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葉教授」轉進教育部 用法律柔性處理拔管案

焦點人物

外界認為這次內閣改組一定會撤下內政部長葉俊榮,沒想到他卻轉接爭議最大的教育部長,跌破各界眼鏡。(攝影/黃威彬)

因為台大拔管案風波已「陣亡」潘文忠、吳茂昆兩位教育部長,讓誰來接任成為棘手問題。沒想到,多次內閣改組都被點名的內政部長葉俊榮,原以為在最近這波大換血中會「畢業」,結果卻峰迴路轉從內政部長轉任挑戰度更高的教育部長,讓外界最為驚訝。

行政院長賴清德在12日的內閣改組記者會上,第一個宣布的就是教育部長人選,足見賴清德對他的重視。只是教育部從幼教、國教、高教開始,到技職、社教還有體育,這麼多新的領域,對只擔任過台大法律系教授的葉俊榮而言,真的能「挺住」教育部長一職嗎?

第一志願:大法官

葉俊榮1981年畢業於台大法律系,隨後攻讀台大法律研究所、耶魯大學法學碩士,30歲拿到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學涯成就非凡。法律系出身的他,回國後並沒有成為職業律師,反而是在台大法律學系當教授教書,葉俊榮是《憲法》學者,也是環境法專家,1998年起參與國科會永續發展計畫,因而與政府事務結緣;2002年,時任總統府秘書長游錫堃接任閣揆時,力邀他入閣,擔任研考會主委及政務委員,開始進入政府體系。

不過,葉俊榮的友人曾經透露,身為法律人的他,最想做的其實是「大法官」一職。2007年,葉俊榮被陳水扁提名,但因親綠色彩濃厚,所以被藍營杯葛,而與大法官錯身而過。命運本是曲曲折折,雖然沒能當上大法官,重返校園執教鞭的他,仍成功出版一部介紹中國民國憲法的外文專書,享譽國際,也難怪賴清德相當肯定他的學術地位。

教授來管「天下第一部」?

2016年,前行政院長林全找葉俊榮擔任內政部長,當時也讓外界跌破眼鏡,懷疑一位淡離政壇許久的學者,真的能掌管「天下第一部」的內政部嗎?

走溫和改革路線的葉俊榮,上任之初成功化解許多危機,包括苗栗「大埔張藥房」多年的土地爭議,前後6次都親自出面參與協商,最後承諾將重建大埔張藥房,達成和解共識。另外,他也歷經過國際南海仲裁所引發的太平島主權爭議,那時葉俊榮也是親自登島,為南沙醫院掛上門牌,宣示主權之意濃厚。在他的施政中,「教授」影子隨處可見,甚至內政部還創設一個youtube頻道叫「阿榮講堂」,由他化身為「葉教授」,親自解釋各項新政給社會大眾了解。

改革溫吞、不夠果決

賴清德日前也強調,葉俊榮任內完成了許多制度性規劃,包括社會住宅、都更與危老改建法規、國土計畫、財團法人法等,還有因國道警察殉職案,也強化警政治安、提升警消福利,為繼任的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奠定好的開始。

但葉俊榮卻也常常登上改組「觀察名單」被媒體點名下台。

主因包括世大運開幕抗議事件,顯示他警政系統掌控不佳,世大運結束後,又發生前役政署長林國演強闖崗哨事件;另外,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不當黨產婦聯會案的爭議拖延許久未果,讓外界對他產生「不夠果決」的負面印象。隨著台大管中閔被爆赴中教學的疑雲,葉俊榮也被起底,雖然他直言一切坦蕩蕩,但仍埋下外界對他不信任的種子。

處理台大校長案:葉俊榮的劣勢成優勢?

不難發現,在教育領域經驗都比前幾任部長少的他,除了沒擔任過學校校長,也沒長期待在教育體系裡,甚至還爆出在擔任教授期間短期赴中教學的爭議,讓教育公民團體對他擔任教育部長一職充滿疑慮。教團懷疑這是政治操作,要請台大法律專家來「處理」台大校長案而已,擔心高教體系出生的他不懂幼教、國教,更遑論課綱爭議、轉型正義教育、人才流失等問題。不過,這並不是蔡政府第一次操作讓法律專業人士去掌管不同領域,現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就是一個例子。

其實,有些人倒覺得找溫和的葉俊榮來處理台大校長爭議更好。

首先,台大出身的他能了解台大運作的潛規則,而法律背景的專業,也讓他能釐清台大校長遴選案過程中繁雜的爭議。從他處理婦聯會不當黨產案,選擇不正面衝突的作法就可以看出答案,原本被嫌「軟趴趴」的劣勢,用在已經劍拔弩張的台大校長案,反倒成為優勢,而這可能就是他最後出線的原因。

年底大選將至,教育部長懸宕多時,皆因台大校長案而起,若能成功解決這件事,也能緩和社會對政府的不滿,進而幫助選情。對此,葉俊榮12日也展現魄力,表示短期內一定會用決心與勇氣處理台大校長案,而長期將處理台灣人才外流的問題。

用「浪漫」與「創意」突破台灣教育問題?

「葉部長是一個個性浪漫、充滿理想、又有創新思維的學者,最懂得年輕人的需要。」賴清德用「浪漫」、「充滿理想」形容葉俊榮。外傳行政院會上,葉俊榮經常開啟「授課模式」,對許多政策充滿理想,但實際上能落實的沒幾項,不喜歡的人就會覺得他浪漫過頭,只是,看來小英和賴清德蠻欣賞理想性高的葉教授,認為對於下一代人才的培育,創新的思維不可或缺。

教育部長這職位如被詛咒般,不是讓人坐立難安,就是坐不久,在出缺一個多月後終於補實。短期內,葉俊榮的第一道關卡就是看他能否妥善解決台大校長案,但長期的台灣教育發展規劃,對他而言,可能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