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豬業歷史性一步 7/1起台灣豬隻全面停打口蹄疫疫苗

農業經濟

「拔針」是臺灣既定政策,但必須思考,若屆時爆發疫情該採什麼對策。(圖片來源/農傳媒提供)

今年7月1日起,臺灣豬隻及偶蹄類動物將全面停打口蹄疫疫苗,也就是俗稱的「拔針」,跨出臺灣養豬業歷史性一步。1997年臺灣爆發口蹄疫後,外銷日本500億產值一夕化為烏有,為保全國內倖存的養豬產業,農政單位定調全面接種口蹄疫疫苗,穩住疫情後再找機會拔針,沒想到過了20多年仍無法成功,至今臺灣還是沒辦法出口生鮮豬肉到日本等沒有注射疫苗的非疫區。

時值拔針歷史時刻,農傳媒特別專訪經驗豐富的獸醫師、前日本大學獸醫系教授潘英仁,除了解析日本如何保持零疫情壯舉,更以獸醫專業角度,提醒口蹄疫防疫重點。

前日本大學獸醫系教授潘英仁認為,防範走私是口蹄疫防治重點。(圖片來源/農傳媒提供)

潘英仁教職工作退休後,時常往返日本交流國際間最新獸醫訊息。潘英仁發現,日本臺灣交流協會在全臺各地收集口蹄疫資訊,曾發現桃園疑似出現疫情,顯見日本對臺灣疫情相當關注,國人絕不能掉以輕心,尤其金門和中國距離接近,民眾應避免攜帶牛肉乾和肉類違禁品。

對於即將到來的拔針措施,潘英仁認為,讓疫情透明化是首要任務,地方獸醫師和中央必須緊密連結,若拔針後出現疫情要立即通報,主政者必須非常清楚疫情的停損點,設定疫情蔓延到一定程度,就要考慮全面恢復接種疫苗。

1997年的口蹄疫讓臺灣養豬產業損失達1700億元,2006年臺灣曾嘗試拔針卻功敗垂成,許多豬農對於這次拔針持觀望態度,潘英仁呼籲第一線農民要誠實,不要想著「只有我一個人沒關係」,防疫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以下為潘英仁教授口述,農傳媒整理。

面對疫情,誠實為上策

面對口蹄疫疫情要公開透明,其他國家不會只聽臺灣政府說了什麼,他們有自己的消息管道,比如日本臺灣交流協會在臺灣有許多提供消息者。我曾看到日本外務省取得的報告,在桃園那一帶發現過口蹄疫。人家很認真,我們也不能自己騙自己,所以一定要憑良心做事情。老實並不壞,反而會得到人家信賴,你越要掩飾,一旦破綻時人家反而越不信任你。

有些農民會貪小便宜,別人打疫苗,那我不打沒關係,不能有這種機會主義心態。我曾聽過一個日本故事,有個鄉村祭典,每戶都要倒酒進去大木桶,全村再一起來享受。結果開始喝時大家愣住了,因為裡面都是水,每個人都想我一個人加水沒人知道,當大家都這樣想時,結果就非常可怕。

日本人做事嚴格,一點都不妥協,一有疫情就通報,因為這跟自己的名譽、專業榮譽心有關,我們就差在這一點,其實人的腦筋都一樣聰明,看的是敬業精神。

日本爆發口蹄疫疫情後立即處理,說自己已經清除了,OIE(世界動物衛生組織)馬上接受,因為日本人做事情讓OIE信賴,這是日本的信用,因為老實、認真在做,所以OIE沒刁難。

地方獸醫有自己負責的區域,跟農民之間怎麼保持密切聯繫很重要,不要只是隨便巡一巡,問農民有發生什麼事嗎?中央與地方應該成一條龍,不要各自為政,地方發現後立即通報,傳達給中央檢疫單位。

疫情爆發全面撲殺是否合宜,須經詳細評估

口蹄疫風險分三種級別,非接種清淨區、接種清淨區、污染區。國際貿易上要求一定要非接種清淨區才能輸出肉品,即便你說自己國家沒疫情,但你有接種疫苗,其他國家會認為其實口蹄疫病毒還存在,只是沒發病而已,非接種區的動物沒有免疫力,可能一下就被感染。

這是名正言順說法,但其實也跟國際貿易角力有關,少數幾個國家獨佔了國際肉品市場。

日本宮崎縣曾爆發口蹄疫,考量國際貿易,為了保持非接種清淨區(編按:沒有施打疫苗的非疫區)資格,採全面撲殺,殺了約29萬頭牛豬,當時簡直像是國難,全國一直調獸醫師過去,幸好只有一個縣發生。那時他們案例劃半徑10公里的管制區域,區域內的偶蹄家畜都殺,若進行撲殺期間有疫情衝出防線,就再延長10公里管制範圍,這新半徑10公里內的動物馬上全部打疫苗,創造免疫,讓病毒不會再擴散。

等第一道管制區域的動物撲殺完後,第二道管制區域的這些已經免疫的動物也要撲殺,就連宮崎縣7頭和牛種牛(縣寶),在疫情爆發時馬上避難到別的縣,最後也難免被牽回來撲殺了。為了保持非接種清淨區,日本花了2千多億日幣。

拔針是臺灣既定政策,但必須思考,若屆時爆發疫情該採什麼對策。評估全面撲殺所耗費的成本、是否一定要外銷、成為非接種清淨區?

早期通報可以早期防堵,但若疫情一個一個出來,或許就要打疫苗了,可參考日本十公里內打疫苗,不要讓病毒流闖到其他縣,但要不要為了國際貿易而全面撲殺,得考慮臺灣整體養豬環境。我們並不是畜牧立國,必須權衡撲殺的損失和外銷利益。

過去臺灣尚未爆發口蹄疫疫情前,日本輸入豬肉的約49%來自台灣。當時小小一個臺灣就飼養了1100萬頭豬,幾乎是臺灣人口的一半數量。犧牲了環保,但利益卻不是大部分國民共享。

慎防境外移入,金門是防疫重點

臺灣有一些特殊的環境因素,增加防疫上的困難,那就是金門的小三通。臺灣本島沒有疫情,但金門可能會有,這個漏洞必要堵起來。金門牛肉乾很出名,但如何禁止居民與旅客私自帶進臺灣,這才是關鍵。

1997年發生口蹄疫後,臺灣養豬業垮下來,很多人到中國養豬,回鄉時當然帶他們自己的肉品回來,香腸什麼的,要去教育農民觀念,不能隨意挾帶肉品。

其他細節也要注意,宮崎縣那次爆發口蹄疫,追究源頭,發現竟然是從韓國輸入的、做為家畜墊料的乾稻草傳進病毒來的。

實驗室也是重點。我去過美國的梅島動物疾病中心(Plum Island Animal Disease Center),進入時全部衣服都要脫掉、換裝。出來時必須洗頭,指甲要用刷子刷,那裡的研究員和職員洗頭洗到頭都禿了。這就是一種精神,因為他們要盡一切的可能防止病毒的外洩。這是良心問題,不要私以為我一個人沒關係,一切都要秉持職業良心。

原文作者為林慧貞,本文轉載自《農傳媒》。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農傳媒》。【原始標題】口蹄疫拔針後的下一步?專訪前日本大學獸醫系教授潘英仁。全文連結:  http://bit.ly/2zc0k9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