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頭號戰犯?德國兵敗世足賽背後隱含的難民收容爭議

世足賽

德國足球面臨十幾年來最重大的挫敗,擁有雙重國籍土耳其裔的厄齊爾(前排右一),成為德國兵敗世足賽的代罪羔羊。(照片來源/德國國家隊推特)

本屆世界盃頻爆冷門,最大的冷門不外乎上屆冠軍、本屆前來衛冕德國隊被南韓踢出了世界盃,世界排名第一輸給世界排名五十以外的亞洲隊伍,真的是顏面無光,一時之間,輿論、網民開始捉戰犯,擁有德國和土耳其雙重國籍的厄齊爾(背號10號),成為被鎖定的目標。

德國兵敗世足的代罪羔羊

厄齊爾這傢伙非常白目,在今年年初公開和土耳其的總統埃爾多安拍照,這張照片在德國引起很大的批評,土耳其的埃爾多安當了三任的總理之後,修改憲法使自己成為超級大總統,在最近的選舉又再次當選總統。已經掌權16年的埃爾多安,可以繼續當土耳其的獨裁者一直到2029年,在德國的土耳其裔有三分之二支持埃爾多安,不管是在擴張總統職權的修憲公投或是總統選舉當中。

德國的極右派非常不爽這樣子的事情,尤其梅克爾的難民收容政策更讓許多人覺得什麼融合之類的事情都是左派的狗屁說法,在德國的土耳其裔已經待了那麼多年,土耳其人不同立場的組織之間在德國鬧事的事情根本層出不窮,再加上竟然有三分之二都支持埃爾多安,這讓很多人覺得非常不爽,也難怪極右派的AfD光用民族主義的訴求,批評難民收容所政策,就可以拿到那麼多票。

難民收容問題撕裂德國社會

這一群土生土長在德國,從小到大受德國教育的土耳其人,沒有學到德國自由民主的精神,反而支持一個箝制言論自由,逮捕記者,利用假政變消滅政敵,罵總統會被關起來的土耳其獨裁政府。

其中兩個德國足球國家隊的土耳其裔球員,厄齊爾和京多安,在土耳其總統大選和世界盃舉行的重要時機,竟然跑去見埃爾多安表示支持,當然引起非常大的風波。這兩人在出發之前就有很多人包括以前德國國家足球隊的前輩們要求德國足球協會應該把這兩個人踢出去,這兩個人違背了德國的自由民主精神,沒有資格代表德國隊出賽。

當然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因為厄齊爾也一直是德國國家隊總教練勒夫的最愛。

世界盃F組比賽,進入前16強是瑞典和墨西哥,南韓第三名,上一次世界冠軍的德國以最後一名的成績被淘汰。德國總共打了三場,兩敗一勝,輸給墨西哥和南韓,只贏了一場,就是小組賽第一名的瑞典,這三場比賽厄齊爾出賽的那兩場都輸了,沒有出賽的那一場卻贏了,於是他就成為德國足球數十年來最大挫敗的代罪羔羊。

厄齊爾表現其實不差

厄齊爾的球技當然比不上以前,再加上出賽前的這些紛紛擾擾,他選擇都不說話,即使總理梅克爾也希望他能出來講一些話,但是他還是選擇沉默不語,如果換作是你,恐怕也不知道要講什麼話,明明就是這樣公開的支持埃爾多安,總不能講出自己心裡的話,保持沉默似乎是不得不的選擇。

四年前世界盃的厄齊爾充滿活力、笑容滿面、意氣風發,今年鏡頭一照到他的臉上,幾乎都是面無表情,那種面對德國輿論的批評,體力和球技不如以往,再加上替補的前鋒由世界一流的克羅澤等人換了一些表現相去太遠的菜鳥,厄齊爾的壓力可見一般。

持平而言,對南韓這一場,厄齊爾雖然有一些失誤,比不上四年前那樣的表現,但是他身為中場球員所製造的機會真的是超多的,這些送球進攻的水準大家都可以看得見,只是前鋒沒有接應好,無法發揮最後臨門一腳,再加上運氣不好,一球都沒有進。

運動也難以擺脫政治

教練勒夫死腦筋,應變的能力不足,無法帶領德國隊團結具有勇敢的力量,前鋒無效攻擊,左右翼進攻防守失據,連身為球門的隊長諾伊爾都出現難得一見的防守失誤,捉一個土耳其裔的厄齊爾來當戰犯,成為德國足球史上最大挫敗的代罪羔羊,看起來真的非常不公平。

不過凡事脫離不了政治,這就是江湖,誰叫厄齊爾白目在出賽前幾個月跑去見埃爾多安,你不知道有些人不能和他拍照,有些人絕對不能和他握手嗎?

本文經作者李忠憲授權轉載自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