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億美元灑下去 中國「一帶一路」長出貪腐跟蚊子館

國際財經

好慘!斯里蘭卡9成收入用來償還世界最空曠機場-馬特拉機場的債務利息,成為「一帶一路」的苦主。(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中國一直企圖通過「一帶一路」投資項目,對海外施加政治和經濟影響力,但是,這種企圖引起了沿線國家的反中情緒,而且中國現在深陷美中貿易戰,國內經濟成長趨緩,在多重壓力下,中國開始放慢推進「一帶一路」項目,今年來的投資開始踩煞車。

「一帶一路」沿線的馬來西亞和斯里蘭卡的新政府開第一槍,質疑前任政府為什麼要向北京借那麼多錢,懷疑內情不單純,藏有官商勾結的利益交換。

同時,「一帶一路」受到國際組織越來越多的懷疑跟譴責,他們警告,開發中的貧窮國家不應大肆舉債,因為它們無法償還債務給中國,就會將港口或機場長期租借給中國,或是拿本國生產的石油、金屬等礦產去抵債,這樣看來,中國的全球投資和借貸項目等於是為全世界的弱小國家設下的債務陷阱,助長了各個陷入困境的民主國家的腐敗和專制行為。

「一帶一路」孳養沿線國家的貪腐弊案

從捷克共和國到寮國,從南非到哈薩克,中國財政部和國有銀行對各種「一帶一路」項目投入了大量資金,中國的銀行為2600個項目提供了2000億美元(6.1兆台幣)的貸款。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政府可輕易取得這些貸款,有些開始官員從中貪汙或肆意揮霍,引起當地人民反感,或是當地政府拿這些貸款蓋了一堆沒有用的蚊子機場、港口等公共設施,造成貧窮的開發中政府負債暴增,這些因素都造成沿線國家與中國的關係惡化。

中國擔保的「一帶一路」項目貸款,成為沿線官商貪腐的溫床,最佳例子為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他3日因捲入貪腐洗錢醜聞,在家中被捕,他涉嫌貪汙「一帶一路」項目和國營一馬發展基金的巨款,據了解,他將250億美元巨額贓款藏在海外銀行帳戶。

「一帶一路」害慘斯里蘭卡

同時「一帶一路」沿線蓋了不少「白象」設施(或稱蚊子設施),在泰國等國家,「白象」被視為聖物,但也被稱為負擔之獸,需要精心的照顧和餵養。在傳說中,古代暹羅(泰國的舊稱)國王會將白象作為禮物贈送給那些他厭惡的人,接受者往往因昂貴的飼養成本而破產,在現代用法中,「白象」常被用來形容花費巨大卻難以產生獲利或價值的資產。

斯里蘭卡的馬特拉機場正是一座「白象」設施,紐約時報形容這是世界上最空曠的國際機場,中國投資的馬特拉機場是耗費2.9億美元(88.6億台幣)打造的一顆明珠。

這座機場每年的收入只有30萬美元(916萬台幣),但它在未來8年間,每年都要還給中國2360萬美元(7.2億台幣),導致斯里蘭卡約90%的收入都要用於償還「債務利息」。

由於「一帶一路」滋生貪汙腐敗,以及提供鉅額貸款,陷害小國陷入鉅額負債的苦果已經浮現,加上美中貿易戰開打,中國還在努力解決國內債務問題,而大量向他國放款無助於解決這個問題,造成中國放緩「一帶一路」的投資腳步。

還有就是顧慮新興市場今年來激烈動盪,因為美國從2015年總共升息7次,使得借貸成本上漲,已經打壓阿根廷披索、土耳其里拉、印尼盾等新興貨幣今年來重挫。因此,中國官員相繼發出謹慎的言論,表達了擔憂,要求中國的金融機構需要對「一帶一路」放貸精打細算,並確保國際借款人有能力償還。

中國開始對「一帶一路」的跨國放款精算

《紐約時報》的報導透露,一位熟悉中國經濟政策制定的匿名人士透露,中國已開始對「一帶一路」目前達成多少交易、融資條款是什麼、與哪些國家達成交易,進行廣泛的「跨部門審查」。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早在4月就表示,「保證投融資的可持續性,非常重要」,言下之意,中國金融機構需要對「一帶一路」的跨國放款精算,確保對方的償還能力。

據中國官方數據,今年1-5月,中國企業針對「一帶一路」計劃簽署的合約總額是362億美元(1.11兆元台幣),規模雖仍然巨大,但卻比去年同期下降6%。這一變化顯示,「一帶一路」項目比以前「更為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