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民到美國大使館網站求救:黑心藥商讓我對國家失望透頂

國際財經

中國一類疫苗為公費疫苗,強制3個月至6歲的兒童施打,這些公費疫苗多被奸商壟斷、造假,施打疫苗死亡或致殘的兒童家長經常申訴求償無門。(圖片來源/Pixabay)

中國長生生物在7月11日遭老員工實名舉報公司資料造假,經媒體密集披露黑心狂犬病、百白破疫苗弊端,引起李克強總理批假疫苗突破道德底線、習近平下令嚴查到底,結果7月23日長生的董事長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員,依法採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

涉案公司主管是抓走了,但是,跟2008年毒奶粉事件相同,中國仍然打壓受害家長在網路上對假疫苗的批判,甚至有些抗議假疫苗的受害家長被公安帶走。在自由民主的台灣,不會出現這種荒謬的情況,衛福部設有申訴專線和接種疫苗受害救濟給付機制,至今已有幾百位申請人獲得給付,幸好台灣立院沒有通過服貿協議,中國假疫苗、假藥才無法長驅直入,荼毒台灣人民。

黑心疫苗毒害幼兒,中國網民無助到美大使館網站求救

可憐的中國父母根本不敢去失職失能食藥監部門、殘酷不仁的公安警察部門申訴求情,即便透過微信、微博批判政府、藥商,也被刪文、切斷網路線、可能被公安帶走,在申訴無門的情況下,只能紛紛上微博美國大使館網站求救:「對國家失望透頂!假疫苗我沒有辦法原諒!」悲憤的網友指出,那麼多的檢測部門,從車間到小孩的身體,疫苗得經過5-6個部門的檢測,居然還能進去小孩的身體!這群垃圾,沒有一個有職業道德,有責任心的!」。

這些網友沉痛的指控說明,廣大民眾對中國政府紛紛表示徹底失望,對安全事件表示不原諒,就是黑心企業大賺黑錢、就是執政黨共黨的失職、不作為,才會讓這些假疫苗毒害了中國下一代。

7月中旬事發至今,官方尚未通報疫苗是否補種

甚麼叫做不作為?到現在,中國食藥監部門對疫苗效價不合格的原因、資料造假部分,涉事批次疫苗的使用數量,以及對接種過疫苗者該不該補種等情況均未通報。

長生生物生產的25.26萬支「效價不合標」(無免疫效力)的百白破疫苗被銷往山東;武漢生物生產的40餘萬支同類疫苗被銷往河北、重慶,媒體指問,65萬支不合格疫苗被使用了多少?到現在,食藥監部門還沒有給個準確數字。

長生2015年壟斷1/3的「百白破」市場

民眾也絕對不能原諒長生生物,一致認為這家黑心企業應該讓它倒閉,該公司董座高俊芳被起底,身家一度高達67億人民幣(約315億台幣),當了疫苗女王15年的高俊芳把長生變成了家族企業,她的兒媳常在微博炫富,充滿她買的直升機、豪車、名牌包。

翻開2015年財報,長生「百白破」三合一疫苗批簽發量約562萬人份,位列公司在售6種疫苗產品之首,足見其重要性,中國一年新生兒約1600萬,長生占比高達1/3,這種超高占比說明長生為這類疫苗的壟斷企業。

甚麼叫做失職?短短14年的時間,中國就累積了9起 問題疫苗事件,在2005年、2017年及今年,已經「3度」被檢驗不合格。

再來是,對違法企業的處罰過輕,與其非法所得完全不成正比,對長生僅罰款344萬人民幣,和一年營收17億元相比,九年一毛,這些都叫做官員失職,

2008年CFDA協調司司長孫咸澤因毒奶粉事件遭記過處分 ,   
2012年8月孫咸澤升任藥監局副局長、藥品安全總監、總管疫苗。

中國CFDA編制僅500人,美國FDA多達5000人

第三,食品藥品監管工作人力嚴重不足,2016年山東問題疫苗事件後,人口14億的中國食藥監(CFDA)具有藥品檢查資質的人員不到500人,但藥品生產企業有5000餘家,40萬家藥品零售企業,很難全方面監管。反觀,人口3.3億的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工作人員有5000人以上,管理新藥實驗、申請等事項。

第四,官商勾結的問題嚴重。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馬亮指出,深究長春生物的國企改革和市場上市過程,其背後存在明顯的利益輸送和違規操作。

既然疫苗企業存在資料造假、偷工減料等諸多弊端,中國父母可以不為自己的寶寶注射「百白破」?答案是不可以,像這次出事的百日咳、白喉、破傷風三合一疫苗,須給三個月大至2歲的嬰兒接種,如果沒有打,就上不了幼稚園和小學。

中國一位任職保險公司的媽媽:「一類疫苗是國家強制要打的,如果小孩不打的話,衛生所還會來家裏問,怎麼不去打。而且小孩3歲上幼兒園時,要交材料,裏邊就會有打疫苗的記錄。如果沒有打,或者打的不全,會影響上幼兒園的。」

在中國,疫苗主要分為兩類,一類疫苗和二類疫苗。一類疫苗是由政府免費向公民提供,均為學齡前兒童必須接種的疫苗,由各省政府進行預算、招標採購,各廠家之間的價格差別不大。

疫苗採購完成後,會統一分發至各疫苗接種點,適齡兒童可免費接種的疫苗。一類疫苗有11種,除了此次疫苗事件中涉及的百白破疫苗外,還包括新生兒出生必須接種的卡介苗、脊髓灰質炎疫苗、乙肝(B肝)疫苗(小兒麻痺疫苗)、麻風疫苗、麻腮風疫苗等。

二類苗由公民自費並且自願受種,由各疫苗接種點自行採購,定價也比較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