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角力縮影? 聯電與美光的專利大戰

產業動態

聯電於中國反制美光侵權訴訟取得禁制令,象徵初判侵權屬實,外界解讀中美貿易戰角力,從指標企業端先開戰。(攝影/呂俊儀)

今年元月聯電在中福州中人民法院提告美光品有侵,經半年時間,決結果出聯電取得勝訴。聯電6月底才宣布子公司和艦擬申請在上海A股掛牌,不到一週時間,兩家公司專利訴訟聯電就取得第一勝,尤其美中貿易戰6日啟動,當中智慧財產權保護也是談判重點,讓外界很難不聯想到這項判決猶如兩大國貿易角力的縮影。

美光受中國禁制令影響營收1%

聯電3日晚間公告這宗訴訟初步結果,中國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美光子公司美光半導體銷售(上海)、美光半導體(西安)立即停止銷售、進口Crucial英睿達(包含筆電用記憶體模組以及SSD)的DDR4等多項產品。

聯電表示,這次申請先行停止侵犯涉案專利權獲准,可見美光半導體銷售(上海)等侵權行為,大陸地區法院已初步判斷認定屬實,並使美光宣稱聯電無記憶體相關技術,須竊取其營業秘密的指控,不攻自破。

然而針對此事,美光方面也發佈聲明,直言聯電與晉華起訴美光專利侵權案,為報復台灣檢察機關針對聯電及其三名員工侵犯美光商業機密所提刑事指控,以及美光就此針對聯電與晉華向美國北加州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美光認為,受到禁制令所影響的產品約占美光年營收1%,美光將依法遵守該禁制令,同時申請法院重新考慮或中止執行該初步禁制令。

專利戰升級貿易戰

但美光法務長暨法律總顧問資深副總裁Joel Poppen也強調,「美光對於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之裁決深表遺憾。美光堅信涉專利無效,且美光產品並未侵權。福州法院並未給予美光陳述及辯護之機會,即批准此初步禁制令此舉以及福州法院的其他做法,不符以適宜司法程序進行公平審訊之準則。」

美光也認為,聯電為邏輯IC產品半導體代工廠,一直以來欠缺先進DRAM與NAND快閃記憶體技術。儘管美光並未使用該專利於旗下DRAM與NAND技術或產品中,聯電與晉華卻曲解專利內容,並以不實證據誣指美光侵權。

美光甚至砲轟,中國曾多次重申,外國企業權益在中國會獲得公平與同等的保障福建省福州市法院裁決不符合中國政府主張政策。

標準型記憶體市場板塊大洗牌?

從產業市場面來看,TrendForce記憶體儲存研究(DRAMeXchange)分析,美光面臨在中國市場禁止銷售部分產品,加上中國廠商明年將正式加入市場,恐將引發全球銷售版圖的洗牌。DRAMeXchange預估中國內需市場今年將消化全球DRAM產能達20%。以三大原廠營收市占率來看,美光今年第1季的營收市占排名全球第三,其營收市占率比重約在23%,低於三星的45%與SK海力士的28%,而美光DRAM總產能中,約有26%由中國內需市場所消化。

DRAMeXchange指出,美光仍有再上訴的權利,但此案後續影響層面勢必將成為全球記憶體產業關注焦點。此外,因中美貿易戰進入關鍵時刻,加上明年將是中國DRAM生產元年的背景,更讓此訴訟案增添兩國角力氛圍。

聯電、美光訴訟糾葛各有盤算

聯電與美光專利訴訟糾葛,早從台灣美光二名員工,先後跳槽聯電,由於聯電計畫與中國福建晉華,合作生產32奈米DRAM。台灣美光認為兩員工盜取機密技術資料,去年2月在台灣對聯電提出告訴,並於同年9月在美國對聯電提起同案專利訴訟。

而聯電今年1月開始在中國對美光提出三款產品侵權訴訟,也就是這次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禁制令案件。儘管聯電認為禁制令僅是防止調查期間權利受到侵害,並非代表勝訴,但在兩國貿易戰過程中,先有中興通訊事件,加上6日高關稅啟動時間點,讓整宗專利權官司背後處處充滿兩國政治角力,至於聯電角色,除是台灣最早成立的晶圓代工公司,但發展中國市場企圖心不言可諭,聯電會不會成為外媒眼中的犧牲品,又或美光上了祭台,還是夾縫中求生存,不同角度,有不同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