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宿舍違法!柯文哲:幫自己解套 「蘇侯大戰」起新風向?

新北選戰

年底大選新北選情艱鉅,捲入「蘇侯大戰」的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現在做出裁決,判文大宿舍違法。(圖片製作/賴怡君)

年底大選,成為「蘇侯大戰」場域的文化大學宿舍「大群館」,現在真的一大群都來管。爭議延燒近一個月後,北市府都發局的調查結果終於在3日出爐,判定文化大學與又昱公司將大群館做為學生宿舍使用違法,限期2個月改善。

對此,侯友宜辦公室發出聲明,表示將與文化大學解約,全力配合北市府與文化大學一起討論如何保障學生的住宿權益;卻也質疑,歷任市府都認定無虞,不論是前任市長郝龍斌,還是現任市長柯文哲都核定通過,「為何到了選舉就矛盾,解釋反反覆覆?」

400名學生從期末考前被就被打擾,到現在宿舍得重新尋找,已開始有聲浪批評民進黨操作過頭,覺得文大學生被政治牽連很可憐。究竟這次民進黨「文大宿舍案」的戰場是開對還開錯?而被綠營分手的柯文哲看似「不計前嫌」幫了綠營一把,但是否在找尋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趕緊脫身藍綠戰場才是他的上策?

北市府:大群館違法

根據北市府都發局的調查結果,認定文化大學大群館現階段確實是做為「寄宿住宅」使用,但位於「第二種住宅區」(簡稱「住二特」)的文化大學大群館,依《臺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第7條規定,是不允許做「寄宿住宅」使用,所以判定文化大學與又昱公司得儘速改善,若逾期未改將依法開罰6萬到30萬元,連續開罰到改善為止。

但若是大群館能做為「集合住宅」或「教育設施」,便可以於住二特使用,所以藍營急於爭取這兩點解釋來脫困。

市府調查,又昱公司與文大簽約為學生宿舍,實際租借對象也都以該校學生為主體、對外也以宿舍自稱,所以實際上就是一棟「寄宿住宅」,第一點「集合住宅」已不適用,若侯友宜解約後就能恢復「集合住宅」身份;然而,第二點,北市府認為大群館不是「教育設施」,引來藍營立委、議員不服,要求得經由教育部確認才行,希望北市府能重新判定。

藍營望為「教育設施」脫困失敗?

事實上,教育部常務次長林騰蛟曾表示,從教育相關法規而言,並沒有所謂「教育設施」的文字定義,原則上只要是學校使用的設施,教育部都可稱作為教育設施,「至於如果認定是合格學生宿舍,當然可認定教育設施。」對此,北市都發局局長林洲民親自召開記者會特別進行解釋,他強調,「教育部有說尊重以都發局的認定為主。」由於大群館不在文大校地的範圍內,是在校外做為宿舍住宅使用,所以本來就不在教育設施使用類組,也不適用教育部的法條做規範,而是依據《臺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來處理。

侯:21年來沒事,現在才說違法?

北市府按照sop,依據法律來判定大群館土地使用違規,但侯營質疑:21年來,大群館做為學生宿舍使用,已違規多年,為何市府現在才處理?

1997年,前市長陳水扁執政時期,大群館拿到「集合住宅」(又稱「多戶住宅」)的使用執照;2012年,前市長郝龍斌執政時期,認為大群館「供文化大學學生住宿使用,尚無違反本市土管自治條例規定」,並把公安檢查標準從原先「集合住宅」所屬的H2標準改比照為「寄宿舍」所屬的H1標準。2014年,柯市府上任後多次公安檢查也未提出違反土地使用。

林洲民表示,公安檢查和判定建築物是否符合都市計畫規定,為兩個不同法系,「公安檢查符合防火避難的場所,但它不一定是合法建物。」由於這次風波吵得沸沸揚揚,都發局才介入調查,那為何過去21年來都沒動作,林洲民坦承「這的確是一種,行政怠惰,沒有劍及履及,市長也在昨天會議裡,要求都發局要改進。」只意味著其實歷任首長、政府官員都有責任。

柯:我幫所有人解套,也幫自己

判定結果出爐後,侯友宜決定走上解約一途,看似被迫又無奈,但奇妙之處就在於,「又昱公司如果直接租,在法律上是合法的,但給文化大學去租,就變不合法。」也就是說,解約並不代表侯友宜夫婦不能再當包租公婆,依然是合法的「集合住宅」。

至於意外地捲入藍綠戰場,被迫當審判官的柯文哲也大嘆,「台灣政治常常搞得每個人都犯法,不選舉就沒事,一選舉就有問題。」都發局的判定在法律上站得住腳,但在政治上就沒那麼單純。訴諸超越藍綠的柯文哲,該如何避免被綠營操作來對付藍營,他就直說,這就是遊走在法律邊緣,所以就想辦法把它弄合法,「改土地使用分區沒那麼容易,要保障學生權益,如果是由又昱公司(建築物所有權人)直接租給學生就合法。」他還笑稱,「我是幫所有人解套,幫自己解套。」

綠營開錯戰場?

柯文哲目前看似「幫」綠營一把,判侯友宜一方違法,讓藍營得走上解約之途,但新的風向可能又將吹起。

「新勇哥物語」暗喻這次綠營打文大宿舍會失敗,前總統陳水扁表示,「不要忘了12年前,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謝長廷就是主打「郝宅」的,最後輸了17萬票!」針對文大宿舍案被解約,學生居住權益受損,開始有不滿聲音認為,民進黨把文化大學學生住宿權益拿來當選舉題材打,甚至有人直呼:「請學生快去找王威中、蘇貞昌仲介便宜的宿舍,這兩位官員最有能力了。」

綠營現在最怕的就是學生、群眾反過來替藍營抱屈,「為了選戰,不惜犧牲學生居住安寧」,還提議去綠營大門抗議。這場「蘇侯大戰」,表面上看似綠營佔上風、藍營落魄,然而年底投票結果是否有變,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