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好野人平均有4.3間豪宅 超過中國美國新加坡

全球房市

李嘉誠所擁有的香港中環中心(見圖),即將把75%產權賣給中國國儲能源公司和私人團隊,金額高達402億港幣(約台幣1580億),抵得上全台2到3年商業不動產全部的交易金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全球富豪何其多,根據萊坊公佈的財富報告調查,富豪中的超級富豪,以去年全球淨資產來算(淨資產是指該富豪的總資產超過5000萬美元,不含主要自住住宅),就有高達129,730名,創下近5年來新高,年增率高達10%。而台灣也不遑多讓,從2016年的1,590人再增加420人,總數為2,010人,全球排名15,亞洲第6。全球富豪人數成長率台灣為26%,僅次於巴西和俄羅斯,全球第3。

調查中也指出,台灣富豪住宅擁有數維持4.3戶的水準,名列全球第3,而沙烏地阿拉伯以5.7戶居冠,其次為德國的4.8戶。以全球平均來說超級富豪擁有2.9戶住宅。

台灣富豪數成長率,全球第三名

以全球來說,美洲地區仍是最富裕的地方,光超級富豪就佔了全球34%,而亞洲取代歐洲成為第2名。而俄羅斯、獨立國協和拉丁美洲則是成長率最高,分別是26%和20%。但由於近年中國掘起,中國成長率將高達104%,位居全球第2名,而印度也將首度擠進前10名,印尼也擠進前20名。

全球超級富豪大量增加的原因在於,經濟環境的溫和、融資成本的低廉、創業和投資氣氛相當熱烈,以及美元的匯率變動,帶動各國股市頻創新高,相對資產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

瑞普萊坊市場研究部總監黃舒衛表示,2016年除了要面臨升息、縮表的結構性調整所產生的預期心理,年中的英國脫歐、年底的川普當選等兩大驚奇,讓投資市場以守代攻。但到了2017年,兩者均在調查的各項不利因素中敬陪末座。英國脫歐對投資市場幾乎已成了假議題,再加上川普的「美國製造」政策、減稅帶動各地以補貼措施振興產業,兩大疑慮卸除後,全球投資市場再現活力。

財富快速累積,開始擔心投資風險

萊坊調查也顯示,雖然超級富豪的財富快速累積,但影響超級富豪投資策略的不利因素裡,其中非經濟因素所帶來的風險最大。以全球觀點來說以「恐怖主義」最嚴重高達56%,再就是「民粹主義」49%帶動的政治波動及社會對立,另外,互聯網產業勃發、虛擬貨幣交易熱也讓超級富豪擔憂「網路犯罪」的問題,分佔第3名47%。而以亞洲觀點來看因為地緣政治的關係,關注北韓問題比例達也高達59%。

最後,被稱作全球版肥咖條款的共同申報準則條款(CRS)的「透明度」因素,讓這些超級富豪們對於財產的配置及保存策略都有的深遠的影響,尤其是對亞洲地區影響最大。因為美國和台灣是少數沒有簽署CRS的地區,以2017年第二季往前3年累計,非銀行存款分別增長1,220億美元、250億美元,而開曼群島一年流出311億美元,都顯示「透明度」確實帶動全球資金的暗流。

富豪不動產布局,從豪宅轉商辦

而在全球豪宅投資降溫下,超級富豪們將不動產投資轉往商用不動產,商用不動產中以商辦最多,有近48%,其次為零售店面(Show Room)30%、健康醫療29%、倉儲物流27%、銀髮住宅26%。

由此可知超級富豪們的投資趨勢,將從低投報的環境,轉為境外投資,且維持近34%的高檔水準。而從以往交易者多為機構法人、投資基金、主權基金為主,但從去2017年轉為私人投資者為大宗,全球超過10億的交易有43%更是以私人身分完成,例如:香港中環大樓(中國國儲能源公司)、英國倫敦通話機大樓(李錦記LKK Health)、英國倫敦起司刨大樓(中渝置地CC Land)都是個人買家。而這三棟商辦大樓除了起司刨大樓外,其他兩棟皆為交易金額超過10億美元的亞洲買家。

而這些超級富豪投資商辦的主要原因,是為了要成立家族辦公室作為投資、管理不動產的新工具。而且商辦物件對他們來說是最吸引他們投資的領域。2017年近5億美元的全球不動產交易中,其中有55%是由家族辦公室的投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