 鄭麗君:文策院已備好三大工具

文化政策

鄭麗君心裡有著台灣影視產業反攻國際的藍圖,如今卻卡在文策院一事上。(攝影/黃威彬)

作家吳明益的小說《天橋上的魔術師》用九個商場孩子的敘事,帶領人們穿越時空,回到中華商場還在的那些年。如今,公視正籌拍電視影集,所面臨第一個難題就是如何還原屬於一代人的記憶──畢竟中華商場早在1992年便已灰飛煙滅,直到文化部的「台灣數位模型庫」提供了中華商場的3D數位模型,才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但對一般民間業者來說,想運用類似政府資源在市場上與各國一爭長短,恐怕還差立法院一個點頭(設置文化內容策進院)。

文化部上週展示了「台灣數位模型庫」第一階段成果,在一百個已完成的數位模型裡面,又以菊元百貨、中華商場這兩個已不復存在的歷史場景最教人驚豔,將分別被運用在漫畫《北城百畫帖》、小說《天橋上的魔術師》所改編的電視劇當中,這對於民間業者來說,無疑是一劑強心針,因為在未來,無論是電影、電視、動畫、VR、AR等等運用上,都能夠擁有更多來自台灣本土的「現成」素材,可節省大量時間與成本,縮短與國際競爭者之間的落差。

台灣國產電影市占率低,自製節目能見度也不高,大多輸入各國戲劇,「沒有市場」成了影視產業人才出走最常見的理由。在文化部長鄭麗君的眼中,這是台灣長期不熟悉自己文化、在經貿談判中大開文化產業門戶「雙重虛弱」下的結果,她認為,當台灣找回自己的文化主體性,內需、外銷市場都會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鄭麗君接受《信傳媒》專訪時說,為解決問題,文化部足足花了兩年時間準備好三大工具,如今只差臨門一腳──躺在立法院等待三讀的《文化內容策進院設置條例》。眼看立法院臨時會陸續處理著理所當然的《空氣汙染防制法》《公司法》,時間正在倒數,她的著急溢於言表,「它看似是一個設置條例、單一法案,可是文策院代表的是一個國家發展內容產業的一個政策轉型,……它所有需要結合的政策工具,我們這兩年大概都準備好了,那現在就等這個法案能不能通過。」

工具一:提供專業投資評估工具,建立文化金融體系

談起所謂的三大工具,鄭麗君指出,首先是百億元規模的文創國發基金已經到位,除了文創一、二期計畫的40億元,國發會還核定了文化內容投資計畫60億元,「以前都是固定合作的幾個創投,基本上是被動的,民間有投,政府才會跟著投,是比較保守的。現在我們是廣發英雄帖,跟所有的金控、投資人、創投、平台、通路接觸,目的是要點火。」

「我們真正重要的是建立無形資產鑑價制度、技術信用評等、內容評等等,這些專業的投資評估工具才是民間潛在投資人真正需要的,是要形成一個文化金融體系,我們和經濟部、金管會都準備得差不多了,……現在兩年大概雛形已經有了,甚至很多Netflix之類的國際影視集團也需要華人社會題材,所以其實很多跨國的資金也要進來。」她說。

工具二:文化科技門檻高,政府開發後授權民間應用

鄭麗君提到,未來文策院也會是一個重要的文化科技授權平台,「文化科技的開發跟應用有兩個面向,一是內容的開發,我們需要更多原生文化內容,但這不只有題材跟故事,還需要很多科技工具的借用。例如說,我們希望有更多台灣的文化元素,那就必須有辦法把文史資料變成可以融入故事創作裡面的科技應用,所以我們推出台灣數位模型庫,能夠把台灣存在跟不存在的文資、文物,都做成3D數位模型,讓它們可以做影視、MV、ACG、AR、VR方面的應用。」

「另外像是國家文化記憶庫,我們在這兩年透過數位前瞻基礎建設的預算,讓它有更龐大的文史資料可以被科技應用,變成創作的素材,你可以想像,我們龐大的歷史跟文化的記憶,裡面可以萃取出多少故事啊,然後很多文史會變成我們故事的場景,……這些調查、研究以前都是很花人力物力的。」或許是想像著未來文化的蓬勃發展,說著說著,鄭麗君忍不住笑了起來。

鄭麗君認為,許多文化科技技術的門檻很高,並非民間所有製作團隊都有能力開發,因此政府應該擔起責任,協助民間開發,並跳脫過去單一案例的方式,打造成一種公共化服務,而文策院未來的工作就是建立開放與授權制度,「這個責任應該在政府身上,由政府來幫忙,但政府過去幫忙的方式只能補助,那我們現在把它嫁接在文策院,讓它可以針對數位模型庫、記憶庫這類的文化科技,對民間做統一的授權,在數位時代,等於是一個擬影視基地的概念。」

工具三:創造國際合作機會,就等文策院領軍打國家隊

「第三個是,我們近來有包括像台美合作的影集正在籌拍中,台星也有,台日也有,所以這種國際化合作的氣氛已經出來了。」她指出,台灣是亞洲最自由開放的國家,題材也最多元,因此國際間想要華人社會的題材,台灣往往是主要選項之一,經過兩年多努力,已有不少合作機會,但可惜的是,台灣尚未建立起自己的國家品牌,「像日本的Cool Japan這種國家品牌,或者韓國的文化識別、品牌化,就是打國家隊啦。」

因此,未來文策院將成為政府與民間的中介組織,「我們要讓政府、產業、投資人大結合,然後品牌化,除了內容產製提升、輸出以外,平台跟通路的策略怎麼樣鋪陳,成為一個國際化的介面,這就很需要像文策院這樣的角色,因為政府畢竟是政策為主,實質面要能夠跟民間一起打國家隊,從戰略到方法可以連結,還是需要中介組織。」

「像韓國在2009年就快速整合他們既有的各種影視音產業中介平台,最後整合成韓國振興院。那法國電影其實他們過去就有CNC這樣的中介平台,近年數位化後,更把CNC擴大到動畫、ACG等等。那日本也有,……其實很多國家都有這些中介平台,主要是嫁接市場產業的發展,所以台灣已經慢了,我覺得已經慢了。」她直言。

若立院臨時會順利三讀,鄭麗君:拼年底成立文策院

鄭麗君強調,在提振文化內容產業的實務上需要高度專業,很難交給政府官員或行政體系的人員去處理,因此才需要成立文策院這樣的中介組織,此外,維持臂距原則也是主要考量之一,「像國藝會是第一個中介組織,我也把它做了一個轉型,讓它徹底落實臂距原則。……所以我也主張,把政府對於創作的這種藝文補助都轉介到國藝會,就是要避免政治引導跟介入。」

最後,她呼籲:「我們大概準備了兩年多的政策,其實就需要這個平台(文策院)趕快來設立,所以我們期待說,如果文策院設置條例能在臨時會三讀的話,要用越快的速度成立越好,就拼年底,希望把它成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