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著反貪、反毒、反暴力旗幟 「墨西哥川普」篤定當選墨國總統

國際財經

墨西哥人民已經受夠舊政府的貪腐無能、幫派份子與毒梟猖獗,近90年來首次選出左派總統。(圖片來源/Flickr)

墨西哥披索兌美元2日盤中大漲,在主要貨幣當中,漲幅居冠,因為有「墨西哥川普」之稱的左翼候選人羅培茲(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AMLO)大幅領先對手,執政黨承認敗選後,第三度角逐大位的羅培茲終於勝選,宣布將組建新政府,期待新政府打擊幫派、毒梟、貪腐的人民燃起新的希望。

羅培茲的政策主張偏向社會主義,還是被外界取了「墨西哥川普」的外號,主要是針對他推行民粹政策和他固執的個性,跟川普很像。羅培茲選前曾如此形容自己,未來他要做一個固執、頑強、堅持不懈、幾近瘋狂的總統,來掃蕩貪腐;正當墨國與美國正陷入貿易與移民爭端時候,主張民粹主義的羅培茲可能強硬回擊美國總統川普的挑釁。

羅培茲與其國家復興運動黨可望全面執政

路透報導,據EL FINANCIERO最新出口民調統計,羅培茲得票率為49%,遙遙領先右翼國家行動黨(PAN)候選人安納亞(Ricardo Anaya)的27%,和選前民調預測的20%差距,差不多,64歲的羅培茲領導的國家復興運動黨(Morena)雖僅成軍6年,也有望拿下9個州的6個州長。

由於7月1日總統、國會、市長大選和平有序地進行,推升墨西哥披索兌美元大漲1.3%,報19.706披索兌1美元。墨西哥8900萬選民1日選出任期6年的總統,同時選出500名國會眾院議員及128名參議員,及眾多地方官員。

墨西哥披索第二季大貶

但是,在第二季披索大貶,表現敬陪末座,一度貶至逾1年半新低,一方面是因墨西哥和加拿大兩國相繼對美國加徵進口鋼鋁關稅,展開貿易報復,導致重新談判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更陷入膠著,披索和加拿大貨幣競貶。另一方面,投資人擔心左翼總統候選人羅培茲當選後,會抑制外資對墨西哥能源業的投資,以及大幅削減預算赤字,也促使披索走貶。

羅培茲領導的國家復興運動黨可望贏得下議院多數席位,如此一來,該黨可以不受阻礙,更輕易推動激進的改革政策,羅培茲最受矚目的政見是,停建130億美元的機場興建案,撤回開放能源業的政策,另外,計畫擴大公共支出,羅培茲認為透過減少浪費公帑和貪腐,可以幫政府節省許多支出。

批評者指控羅培茲遵循社會主義政策,可能將拉美第二大經濟體-墨西哥變成另一個委內瑞拉,在左派全面執政下,經濟恐邁向全面凋敝,目前已逼近16年半新高的通膨率可能進一步攀升。

羅培茲誓言反毒、反貪,贏得人心

即便批評者和外資不愛羅培茲撙節財政與限制投資的作法,但是,墨西哥人民愛戴羅培茲,在於人心思變,小老百姓已經厭倦執政黨革命制度黨(PRI)和國家行動黨(PAN)輪流統治近一個世紀(90年),政府持續貪汙腐敗,在這兩黨執政下,墨西哥淪落為貧困、毒品與犯罪猖獗的國度,大學主修政治和公共行政的羅培茲批這兩黨為「黑手黨同路人」,羅培茲打著反貪、反毒品、反暴力的旗幟,引起選民廣大的迴響與支持。

人民最不能忍受的是墨國境內犯罪猖獗、治安敗壞,幫派份子與毒販三不五時火拼鬥毆,尤其是現任總統潘尼亞涅托自2012年執政以來,完全無力解決毒品犯罪和毒梟之間的地盤與利益鬥爭。

墨西哥史上最血腥暴力的國會大選

因此,一般民眾活在暴力陰影下,2017年墨西哥殺人案件達到2.5萬的空前數字。
候選人、政治人物更是「賣命」從政,最令人驚駭的命案發生在6月8日,國會議員參選人普隆才宣示要打擊犯罪,當他走出政見辯論會場與民眾合照時,一名槍手從後方靠近他,瞄準他的後腦杓,「砰!」一聲,普隆當場斃命,不幸的是,普隆所屬的執政黨「革命制度黨」,已有12名參選人及黨員在本次競選活動期間喪命。

這次大選堪稱墨西哥史上最血腥暴力的一次,近10個月競選活動期間,已有多達132名政治人物遇害,其中48名是本次大選的候選人,其餘是政黨黨員,這些數字表明了,墨國的民主與和平遇到更嚴重的挑釁,政黨政治的運作可能遭受危害。專家分析,墨西哥歷經史上最血腥大選,根本原因在於毒販猖獗,現在的墨西哥堪稱全球毒品貿易第一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