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協助中國抓補維權律師、民運人士 《難民法》難產的背後..

兩岸議題

中國「709大抓捕」三週年,台灣民間團體與立委尤美女召開記者會呼籲中國當局放人,也希望台灣當局能制定《難民法》給予保護。(照片來源/與會人士提供)

中國「709大抓捕」三週年,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召集人、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長王龍寬、立委尤美女共同召開記者會,呼籲中國釋放維權律師,並希望台灣政府別做暴政幫兇,能推動《難民法》保護各國人權工作者。

此外,記者會中也提到,有多名台灣民間人士疑被中國當局吸收,在台收集中國民間人士來台的言行紀錄,使其回國後成為「證據」被定罪,這些被定罪的包括有中國民運長老胡石根、維權律師周世鋒,兩人皆被判長達七年的重刑。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也是積極為台灣公民李明哲奔走的邱伊翎表示,令人遺憾的是,台灣現行法律卻無法將這些人定罪,並舉瑞典法院勇敢捍衛人權為例反駁,認為「台灣政府若不想要成為中國迫害人權的幫凶,那就應該去擔起保護人權捍衛者的角色。」

被抓捕三年未曾露面,家屬不知生死…

201579日,中國大規模抓捕、拘留、傳喚維權律師及相關人士,並用「顛覆國家政權罪」羅織罪名抓人入獄,甚至下落不明,許多當事人家屬也長期受到恐嚇、監視等威脅。709之後,中國政府加緊控制律師,陸續頒佈行政命令,或以行政吊照處分,限制律師接案、發聲,中國人權、自由的社會氛圍被系統性打壓;隨著2017年十九大後更邁向高峰,政府監控公民社會力道加劇,少了一大群站在第一線為民發聲、監督政府的維權律師,公民監督政府的能力年年衰退。

「今年已經是第三年,台灣聲援中國律師網絡來舉行這樣的記者會,當然希望四週年的時候已經不需要再舉行這樣的記者會了。」王龍寬的開場白簡單有力,台灣作為華人圈唯一的民主自由國家,民間團體連年聲援「709大抓捕事件」,希望中國政府能儘快釋放律師們,其中包括王全璋維權律師。

王全璋自20157月以來已經失蹤逾千日,至今三年來,一直不予會見家屬及家屬聘請的律師,沒人知道他是生是死,其辯護律師余文生最後也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刑拘,「都看不到開庭、起訴書紀錄,我看得到的只有他的太太李文足帶著孩子去找尋爸爸。」王龍寬說,今(9)日也被訂為「中國人權律師節」,目的是要讓中共知道,「他們做這樣的事情,沒有辦法讓中國公民社會噤聲,而是讓國際社會更加了解中國實際狀況、關注中國問題。」

幫北京政府「抓捕」的台灣人

709大抓捕至今受影響人數不少於321人,遭到行政處罰報復、株連者更不計其數。再加上過往審訊過程中屢被揭發使用如給非公開審判、以酷刑嚴刑逼供等手段,中國政府對維權律師施加的壓迫,都違反中國憲法、刑事訴訟法及國際公約。沒想到,台灣也有人協助中國政府「抓補」這群維權律師、民運人士。

有些台灣人士疑似故意去參加一些來台灣演講的中國維權人士活動,攝錄該活動內容,並將影片交予中國當局,讓此事也被檢舉到台灣法院,「但新北市的檢察署,因為這幾位台灣人不是軍警工作人員,且因與台灣國安沒關係,所以不起訴。」邱伊翎無奈表示這是台灣法律漏洞,她表示現在國際社會都在呼籲各國通過《人權捍衛者》的保護法,不只保護國內公民,還有國外人士。

對此,邱伊翎舉瑞典發生的類似事件為例。今年六月中旬,將一位被控為北京情報機構工作定罪,因他到處搜集瑞典流亡藏人難民的生活狀況、家庭關係、旅行和會議資料等,最後遭到瑞典法院判處22個月徒刑,法官表示:「從極權國家逃難到瑞典的人必須能感受到安全,感到他們可以實踐憲法保障的自由,不用擔心他們自己或家人會受到迫害和攻擊。」

《難民法》爭議不小仍躺在立院

可見比起瑞典,面對中國政府打壓異議者的問題,台灣還有一段路可以走。被喻為「民主最後一道防線」的台灣,目前能做什麼呢?推行《難民法》是許多人的期盼,除了盡可能幫助這些受壓迫者發聲,也能提供實質庇護的幫助。但《難民法》草案,至今仍躺在立院中,立委尤美女受訪時表示,因為這法案涉及統獨問題且時機敏感,立法院內分歧不少,一旦確定立法,某種程度上意味著等於向中國作對,「可能要等年底大選結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