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老祖宗的土地一寸都不讓 毛澤東卻送一座島給越南

兩岸國際

1957年,越南的領導人胡志明本來是想「借」「夜鶯島」,不料毛澤東大方送,變成今日「白龍尾島」。(圖片來源/google map)

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在訪問中國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時,習近平明確表示,「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都不能丟」。這是中國對南海島礁、釣魚台甚至對台灣,都曾公開宣示的「神聖領土不可分割論」,事實上,中國開國元勳之一的毛澤東就曾「丟」過一個島,大方送給了後來敵對的越南,而且這個島如今還反過來監視中國。

中國官方常喊「釣魚島是中國的」,其實除了在2008年之前,沒有任何一個中國人登上過釣魚島以外,倒是在海南島與越南海防市之間,有個比釣魚島還大的「夜鶯島」,自古以來確確實實是屬於中國的,而且夜鶯島不僅有淡水,甚至有中國人村莊、寺廟。

但是,在1957年,夜鶯島卻被秘密送給了越南,現名「白龍尾島」,這一中國固有領土被白白送與外國的重要事件,在當時以及後世,卻從來沒有引起愛國者們的關注。

比釣魚島還大的「夜鶯島」,自古以來確確實實是屬於中國的,而且不僅有淡水,甚至有中國人村莊、寺廟。(圖片來源/google map)

島上中國人,一夕間變越南人

據中國媒體記載,其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科研部1992年出版的《我國與鄰國邊界和海洋權益爭議問題資料選編》記載:「北部灣劃界涉及一個重要因素,即在海域中央的一個島嶼,原屬於我國,稱為浮水洲或夜鶯島,1957年我移交給越南,越改稱為白龍尾島。」

夜鶯島坐落於北部灣的中心位置,又稱浮水州島。一百多年前就有中國人在島上定居,廣東、海南的漁民,長期把夜鶯島作為鮑魚生產基地,李德潮《白龍尾正名》一文記載:「1955年解放時,(島上)有居民64戶,249人(男127人,女122人)。居民全部是中國漢族人,講澹州(海南澹縣)話。島上有廟宇一座,奉祀天妃娘娘和伏波將軍(馬援)。」島上有兩個村莊,大村名「浮水洲村」,小村名「公司村」。1955年,夜鶯島在行政上隸屬廣東省海南行政區儋縣,設立區級行政單位—儋縣人民政府浮水洲辦事處。

現在的中國地圖上,夜鶯島為什被標注為「白龍尾島」?那麼,中國的夜鶯島是怎麼悄沒聲息地就變成越南的白龍尾島呢?答案是毛主席送給越南領導人胡志明的。

中國作家曹保健著《叩醒中國海》(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一書記載:「越共中央委員會主席胡志明來到中國,通過周總理向毛請求,讓我們把位於北部灣海域的夜鶯島,「借」給越南「用」一下,建一個前沿雷達站,用以監視美帝飛機的行蹤。那時的中國,有點像慷慨漢子,幾乎沒費什麼周折,胡志明的請求就得到了應允。」

原來,1957年,越南的領導人胡志明本來是想「借」島一用的,在越戰期間對付美軍,不料毛澤東氣度不凡:「借啥阿?乾脆送你得了!」馬白山將軍是原海南軍分區副司令,負責前往夜鶯島與越南代表進行「移交」手續。馬白山說:「1957年3月,上級指派我為代表,把浮水洲島移交給越南,越南來的代表,也是一個軍分區的副司令。」

胡志明要借,毛澤東就送

據中國媒體的紀錄,中國官方內部檔案顯示,「部隊撤,老百姓不動。有的老百姓不高興,說我們是中國人,為什麼要變成越南人?」馬大正著《海角尋古今》(新疆人民出版社)一書中說,「移交前,我去過這個島,島上漁民主要是捕撈近海的鮑魚。他們捕來的魚,賣給大陸,也販運到越南去賣。」

「……移交儀式在島上舉行,檔都準備好,履行簽字手續就成。移交的一切準備工作都是上面安排的,移交儀式:開茶會,桌上擺水果、點心,都是越方帶來的,晚上還設宴請客,越南還派了一個文工團演出。文工團員不少是在越的華僑。……移交給越南,主要是當時兩國關係好,我們與胡志明是‘同志加兄弟’的友誼,反正是兄弟嘛,該島又稍近越南一點,就通過一個儀式移交給它。」

馬白山對當時執行的這個決定感到很痛心,在接受採訪時不止一次沉重地說,「看來我是做錯了一件事。」

越南後來不但在「白龍尾島」架設雷達監控一帶,還對附近中國漁民造成威脅,並讓海南島芒刺在背,後來鄧小平還發動懲越戰爭,這個「老祖宗的土地」對中國的威脅反而與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