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隊慘敗給菲律賓、日本 台灣籃球真的只求有「永遠不求好」?

運動視界

世界盃籃球賽亞太區資格賽近來也打得火熱,但中華隊敗給菲律賓隊後,又輸給了日本隊。(圖片來源/FB@台灣籃球資訊站 TW Basketball Station)

最近世界杯足球賽正火熱進行中,有一項重要賽事,卻被大家給忽略了,那就是攸關台灣國家隊能不能晉級參加世界杯男籃賽的世界盃籃球賽亞太區資格賽,現在正如火如荼進行中。

世界盃籃球賽亞太區資格賽,算是現今最頂級的大型國際籃球賽事,如果參加的隊伍能夠成功晉級,就能前進2019年世界盃籃球賽。這次資格賽特別的地方在於,將大洋洲合併至亞洲,名額也從3個增加至7個,並採用類似足球國際賽的主客場制進行。

在今年2月,中華男籃曾作客日本時,以1分之差險勝當時的日本隊,也保留晉級的一線生機,只要在6月29日、7月2日兩場在自家主場迎戰菲律賓、日本的比賽中拿下一勝就有很高機會晉級下一輪賽事。

中華隊大敗菲律賓再慘輸日本

最後的結果我想大多數人都知道了,中華隊先是以71:93大敗給菲律賓隊之後,又以68:108,40分之差慘敗給日本隊。

40分!若有幾年不看籃球的老球迷大概會很訝異,曾幾何時,我們與同樣地處東亞的,似乎不曾算上是亞洲一級強權的日本,竟已有如此之大的差距。

雖然2017年亞洲盃時,中華隊就曾輸了日本38分,但當時陣中沒有歸化球員戴維斯(Quincy Davis),大多國家隊一線主力也未參賽,所以大家也不是這麼在意。

但這次不同,不但戴維斯披掛上陣,多年中華隊主力長人曾文鼎、近年在CBA表現不俗的楊敬敏、新世代主控陳盈駿等人都在陣中,除了已宣布退出國家隊林志傑、尚在養傷的田壘等人,已都算是一時之選。

其實有在關注台灣籃球的朋友,大概都不會太訝異這樣的結果,日本隊兩天前才以1分之差,擊敗有兩名NBA球員坐鎮的澳洲隊,痛電中華隊自然毫不意外。

台灣籃壇先求有,但永遠不求好

事實上,比賽結果恰恰反應了台灣籃壇「先求有,但永遠不會求好」的心態…

從歸化球員看這件事,歸化球員對目前亞洲籃壇有極高的重要性,籃球是個人能力影響相當巨大的運動,不花錢聘用歸化球員,無異於綁著一隻手跟別人打架,就像棒球規則上可以用指定打擊取代投手上場打擊,卻不用一樣好笑。

雖然2013年,通過層層難關,幾乎是半用人情加上母球隊分擔薪水的情況下,台灣終於有了第一個歸化球員戴維斯,戴維斯絕對是一個非常好的球員,優異品德與熱愛台灣的心無庸置疑,不論場上場下都帶給台灣籃壇相當正面的影響,事實上,是他來當台灣的第一位歸化球員,我認為非常幸運。

但是拜託,戴維斯35歲了耶,從2013年以來,除了在SBL的賽事外,大小國際賽幾乎無役不與,黑人也是人,也會老會累會受傷啊,過去5年期間戴維斯一度必須離開SBL球場,專心養傷或準備中華隊的賽事,比賽中也明顯看見在高強度的亞洲賽事上,他的體能越來越難跟上,帶來的作用也持續下滑。

看看日本、菲律賓的企圖心

在過去5年裡,相關單位可曾想過找備案、新的歸化人選?或是還能跑能跳就叫老戴去打,受傷不能出賽就雙手一攤,就這樣綁一隻手去跟別人比賽吧!

轉頭看看日本吧,日本2月在自家輸給中華隊時,陣中的歸化還是Ira Brown,結果在4月時就迅速歸化了有NBA經歷的Nick Fazekas,為的就是7月左右這兩場亞太區資格賽,對戰澳洲與中華兩場比賽,他各攻下25分與32分,皆是全隊最高。

在Nick Fazekas的加入,與混血兒八村壘、馬場雄大等球員聯手下,日本已正式成為亞洲一級強隊。

再看看菲律賓,前一個歸化球員Marcus Douthit,直到2015年還在幫菲律賓出賽,但現役歸化Andray Blatche早在2014年就入籍菲律賓。

這代表什麼?代表有一段期間,菲律賓是有兩名NBA資歷的歸化球員,Douthit當然也是一名在亞洲相當有宰制力的球員,但當他老了,體能稍微下滑了,菲律賓仍積極將等級更高的Blatche納入陣中,讓兩人分擔不同的國際賽事,此外重要的比賽要是Blatche受傷,仍有歸化球員能登錄。

這些鄰近的亞洲國家,展現的企圖心,便是從來不以「我們有一個歸化球員」為滿足,而是一直想著讓戰力提升。

台灣籃球面臨換血跟球員培養問題

當然,除了歸化以外,台灣籃球的病灶一籮筐,像是曾文鼎扛中華隊內線,從18歲扛到34歲,在資格賽前各界還不斷喊話要高齡36歲的林志傑復出拯救中華隊,換血跟國內球員培養問題仍然嚴重。

但許多問題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善的,歸化球員卻不同,歸化球員就像強效針,錢花下去,立即見效,但相關單位是否有認真積極尋求讓中華隊戰力增強的可能性。

回頭看一下國內SBL,當初是以一個過度半聯賽的方式成立,讓職業球員有聯賽可以打,結果一辦15年,年年都在喊職業化,這不也是「先求有,但永遠不會求好」嗎?

我從不喜苛責代表台灣出賽的球員,因為他們後盾,讓他們從來無法真的公平與對手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