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國家連續踢翻歐美非強權 台灣足球5年內要闖入世界百大

足球

2017年10月10日,台灣足球隊奇蹟般逆轉擊敗巴林,距離世界前百名已經不遠。(圖片來源/教育部體育署)

足球不再是歐美的天下了嗎?南韓27日在傷停補時連進兩球,以2:0淘汰世界排名第一的德國;同為亞洲國家的日本,先是擊敗南美哥倫比亞,又靠韌性追平非洲勁旅奈及利亞;中東的伊朗也在首戰氣走非洲的摩洛哥;沙烏地阿拉伯也在預賽最終戰踢走埃及。亞洲國家這次都沒有空手而回,表現可圈可點。

台灣從排名191名上升至123名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世界盃32強中,地主俄羅斯(直接晉級)排名70,其次就是67名的沙烏地阿拉伯(根據FIFA於世足賽前最新統計),日本61名,南韓57名,伊朗37名。

至於台灣,則是排名第123名,歷年最佳成績也是今年締造的121名;過去最佳成績是2006年的144名,最差則是2014年的191名。當然,台灣距離踢進32強還很遙遠;不過,教育部體育署署長林德福在2017年3月上任時,就喊出「6年內進入世界前100名」,究竟,他有什麼錦囊妙計?還有5年時間,能不能達到?

回溯到2002年,時任總統的陳水扁提出「足球元年」的口號,宣布2018年台灣足球國家代表隊要踢進全球前32強,當時體委會主委就是林德福,他也曾祭出一連串的振興足球計畫,可惜好景不常,2004年他隨著阿扁連任後的內閣改組,卸下主委一職而人去政息,當初他那套計畫如果持續推動,台灣的足球實力勢必已有不同風貌。

足球6年計畫,從中小學紮根

「足球是世界上運動人口最多的體育項目,幾乎就是運動界的共同語言,台灣的體育運動要走向國際,足球絕對要發展」,林德福接受《信傳媒》訪問時說,「我的足球經,16年前就是這一套,從一而終,沒有改變。」

過去,體委會管轄的範疇是社會端的體育活動,現在,體育署直轄於教育部下,無論是大學、高中、國中,乃至於國小及幼兒的體育推廣,都是體育署的責任範圍,這讓林德福終於可以放開來做。

林德福表示,體育署推動的「足球6年計畫」,是從硬體、軟體雙管齊下做建設,計畫培養至少6支企業隊、16支大學隊、32支高中隊,以及64支的國中隊。他說,相信有在觀看籃球、棒球等地運動迷,對企業隊的概念都不陌生,就是「職業球團」的意味。

打造職業足球聯賽,促孩子完成國腳夢

根據《運動產業發展條例》規定,地方政府、國營事業等也能加入投資運動的行列,打造具地方特色的球隊。從企業認養、贊助球隊,到聘雇球員並訓練參加比賽,球員領的不是公司職員的薪水,而是球員薪資。當有國際賽事時,再由足球協會從這些企業隊中挑選優秀人才,組成國家代表隊,亦可以徵召旅外選手,並到澳洲、美國、歐洲等做巡迴與移地訓練,以最好的戰力迎接各種賽事。

乍聽之下,似乎耳熟能詳,確實,目前我國職棒(CPBL)、超級籃球聯賽(SBL),就是這一套模式,現在國內的各級棒球、籃球聯賽(UBL、HBL等),都打得如火如荼、緊張熱鬧,基層運動人口多,經過逐次的專業訓練,到社會組就不虞球員不足,在競逐世界盃與奧運殿堂時,就會有很多選手可以選擇。

換句話說,體育署希望繼棒球、籃球之後,把足球也循此模式提升上來,未來踢足球也可以有極佳的收入,讓家長及學生可以考慮投資的一門職業。林德福說,「體育署的目標,就是讓這些球踢的好的孩子能找到出路,在各級學校建置好校隊後,這些孩子能到適合的國中、高中,甚至大學繼續精進球技,懷著成為『國腳』的夢」。

6大區域發展中心,踢進百大已在不遠處

這方面,林德福的經驗豐富,他在體委會主委任內,促成中華職棒聯盟及台灣職棒大聯盟,合併為「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並推動中職「代訓球員」制度,也推動超級籃球聯賽(SBL)開打;更早在游錫堃擔任宜蘭縣長時的文化局長任內,林德福策畫了宜蘭國際童玩節、宜蘭綠色博覽會、歡樂宜蘭年、宜蘭杯國際名校划船賽等活動,是「宜蘭經驗」的重要推手之一。

硬體方面,林德福指出,透過「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體育署預計在台北市、新北市、新竹縣、宜蘭縣、台中市、高雄市等6縣市,建置區域發展中心,營造地方球隊;而企業隊、各級校隊也可以在這個中心練球,建立一種生命共同體概念,提升基層人民對足球的重視,讓居民認同地方球隊。

未來,體育署至少會增加50名足球專任教練,加上原有的27名教練,做為帶領台灣的足球生力軍。林德福直言,路不會好走,越靠近百名關卡就越容易卡關,希望經過有系統性計畫的加持,台灣踢向世界的足球大夢已在不遠處,但更需要的是國人的共同關心、鼓勵與熱忱。

只是,政府官員來來去去,常常換一個首長計畫就不一樣了,尤其最近又傳出體育署長可能會異動的傳言,現在只能期待這些計畫不要「因人而異」,如果目標設定「台灣踢進100大」,那就照這個目標繼續努力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