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多少張淑晶們?三年漲租八成想搬家 給紅包還遭惡房東毒打

社會議題

不少人買不起房只能租屋,卻因此遇上惡房東、爛室友。(圖片來源/pixabay)

被稱為「惡房東」的張淑晶日前遭判八年兩個月徒刑,讓不少民眾叫好,但實際上,在內政部所粗估的全台三百萬租屋人口當中,背後可能還藏有更多「張淑晶們」。今年28歲的Bella因為不堪二(惡)房東在三年內調漲房租八成,全家今年三月雖想偷偷搬離,卻被逮個正著,父親當場被飽以一頓老拳,還得給對方紅包,如今只能伺機再度闖關,「大家都叫他(房東)大仔,他跟警察也熟,……連里長都說不敢介入。」

你也遇過惡房東或爛室友嗎?根據人力銀行統計,高達四成五(44.63%)的上班族都曾遇過租屋糾紛,其中,有17.36%來自房東,15.7%是因為室友,另外11.57%兩者都遇過;被問起處理租屋糾紛的方式,多數會選擇息事寧人、搬離住處,其次為走法律途徑,最後才是自力救濟、悄悄蒐證。

曾遭遇房東不合理對待的受訪者,以電價收費過高為最大宗,接下來依序是不准房客報稅、室內設備損毀卻不維修、房東任意進出檢查屋況、用各種名目強扣押金;與室友的糾紛部分,則以對方衛生習慣差最多,其次則是大聲喧嘩或製造噪音、帶朋友過夜、作息日夜顛倒影響他人、不照規定打掃公共空間等等。

34歲的董先生就遇上一位衛生習慣極差的女室友,用過的碗就丟到流理台,可以一放五天以上都不洗,削完水果後就把果皮留在流理台,平時更不會順手清理水槽、垃圾,導致廚房孳生細菌和臭味,久而久之,公共環境變得超級噁心;後來房東巡屋發現廚房髒亂,沒想到該名女室友竟然做賊喊捉賊,先指責其他人都不整理才導致環境髒亂。

董先生說,疑似從事直銷工作的女室友不時還會帶一群朋友回家,深夜在客廳開會討論公事,大聲喧嘩擾人清夢;甚至曬衣服時,還會直接把其他室友未乾的衣服亂丟,晾上自己的衣服。種種脫序行為最後引起公憤,於是,女房客跟董先生和其他室友大吵了一架後,選擇搬走,這才結束一場鬧劇。

三年漲租八成,想搬家被惡房東打還得給紅包

由於買不起房,許多年輕人只好過著蒲公英般的生活,難以踏實。狀況、運氣差點的,甚至得忍受房東的春天後母面──東西自然損壞不修、合約到期隨時趕人等等──但更慘的,莫過於遇到一名真正的惡房東。

談起惡房東,Bella還有點怯怯地,她說自己原本與家人在三重租屋,由於三口人住小套房有些擁擠,三年多前便決定搬到大點的地方,「那時候爸爸的朋友就推薦,她兒子在泰山有棟三層樓的透天,可以租給我們二樓,一個月租金只要五千元,怎麼知道後來會那樣……。」

她回憶,搬進去後,雖知道了對方是二房東,無法擬定正式合約,但當時有著一層相識的關係,倒也不疑有他,沒想到短短四個月,對方就開始要求漲租,三年間更一度漲至一萬元,「後來我們跟他說,真的沒辦法,付不出來了,他才降到九千元,但我做兼職工作的,父親又打臨工,有時候狀況不好,也實在繳不出來,只能到處去借錢湊房租。」

更令人困擾的是,二房東平時喜歡找一群朋友在一樓喝酒划拳,聲音吵雜不說,連個性都相當火爆,深夜關起門來的巨大聲響幾乎整條巷子都聽得見,「我現在小孩剛出生,還在醫院,根本不敢想他回來會怎樣,我們大人都會嚇一跳,何況是那麼小的小孩。」Bella一臉無奈。

然而,今年三月的某天,Bella一家終於下定決心,打算偷偷搬離,卻發生一件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那時候我們新的地方都找好了,搬家公司也叫了,沒想到下樓的時候被他(二房東)發現,他馬上衝過來打了我爸爸幾十拳,我因為懷孕不能去擋,只能在旁邊哭,結果後來他上樓還要求我們給他紅包,實在沒辦法,爸爸最後只好給他六百塊。」

「他當然不讓我們搬走啊,他跟真正房東租一個月一萬五千元,三樓兩位房客租金各兩千元,我們一家九千元,等於他每個月只要給房東兩千元,我們一走,他就繳不出來了,……後來我們去找他媽媽(Bella父親友人)溝通,結果她都在替兒子說話,根本沒有用。」Bella說。

那怎麼不請求協助呢?被問起多數人第一時間的疑問,她當下更無奈了,「我聽大家都叫他大仔,是不是什麼背景我不知道,但他跟警察熟,報警只會更慘。我們有找過社工,想去請里長幫忙,結果一聽是他,連里長都說不敢介入。」

「……,之後就帶一點東西走吧,很多只能放著了,我們應該會搬得遠一點。」如今,因為小孩出生,她已下定決心,打算盡快存下一筆錢,再加上一些政府的補助,不久後一定要重新找到機會,一家偷偷搬離惡房東的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