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美發動高關稅貿易戰埋下二次大戰導火線 2018這一次...

國際財經

在經濟大蕭條的背景下,1930年美國胡佛總統曾大幅調高關稅,引爆歐洲報復,失敗收場,但現在美國科技領先全球,經濟、就業、消費力強健,共和黨上下一心,川普相信他會打贏貿易戰。(圖片來源/Flickr)

為了反制美國川普政府對進口鋼鐵和鋁加稅,加拿大、歐盟和中國等7個國家和地區多數已經採取報復關稅措施,總計金額超過300億美元。

美國總統川普對所有貿易夥伴採取強硬政策,自6月1日開始對來自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鋼鋁產品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稅。美國此舉激起貿易夥伴的民族主義,全面倒向「本國優先主義」,引爆負面連鎖效應,中國和墨西哥的反擊最快,而鄰國加拿大和大西洋彼岸的歐盟報復的金額居前。

中國媒體將1930年代胡佛跟川普相比,不倫不類

面對這些排山倒海的壓力,川普目前仍未眨眼,他仍勇氣十足,主要是因美國11月期中選舉以前,他對外越強硬,國內民望越高,整體民意突破50%創他上任後新高。

另外,川普憑藉美國第一的主張,也獲得共和黨9成選民支持,所以,他繼續堅持透過高關稅保護主義、降低美國企業稅率,希望在外國的美國製造業回來國內建廠,並將就業機會帶回來,他認為在強力施壓下,最終會逼迫中國、歐盟、日本等夥伴國協商與讓步,換來公平的貿易結果,川普有美國經濟成長3%、強勁就業率當靠山,因此,黨內人士認為他打贏貿易戰的機率比1930年的胡佛總統高出許多。

不過,中國方面可不是這麼看。中國官媒《新華社》6月17日一篇評論名為關於貿易戰-美國應當記取歷史教訓,內文稱「美國日前宣佈將對從中國進口的約5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的清單,再度引發各界對美方挑起貿易戰的憂慮。美國決策者應當記取歷史教訓,勿重蹈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的覆轍」。

問題是,細看1930年代跟2018年代經濟.一個在地下爬、一個飛龍在天,兩者能比嗎?回顧胡佛所處的大時代背景為美國經濟大蕭條,1930年GDP衰退12%,失業率25%,銀行倒閉一半,出口占GDP比重較高,為了降低可怕的失業率,胡佛決定將2萬種產品進口關稅平均調高至60%,而後製造業景氣快速復甦,但也引來歐洲等地區全面報復,後來經濟衰退和失業更為嚴重,他的高關稅政策失敗收場,造成美、英、德等國失業率飆高,間接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導火線。

相比之下,美國現在經濟和就業非常的強健,2018年第1季美國經濟成長率2%,失業率降至3.8%創10多年新低,而且可以不用靠出口吃飯,出口只佔美國GDP的12.4%,真正支持美國經濟成長的是內需,國內消費占GDP的比重高達2/3,加上領先全球的機器人、電動車、AI等尖端技術,川普對外嗆聲才會特別有力。

 

加拿大執政自由黨在安大略省議會選舉慘敗

但是,主要貿易夥伴為了本國利益,不能屈服,對美國川普的高關稅展開了全面報復,連老鄰居加拿大對美國也不留情面,加國外長弗里蘭日前強調「加拿大誓言保護本國產業和就業機會」,加國對166億加幣(124億美元)的美國進口產品加收關稅。

加拿大出口額的76%、進口額的52%來自美國,加拿大也是全球第3大鋁金屬生產國,而偏偏加拿大總理杜魯道的大票倉魁北克省占全國鋁產量的9成,這次還被美國加收鋁關稅,魁北克很快就擔憂起就業情況。

身兼自由黨黨魁的杜魯道以自由開明的作風,上任之後贏得很高的民望,不過,5月開始杜魯道的人氣明顯下滑,民意支持率跌破40%,就在這時候,鋼鐵大省安大略的在野黨進步保守黨打出「加拿大優先主義」,在6月7日安大略省議會選舉大勝,一舉拿下76席,將組成省政府,連續執政15年的自由黨在安大略這一役慘敗,只剩7席。

面對貿易戰節節進逼,曾遭川普怒罵的杜魯道也同樣面臨國內選民和加拿大商界的壓力,加拿大已經決定對美國祭出二戰以來最重的反擊。

貿易戰,與美友好盟國都翻臉,川普仍繼續強硬

跟加拿大相同,曾經堅固的盟友歐盟也對川普翻臉,歐盟早在6月22日,就對美國77億美元進口產品啟動報復關稅,瞄準美國機車、威士忌和香菸。另外,鋼鐵出口的70%倚賴美國的墨西哥也啟動了報復關稅;俄羅斯和土耳其也已宣佈對美國的報復關稅措施。

甚至遠在亞洲的印度商工部長蘇雷什也嗆聲,豪不猶豫地報復美國,為了捍衛印度的利益,不惜採取任何行動。從數字來看,印度鋼鐵出口的20%以上依賴美國。由於每隔五年的國會大選將在2019年春季舉行,印度總理莫迪倡導的本國産業振興方案-「印度製造」將受到考驗,在川普的揮舞「美國優先」大旗下,「印度優先」與「美國優先」將面臨正面衝撞。

雖然歐盟、加、印等國對美貿易戰予以強力反擊,但川普政府似乎不退縮,甚至還更為強硬,現在傳出川普有可能進一步徵收額外關稅。川普6月26日暗示「歐洲汽車進口關稅的調查正在逐步結束」,顯然為了反擊歐盟的報復措施,川普有可能對歐洲汽車徵收對抗關稅。

雖然說鋼鐵和鋁僅佔美國整體進口額的2%,放在全球整體經濟規模來看,影響輕微。可是,汽車相關領域佔美國進口額的15%,為最主要貿易產品,德國和日本車商每年有大量汽車賣給美國,賺進大把鈔票,美國如果將進口轎車關稅從2.5%調高至25%,對德國、日本車商將造成致命打擊。緊接著美國預定從明天(7月6日)對超過300億美元的中國産品啟動懲罰性關稅,恐怕才會將全球經濟帶到難以預測的境地。

美國1930年失業率25%,現在失業率3.8%

當前貿易戰全面引爆的場景,令人聯想到美國1930年也曾發動一場高關稅貿易戰,不過時空背景好像不太一樣。

1930年,當時的經濟大環境慘烈,尤其是在1929年10月29日美國股市一天崩跌23%後,百業蕭條半數銀行倒閉,失業率高達25%,在經濟大蕭條的背景下,1930年6月美國胡佛總統簽屬《斯姆特-霍利關稅法》(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為法律,將2萬種產品的進口關稅平均提高至60%,創空前新高。

胡佛當時想通過保護貿易,讓美國製造業快速復甦,但隨即歐洲等地區一起對美國發動了報復關稅,導致美國的出口在3年時間內大幅減少50%,美、英、德的失業率一度超過20%,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主要導火線。

現在的世界貿易組織(WTO)體制就是為了反思上述情況而誕生,但川普甚至暗示要退出WTO。主導自由主義經濟的G7內部分裂日趨明顯。和1930年代的貿易戰爭相比,儘管目前的貿易戰規模還是比較小,但是,二戰後的世界經濟顯著邁向全球化,如果國際貿易陷入停滯,對參加貿易戰的各國都有可能構成巨大打擊,會不會引起更嚴重的後續效應,現在沒人說得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