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對北約感覺芒刺在背 北約對川普卻是痛心疾首....

國際政治

川普威脅要退出北約組織,圖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秘書長史托騰柏格和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源/NATO臉書)

普丁是希望分裂北約的,但粉碎北約的願望,突然可能由川普來完成,歷任美國總統及其國安團隊精心謀劃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會瓦解的理由竟然是因盟邦支出太低搞不定,歷史可謂極其諷刺。

比利時布魯塞爾近期突然引發一場巨大的國際地震,美國川普抱怨北約盟邦支出太少,而美國竟然得負擔北約90%的支出顯然不合理,北約各國若不將北約支出揚升至GDP的2%,川普揚言:美國會選擇退出北約,雖然沒有必要。

川普的舉動不僅震驚北約盟邦,甚至批評作為歐洲最大經濟體的德國,德國的國防經費僅為其GDP的1.25%,遠低於美國的3.3%,德國已經變成俄國的俘虜,德國總理梅克爾僅能嚥下這口惡氣且低調的回應:德國一向決策獨立自主。然而,北約峰會結束後,「聯合公報」的聲明仍送給美國一份大禮:北約成員國一致同意2024年會兌現軍費開支佔各國GDP2%的承諾,川普在布魯塞爾獲得外交勝利,興致高昂地凱旋回華盛頓白宮。

先從北約歷史開始談起

向來標榜自由主義的國際關係學者普遍會痛罵:川普瘋了!北約怎麼會演出這麼荒唐的戲碼?還是得從北約的歷史背景開始談起。「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簡稱北約)成立於1949年,北約之所以成立是想防範蘇聯東擴的威脅,莫斯科為對抗西方資本主義陣營,針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也成立「華沙公約組織」相互抗衡,其時代背景成為好萊塢各類諜報片的靈感來源。

隨著蘇聯解體及冷戰結束後,北約並未隨著蘇聯的瓦解而解散,反而逐漸的進行擴大,其範圍甚至擴張至東歐地區,美國藉著北約施展其全球性戰略,維護其國家安全及利益。當然,北約到底是不是過氣組織?日後究竟該何去何從?川普因盟國付費低廉而揚言不玩北約,正中北約各國的下懷,安全問題始終對歐洲整體穩定影響最鉅。

北約從過去蘇聯的軍事威脅,擴散到全球恐怖主義、能源安全、全球暖化、疾病、網路攻擊和大規模殺傷力武器擴散等。但對於俄羅斯而言,北約才是對俄羅斯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因此俄國方面極力反對北約持續東擴,雖然在相關措施及制度的建立下(如北約-俄羅斯理事會),俄羅斯的態度有所軟化,普丁出席北約峰會也談笑風生,但斯拉夫人始終對北約仍存有疑慮。

當俄羅斯還沈溺舉辦世足的喜悅...

2007年美國總統小布希提出在波蘭及捷克,設立飛彈防禦系統的計畫,再次燃起俄國不滿的情緒,除了重申反對北約東擴的立場之外,並揚言欲將攜有核彈頭之飛彈瞄準歐洲,俄羅斯國會也通過退出歐洲傳統武力限制條約的法案。到了2014年,俄羅斯因烏克蘭內戰而強力吞併克里米亞半島引發國際社會譁然,位於北歐的芬蘭與瑞典兩國,也開始考慮是否尋求加入北約,北約北擴會讓莫斯科的國際孤立處境,更加雪上加霜。

俄羅斯還在沈溺於舉辦世界盃足球賽事的喜悅,尚不知莫斯科當局對北約這齣鬧劇的評價。不過,對俄羅斯強人總統普丁來說,斯拉夫民族向來有反對北約的意識形態,北約並非是歐洲自由秩序的守護者,而是墮落西方的武器,更為壯大俄羅斯的主要障礙。是以,普丁是希望分裂北約的,但粉碎北約的願望,突然可能由川普來完成,歷任美國總統及其國安團隊精心謀劃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會瓦解的理由竟然是因盟邦支出太低搞不定,歷史可謂極其諷刺。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