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半導體大基金要增資抗美 當年卻栽在台灣這家公司手上

產業動態

中國官方為達到晶片獨立自主擴大海外併購,卻在丹麥TOPSIL公司一案被環球晶智取。(圖片來源/ Wafer World, Inc臉書)

美國總統川普在4月份宣佈禁止美國廠商向中國電信大廠中興通訊供應晶片、天線等零組件7 年,重創中國的半導體產業信心,紛紛出現許多檢討的聲音,在此同時,中國媒體傳出負責在全球併購以達到中國發展芯產業(即半導體)的國家集成産業電路基金要再增資五千億人民幣,準備抗美,但外界較少注意到的是,這個集中國國家力量、集資近1千億人民幣的基金,曾經在海外併購輸給台灣一家「小」公司一一中美晶的子公司環球晶。

時間拉到2016年,雖然2025製造還沒完全定調,中國國發委早已將中國自製晶片當成國家目標,往海外四處購併成了主要策略,主導就由擁有近1000億人民幣資金,靠中國電科、紫光通信、中國移動等企業在2014年集資成立的「國家集成産業電路基金」,照台灣用語叫「積體電路發展基金」。

中國尋求晶片獨立,四處海外購併

2016年「國家集成産業電路基金」目標放在矽晶圓貨源的獨立自主。一位半導體公司董事長指出,全球排名第一、第二名的矽晶圓商分別是日本的信越及勝高,第四名是德國的公司,第三名是美國,中國怕將來需要供貨時,這些公司都會聽美國的,因此瞄準了SunEdison 半導體。

這家半導體剛好也被中美晶的子公司環球晶看上。一位中美晶的高層表示,經過仔細評估,SunEdison在全球各地的廠,與客戶的分布,和環球晶重疊性不算高,合併後有綜效,而且合併完環球晶就會變成全球第三大矽晶圓廠,於是董事會決定開啟併購程序。

但問題沒那麼簡單,競爭對手中國「國家集成産業電路基金」,亦被稱為「大基金」資金比環球晶多好幾倍,而且以中國基金在海外併購習慣,常常向賣方說「競爭者出多少錢,我們就往上加X%」,或者照慣例「只要競爭者出價,我們要求永遠比對手多一次出價權」。

然而這個案子眼看不是中國基金的對手,環球晶出價次數小心謹慎,但是卻發生怪事,環球晶最後一次出價後,由於中國的「大基金」背後是中國發改委,但中央卻遲遲沒有新的出價,再加上SunEdison不想賣給大基金,於是,大基金的代表找上環球晶談判。

併購美晶圓廠失敗,台灣公司變全球第三

環球晶的高層說,「對方提出,要不然,你們買其中的ABCD幾個廠,我們買它DEF幾個廠,我們不要,和我們兩次談判一次在101大樓,一次在上海。」中國方面擔心以後拿不到晶圓,據可靠消息來源表示,環球晶的董事、中美晶的董事長盧明光向對方說,「我是個生意人,只要價格合理,我就會賣給你。」

由於大基金的高層反應慢,最後環球晶順利併購SunEdison,消息公布後竟收到大基金的談判代表打電話來說,「不要忘記我們的善意。」想提醒環球晶中方不是買不起,而是還沒來得及出價,另一方面環球晶應遵守諾言,出貨給對方。

其實這不是環球晶第一次擊敗比自己大好幾倍的中國基金,就在同一年,2016年上半年,一家丹麥半導體公司TOPSIL併購案上,環球晶遇到的是上海矽産業投資有限公司(NSIG,也是資本雄厚的中國海外併購基金)。

然而NSIG向丹麥TOPSIL使出絕招說,「台灣出多少,我們永遠還要有一次出價的機會!」

因此,環球晶決定按兵不動,免得TOPSIL董事會決定賣給誰之前,價錢已經被抬高許多,等到TOPSIL在丹麥當地開股東會當天,丹麥時間早上九點,股東大會開會前半小時,環球晶突然出價。

上海時差來不及開會,出價輸給環球晶

環球晶研究得知,NSIG對海外併購基金是來自中國的發改委,若只是加價5%不用報告,但若要加價30%就得報告,結果,中國上海那邊因為是下午三到五點,找不到所有的委員一起開會決議,使得TOPSIL的股東們在股東會上空等中方出價。

一位環球晶高層透露,丹麥那邊股東會開了3小時還沒見到中方出價,有65%的股東說「不要再等了!因為價錢已經往上加了。」就這樣,TOPSIL經過股東大會點頭同意賣給環球晶。

NSIG基金當然不干心,抗議說要提告丹麥公司的董事,訴求股東會決議無效,結果丹麥商務部經過一個禮拜的裁定,認為TOPSIL股東會有效,環球晶也在一年內兩次智取中國的科技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