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們就像掉進水裡相互拉扯 社會需要從小事開始跨越鴻溝

社會議題

西日本受災,死亡已經超過225人。(圖片來源/倉敷市社会福祉協議会,下同。)

年金改革的目的在於創造更公平的社會,並避免基金破產造成社會無法承擔的傷害。然而,迫不及待的改革遭遇執行的粗糙與應力之後形成板塊擠壓,迅速造成社會嚴重的鴻溝。以至於公平社會的下一步絲毫看不到喜悅、希望。

公平的社會理論上會為社會發展提供更健康的生態與機會,然而真實的情形是社會掉入極為具體、更為細膩、明顯、無處躲避的對立矛盾之中。家族同鄉會、同學會甚至親人都裂成兩塊,也就是被改革者和改革者眼中的加害者。

「噤聲」的社會

在社群、族群中稍一不慎就引起戰火,為避免傷及無辜,許多人只好選擇噤聲。社會的信任,以及建立在信任基礎之上的事情也跟著退縮。

這些事情加上政府對農產品接連崩盤的輕忽與失職,又不面對結果負起政治責任。拔管、大學宿舍攻侯案,無一不流失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原本可以一體兩面,促成社會進步的事情,也逐漸因為缺乏信任失去了調整社會機制的可能,綑綁了社會進步的力量。

情形一如香港社會評論家所言,台灣正掉入裂解的危機。

許多人關心台灣消費能力衰退,許多名店連鎖店陸續關門。台灣經濟力衰退,政府則發布各種指標,強調情況並不糟糕。然而這些說明,卻又進一步讓人覺得背離人民的現實感受。

然而更令人覺得憂心的是社會信任降低,更嚴重衝擊的是造成社會力衰退。除了企業,台灣社會生命力旺盛。原因之一正是強大的社會力。

社會信任動搖,衝擊社會力

當社會信任日漸動搖,由公民倡議、尊賢、悲憫,混合社會資源的動員與連結形成的社會價值迅速裂解,演成社會力的衰退。

慈濟內湖開發案停住了,但停住的不僅是開發案。是許多人對慈濟的信任,以及慈濟人對台灣社會信任。

花蓮地震的捐款退還事件更加明顯。原本慈濟家鄉受災,受災戶極希望慈濟能出面主導重建。但幾番操弄,慈濟勇於任事的態度轉為不再強行出頭而是尊重政府。面對下次災難,同時也是年金改革之後,台灣社會的善性力量會如何呈現呢!

跨越藍綠做好人

這幾年好人運動面對農產崩盤,總是能夠有效發動大家跨越藍綠做好人,幫助農民度過難關。同時也發動成救災的大型物資與家具捐贈系統。然而,我們強烈感受大家對吳音寧、以及後續對吳音寧處裡的不諒解。大家認為農民雖然可憐,但政府失職是農民受苦的主因。既然是政府失職是主因,主因不改變,投入再多也是枉然,何必做傻瓜。

其他事情也一樣。任何積極的作為,都可以輕易被對立懷疑抵銷。

這次西日本受災,死亡已經超過225人,「倉敷的災區目前有2700名撤離人員,8000戶房屋失水,修復工作主要是清理房屋,災難垃圾的出現是核心。 由於天氣極端炎熱,志工活動時間有限,疲勞程度也很大,讓人擔心志工的短缺。

大部分供水將在24日恢復。即使在廣島縣,岡山縣,愛媛縣的其他地區,在同樣的情況下,預計未來的恢復工作將會延長。

清潔和修理房子後,直到重建生活為止,會需要一些時間。

從小事開始跨越鴻溝

台灣社會彷彿陷溺迷醉在自己爭吵、鬥爭、自艾自憐之中,失去了看見旁人不幸遭遇的能力。台灣社會公平不會因為年金改革立即實踐。但是,當我們為追求社會公平進行年金改革、追索黨產、推動轉型正義付出行動與行動的代價時,我們必須能夠望見更遠的願景,以及更能感受得到的社會實踐。

當今政府顯然不擅長此道。台灣內部仍有許多事情可以重建大家對政府以及社會的信心。把每個城市都有上下班嚴重塞車的路段需要改善,每一個縣市都有老舊鄉村房子需要翻修。好多小事需要落實改進。這些關係人民生活事情的改善,會讓人民感受到愛民的誠意。

這些誠意會成為領導國家的精神。國家有精神,人民就不會渙散。不跨過這個鴻溝,大家就像都掉進水裡爭先恐後相互拉扯,不顧犧牲別人性命的惡魔。國之將滅必有妖孽。妖孽就是這樣生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