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部長」邱太三求仁得仁 阿扁、同婚、死刑難題移交蔡清祥

焦點人物

邱太三完成階段性任務,據說他未來還大有可為,司法院正副院長或大法官,說不定他有機會。(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前法務部長邱太三,終於還是回心轉意,繼續留在蔡政府內打拼,這位「裡外不是人」的政務官,2年多來面對同屬泛綠陣營的攻訐比在野黨還多,確實是一絕,尤其是前總統陳水扁保外就醫,其人權、行動、言論自由等,以及要不要再把他關回去台中監獄,恐怕讓他頭都白了。

要求檢察官起訴就要能定罪

原本想裸退,回去亞洲大學教書,但黨政高層不想放人,一度傳出要他接總統府副秘書長,最後確定轉往國安會擔任諮詢委員,也算是在蔡英文總統與秘書長陳菊身邊,藉由他的法律專業、曾任陸委會副主委的經歷,及任立委時專精財經領域,高層認為將能帶給執政團隊相當大的協助。

邱太三上任法務部長時,曾發公開信給全體檢察官,要求檢察官「一旦起訴,即應有足夠證據讓被告定罪」、「辦案團隊中不容有害群之馬」,要讓國人信任司法。

其次,邱太三還研擬餽贈罪、影響力交易罪,並修改賄賂罪要件,未來若公務員接受長期豢養、關說喬事,或難以認定對價關係與職務行為等不法案件,都可望有罪可治,更大力執行行政院的新世代反毒策略等。

在司法改革方面,邱太三建立「打造中立檢察體系」、「提升檢察體系的專業與效能」、「檢討刑事政策有效打擊犯罪」、「提升受刑人人權與更生人賦歸社會」、「毒品防制」、「建立保護兒少的機制」等政策。

前立法院長劉松藩是邱太三表叔

邱太三是在1992年底國民大會代表選舉初試啼聲,1996年競選連任後,隔年台中縣長選舉,他輔選廖永來獲勝,進入縣府擔任縣長機要秘書,1999年當選立委,就被視為廖永來的接班人;然而,廖永來在2001年連任失利,2005年邱太三接棒上陣,卻已無力挑戰國民黨黃仲生。

敗選後的邱太三,曾想過淡出政壇,因此申請美國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人,也就沒有持續蹲點耕耘;才去半年,就被召喚回台輔選競選高雄市長的陳菊,勝選後即被任命為副市長。2014年鄭文燦當選桃園市長,又獲借重其經驗而擔任副市長。

出身台中大甲望族的邱太三,家族與地方有深厚淵源,特別是與國民黨「紅派」關係匪淺,已故的前立法院長劉松藩,就是邱太三的表叔。但早年的邱太三只想經商賺錢,但在大學聯考重考時,誤打誤撞填了台大法律系,自此走上政治這條路。

任檢察官時與高新武、謝啟大一起辭官

大學不太喜歡上課的邱太三,曾自嘲成績多是倒數,因為在學時借筆記關係,認識他的伴侶宋富美,後來他又考上檢察官,令不少同學感到訝異。1989年邱太三在新竹地檢署任檢察官,見證轟動一時的「吳天惠、蘇岡關說司法案」,因不滿司法院與法務部的做法,他與同事高新武、新竹地院法官謝啟大都遞出辭呈,只不過,他之後加入民進黨,高、謝則投入新黨,現在高與謝兩人已退出台灣政壇,而邱太三則還在政壇打滾。

新任法務部長蔡清祥,在交接前夕被邱太三召見,據說是交代了一些事情。不過,邱太三任內遇到的棘手問題,蔡清祥也會碰上,例如陳水扁的保外與特赦,邱太三幾乎慘遭獨派痛罵,連同黨立委高志鵬都痛批過「與藍營部長有何不同」;被罵到狗血淋頭時,邱太三也曾以「不回應幹話」反譏,甚至批陳致中是「最沒資格批評他的人」,外界則盛傳他說,「我就是得罪阿扁才被換掉。」

同婚、死刑爭議動輒得咎,關乎民進黨選戰勝敗

同性婚姻,爭議不小,是在野黨準備砲轟的標的,也攸關民進黨選戰勝敗,邱太三因曾在憲法法庭表示,《民法》是依照「我國人民數千年形成的社會規範跟機制」制定,婚姻由一男一女組成,並不違憲,被網友嘲諷是「千年部長」。

重要的死刑執行問題,邱太三表態「沒說不執行」,但也沒說會執行,他認為執行死刑要慎重,台灣終極目標是廢死,以及不要在憤怒下倉促執行;雖言之鑿鑿,但聽者藐藐,與台灣此時的民意差距甚遠。種種壓力,到選戰緊鑼密鼓階段,很容易動輒得咎,或許,離開是非之地,對邱太三與蔡政府是好事一樁。

總之,近幾任法務部長,從馬政府時代的王清峰、曾勇夫、羅瑩雪,到邱太三,都很難為,或許司法不被人民信任才是大問題,他們都說要改革司法、清除敗類,但法檢喝花酒、不學無術、翹班、亂判等,無奇不有。問題是司改卻只能嘴上談,實際上都做不到,邱太三可能有他的問題,但他似乎已經盡力,其他的,就給後人寫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