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30年最大水災 風化花崗岩土石流 民眾不願撤死傷慘

國際政治

巴比侖颱風襲日後,連日降破紀錄豪雨,造成廣島、岡山、愛媛縣等10地災情,126人死亡、1萬多人無家可歸。(圖片來源/twitter@防衛省)

台灣中央氣象局已對強颱瑪莉亞發布陸上警報,暴風圈10日掃過北台灣,雖然風力略為減弱,但是瑪莉亞仍為強颱等級,台灣不能掉以輕心,應做好防颱準備,以日本近日豪雨成災為戒。

日本中西部連日來暴雨,引發河川氾濫潰堤、土石流,救援人員最近在廣島縣、岡山縣、愛媛縣等地找到多具遺體,空前豪雨造成的死亡人數持續攀升。

安倍首相親自坐鎮,指揮救災行動

據共同社報導,截至9日晚,暴雨已導致126人死亡,86人失蹤,形成30多年來日本最嚴重的水災,上次發生如此嚴重水災是在1980年代的長崎水災,當時豪雨成災,造成299人死亡或失蹤。

數日降下破紀錄豪雨,造成廣島、岡山、愛媛縣等10地災情,其中,岡山縣倉敷市真備町地區河川潰堤,真備町約3成淹水,在遭灌水的岡山縣和大規模泥石流的廣島縣等多處仍有數10人下落不明,救援人員仍在災區進行緊急搜救。死亡人數還可能上升。

目前還有超過1萬多人無家可歸,暫時安置在臨時避難所,由於災情過於慘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日宣布,取消原定訪問歐洲與中東的行程,親自坐鎮、監督指揮救災行動,已出動5.5萬名警消與自衛隊員和重機具進入災區救援。

颱風滯留鋒面帶來空前雨勢

日本位於地震帶、常發生地震,而且平均每年受到6個颱風侵襲,政府和人民非常重視預先防範天災的工作,在颱風來臨前,已經做好準備,但是,這次豪雨還是引起比預期慘重的災情,根據分析,是由三大原因造成。

第一,巴比侖颱風滯留鋒面帶來如轟炸般狂下的大雨,這次空前的雨勢前所未見。據日本氣象廳資訊,截至8日為止,118個觀測站測得的72小時雨量創下紀錄,從6月28日到7月8日的11天內,多地的累積雨量約是往年7月一整個月雨量的2倍至3倍,雨勢來得太急太大,讓水壩、堤防等防洪措施難以因應。

台灣2009年也曾發生因類似豪大雨釀巨災的情況,當時因莫拉克強颱來襲,挾帶破紀錄的降雨量,許多地方2日的降雨量,相當於1整年份的量,造成高雄甲仙鄉小林村遭土石流滅村的慘劇,共681人死亡、18人失蹤。

當時日本對台灣八八風的災情非常重視,NHK還特別製作紀錄片探討小林滅村的成因,提醒日本符合這樣的地質地形的地方有哪些?以及完成全國性的調查,警告地方政府及當地居民哪些狀況會有可能造成深層崩壞、天然壩(堰塞湖)會造成如何的災害,並說明政府應如何防範。

但是,計畫永遠趕不上天氣的變化,全球氣候暖化可能造成豪雨等災難性極端氣候發生頻率增加,許多日本災區居民說,這次的雨勢為他們有生以來從未見過。這顯示過去多年來對氣候和天災的經驗,可能已不再適用。

資料來源:日經新聞網   製圖:王明鈞

第二,本次日本關西暴雨的遇難者按地區來看,廣島縣遇難人數最多,有44人死亡,岡山縣有26人、愛媛縣25人。廣島縣遇難人數最多,是因為廣島市、東廣島市、熊野町等地相繼發生大規模土石流災害,導致遇難人數增加。專家指出,可能出現了「表層土石流」現象,山體斜面地表土層滑落。

根據日經新聞分析,日本的中國地區(指日本岡山、廣島、山口、島根、鳥取五縣)、四國地區、九州地區的地下多為花崗岩層。其表層由「風化花崗岩」沙土覆蓋,一旦降雨,脆弱沙土地表有可能成為土石流,湧入住宅區,木造房屋多,更是難防土石流。

京都大學防災研究所的應用地質學教授千木良雅弘分析稱,「均為花崗岩的分佈地區,被認為是風化花崗岩引發了表層土石流」。

山坡地建築物易受土石流侵襲

此次洪災發生機制與廣島市北部2014年造成巨大災害的土石流相同。千木良教授感嘆稱,「(2014年受災後)廣島市建立了防砂壩,但對象範圍過大,未能來得及完工」。

廣島大學地殼工程學教授土田孝表示,局部性暴雨來襲,使得表層土石流導致的災害近年來在九州和中國地區頻發生。

日本列島平原較少,不少地區將山坡地修整為扇形地,用於開發住宅區。土田教授對此警告:「暴雨可能更頻繁,對於在可能發生表層土石流的地區興建住宅是否妥當,需要進行徹底檢討討論」。

第三,日本當局在雨勢最嚴重時,向大約630萬人發出疏散命令,現在該數字下修至180萬人,但真正撤離的人數約69萬人,因這些命令只是建議,沒有法律強制力,許多民眾因而無視這些命令;日本將發佈疏散命令部分權限,交給沒有災害管理經驗的地方官員,也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