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電音三太子」搬上國家音樂廳 施振榮說「他」是台灣的聲音

藝文

李哲藝:希望古典音樂台灣化,台灣音樂古典化。(圖片來源/ 李哲藝音樂簿臉書)

一個是過去3年幫台北101跨年煙火音樂編曲,多年來音樂創作始終堅持「台灣人創造的音樂,以台灣為素材」兩大元素,甚至還把「電音三太子」搬上國家音樂廳的金曲作曲家李哲藝;一個是提出微笑理論,退而不休的台灣電腦品牌教父施振榮,兩個人近來頻頻在藝文上擦出火花。

談到退休後的「藝文第二人生」,施振榮透露,近期先後接下「Tainwan connection」樂友會會長、雲門基金會董事長、灣聲樂團後援會會長,「新的任務是啦啦隊隊長」,未來更要推動以台灣的聲音來做台灣新年音樂會,如同藝文界盛事,有上百年歷史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施振榮說自己新的任務是啦啦隊隊長。(攝影/呂俊儀

作曲家李哲藝:希望古典音樂台灣化,台灣音樂古典化

去年中施振榮發起「鹿港映象交響詩」活動,邀請李哲藝替家鄉創作在地文化特色樂曲,今年3月間施振榮夫婦更受李哲藝創辦的灣聲樂團之邀,在其名人系列「Stan哥&Stan嫂的音樂情緣」非典型音樂會上擔任主角,8月25灣聲樂團音樂會也將安排「鹿港映象交響詩」以交響樂演出世界首演。

用古典交響樂來演唱台灣味的樂曲,李哲藝有感說,很多國家為轉播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花上百萬權利金,「但是我們為什麼要過維也納的新年音樂會?」「為什麼不能做一個台灣自己的新年音樂會?」

「他是台灣的聲音」,施振榮說。李哲藝進一步介紹,灣聲樂團只演奏兩種音樂,一個是台灣人寫的音樂,不管台灣作曲家,或改編都屬於演奏範圍;另一個是以台灣為素材的音樂,即使全世界作曲家以台灣為素材所寫的音樂我們也演奏。希望以台灣為基礎往世界發展。

選擇古典音樂演奏台灣音樂,李哲藝說明,樂團精神希望能把古典音樂台灣化,台灣音樂古典化,由於古典樂是全球公認音樂藝術層次最高的表現方式,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不演奏古典音樂,台灣音樂藉由古典音樂方式被演奏,很容易就能站上國際舞台,在各式場合被看見。「古典音樂是一個國際平台,放諸四海皆準」。

施振榮也補充解釋,音樂是一種語言,就像用英文來詮釋台灣的故事,透過李哲藝的樂譜,全世界作曲家以這個譜做出來的音樂,就是台灣的聲音,這是國際語言,比其他樂器更容易在國際上傳播。

施振榮推動藝企合作,展開「藝文第二人生」。(攝影/呂俊儀

施振榮:軟實力不是用講的,要做出來

施振榮2011年到2016年間擔任國藝會董事長職務,期間推動藝企合作,希望讓藝文生態生生不息,而宏碁第三次再造步上軌道後,他再度退居二線,也展開「藝文第二人生」,他笑說,「以前沒跑過三點半,退休後反而經常趕七點半(藝文活動演出時間)」。

尤其,近期剛接下雲門基金會董事長,也出任文化科技發展聯盟的總召集人,「我做這些事大家不要覺得奇怪,這是我的責任,雖然是義務、無給職,承蒙大家看的上」,施振榮也笑說,這對我健康也有幫忙。

然而,台灣積極推動產業轉型,軟實力成為新顯學,施振榮也說,軟實力不是用講的,要做出來,硬實力台灣沒問題,軟實力附加價值更高影響更大,雖台灣具備這個條件,但如何作?是否有這個舞台?文化發展聯盟就在推動此事,有人提出此想法,「我不怕死就先走在前面,做出來效益多少,需要很長時間,但若大家都觀望,就無法累積經驗能量」。

李哲藝也以自己過去幫台北101跨年煙火做音樂為例,「3年來101煙火在YouTube上加總點閱率,超越20億,這就是軟實力」。他有感,台灣音樂放到101煙火秀中,可以讓全球看到與聽到,「這不是一般經濟或政治可以做到的結果」,文化藝術做這件事變的很自然,而且傳播力更快。

台灣在國際場合,國旗、台灣不能放,但「文化沒有大小國,用政治力與經濟力與其他強權比一定輸,若以文化力量相比,每個國家民族文化都是獨特,無法分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