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成下一個被「割韭菜」的對象?專家教你三招看懂財報異常跡象

公司治理

企業的財務報表是企業對外溝通很重要的管道和工具,但往往魔鬼也藏在其中。(圖片來源/pixabay)

企業的財務報表是企業對外溝通很重要的管道和工具,外界靠著財報解讀或監督公司的營運狀況,不過,好的財報像化妝鏡,但不好的財報像照妖鏡,光是今年就有2家公司因財報不實下市櫃,少數不肖公司甚至會作假帳,連最專業的會計師和承銷商都能騙過去,何況是投資人或獨立董事。

「好的會計查核報告,應該是健康檢查報告,」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服務部營運長涂嘉玲感嘆地說,近幾年爆發幾件企業財報虛偽不實的案件中,其實有幾位簽證會計師都是業界相當資深、且聲譽良好的會計師,卻因為這些事情在職業生涯上留下污點,「有時候如果不要怕尷尬,多追問一個問題,就能避免很多問題。」

會計師三招教你看出財報的蛛絲馬跡

事實上,企業財報造假要「天衣無縫」也是不容易,公司虛假財報或營運出現狀況時,或多或少都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涂嘉玲表示,她一定會要求旗下團隊特別留意 「財報好到不正常」、「與產業變化逆向」以及「新產品低技術風險卻高毛利」三大跡象,當出現這些異常訊息時,就要對公司進一步提出合理的質疑。

首先,企業的財報數字與同業相比,是不是漂亮到有些不太正常?涂嘉玲舉例,過去有一間食用油公司規模是同業中最小的,也沒有採購利基,但產品的毛利卻遠高於同業,且毛利率的波動起伏相當劇烈,結果最後竟爆發油品摻雜劣油,當時異常的毛利率表達的就是這間公司不斷在壓低成本。

第二,企業是否和總體經濟大環境背道而馳?舉例來說,2013年歷經金價崩跌,然而某間貴金屬回收企業L公司的營業利益,在主要同業通通都呈現虧損狀態時,反而呈現正數,之後也爆出財報不實的負面新聞。

最後,涂嘉玲提醒,「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當一間公司的新產品技術能力低、風險也不高,然而毛利率卻異常地高,這時候就要當心。她舉例,過去有數十家企業老闆涉入以循環假交易的方式,製造業績大幅成長的假象,其實從當時的財報上可以看出那一段時間內,該公司某些產品沒有特別升級的狀況下,營收突然大幅增加。

曾經擔任企業獨董的香港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台灣主席駱秉寬也指出,自己曾親眼見證了企業虛增營業收入情況。他回憶,曾經受某間企業董事長之邀擔任公司獨董,該老闆一再跟他保證公司的貨款一定能全部收回,某次他到中國深圳要領取貨款卻沒有錢,那人才告訴他錢都在香港,而決定要不要匯錢的人其實在台灣,他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人只是人頭。」

企業內稽內控好不好,是公司治理第一步

而這些過程在財報上若不仔細在財報中尋找,確實難以看出,駱秉寬說,投資人看財報喜歡看EPS(每股盈餘)和淨利,但如果企業的營收造假,其實關注這些數字也沒有意義,大家應該更進一步觀察企業的財務比,像是負債比、流動比,及應收帳款等指標有無出現不合常理的大幅波動。

對於近年來愈來愈多公司造假財報,創投界大老、玉山科技協會理事長王伯元認為,事實上公司內部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監督力量叫做「內稽內控」,卻一直被市場給忽略。

「以我過去經驗,稽核報告常常流於形式化,甚至雞毛蒜皮的事情,例如辦公室燈沒關,還是圖章少蓋一個這種事情,」王伯元說,與國外相比,跨國性公司內的稽核人員少說數百位,且組成成員都是各部門的資深員工,對公司各方面國際化有深入了解,相對來說,台灣企業的稽核人員明顯不足。

其實財報除了除弊,若好好運用也能興利,像是1940年代的麥當勞兄弟,就是從財報中發現麥當勞賣最好的產品是漢堡,進而調整產品品項從25樣減少為9種,大幅提高了獲利,最終還形成了跨國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