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父母就算有錢 也買不到進口疫苗

兩岸

中國65萬支不合格國產疫苗幾乎全部打進6歲以下幼兒身體中,恐慌的父母想買進口疫苗,卻難如登天。(圖片來源/Kadena)

中國國產疫苗又出事了,這次出事的是65萬支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傷風)疫苗,這是一種針對百日咳、白喉和破傷風的三合一疫苗,強制接種人群是3個月到6個月的小嬰兒。

台灣免費的幼兒疫苗全部來自歐美知名大藥廠

因此,很多中國父母對國產疫苗不信任,深怕打了黑心疫苗,唯一的寶貝重則會死、輕則出現長期咳嗽感冒、發燒等副作用、想找其他替代品,近年確實有些中國民眾到台灣和香港打疫苗。不過,台灣疾病管制署24日表示,台灣幼兒疫苗多是公費,且接種對象限定必須是中華民國國民或者父母雙方有一方持有居留證者;且礙於2年保存期限問題,幼兒自費疫苗存量少,即使陸客來台自費可能想打也打不到。

比起大陸85%的自製率,台灣疫苗自製率很低只有8%,除了少數流感疫苗外,92%的疫苗全部倚賴進口,上小學前,幼兒一定要打的免費疫苗,全部來自外國大型藥廠,包括卡介苗、五合一、C型肝炎等指定疫苗,需打完指定的疫苗,繳交疫苗本給學校,才能上小一。

外國疫苗想進中國,比登天還難!

中國父母若是嫌出國麻煩,不願浪費時間和金錢,會想買進口疫苗,可這比登天還難,就算有錢也買不到進口疫苗,因為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嚴格」的疫苗監督體系,對進口疫苗的審批更是把關嚴密。

據中國現行的《藥品註冊管理辦法》,進口疫苗被批准國內上市之前,必須開展臨床試驗,除了臨床試驗外,還要經過1至5年不等的評審時間,才能頒發《進口藥品註冊證》。

這些審批流程的時間成本巨大,而且中國對進口疫苗的評審標準,有時候高到匪夷所思,對中國國產疫苗的審核卻很隨便。

以子宮頸癌疫苗為例,它於2006年在美國上市,此後迅速在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香港、澳門)被批准使用,然而,到2016年中國才准許讓子宮頸癌疫苗進入中國。

中國拖了整整十年的理由?就算醫學界普遍認定,子宮頸癌疫苗能夠預防HPV(人乳頭瘤病毒)感染、而且HPV感染早被證實可以導致宮頸癌,但是中國食藥監(CFDA)卻固執己見地認為,這兩個事實無法推導出「子宮頸癌疫苗可以降低宮頸癌發病率」的結論。

CFDA必須花上更長的時間,收集到子宮頸癌疫苗能夠直接降低宮頸癌發病率的數據才行,但是,自從國產疫苗施打40年來,總共導致中國近200名幼兒死亡、還有一些致殘病例,地方政府只會壓制這些貧窮父母的抗議和申訴,CFDA也沒有深入去收集相關數據,反正中國有14億人口,這些幼兒只是政府力推國產疫苗的白老鼠?死了、殘了也沒有關係?

此外,即使進口疫苗拿到的註冊許可,也並不代表可以高枕無憂,因為進口許可證需要每隔五年展期一次,一不小心,許可證就會失效

CFDA為保護中國肺炎疫苗企業,拒絕輝瑞展期申請

2015年4月,全球最大藥廠輝瑞宣布停止對中國供應沛兒7價肺炎疫苗,因為它的進口許可證過期,而展期申請被CFDA拒絕了。然而,當時更先進的沛兒13價還在緩慢地審批中,沛兒7價是中國唯一的一種肺炎疫苗,斷了就沒有替代品了。

一如既往,CFDA絕對不會說明拒絕輝瑞展期申請的理由,《財經》雜誌援引的分析則認為,這可能是想為中國的肺炎疫苗研發爭取時間。

CFDA不惜任何代價保護中國疫苗企業,而中國幾億的父母都可能成為那個代價,這次事件造成了全國性的、持續三年的肺炎疫苗斷檔;當時不少小孩已經打過一針、兩針沛兒7價肺炎疫苗,最後家長被告知疫苗已經斷貨,原本制定好的後續打針計劃,就只能這樣胎死腹中。

中國法律強力阻擋外國的低價抗癌學名藥、高端疫苗進口

肺炎疫苗只是官方漠視民眾健康的一例,還有就是,中國每年有200多萬人死於癌症,絕大多數癌症病人無法負擔一年數十到數百萬人民幣的費用,但是,中國的法律仍強力阻擋外國的低價學名抗癌藥、真疫苗進口,法院也力行此項最高原則,上海高院正在審理一起「疫苗版藥神案」,因上海美華丁香的門診部使用未經審批的進口疫苗,被判銷售假藥罪,美國輝瑞藥廠的「真疫苗」成了「假藥」,國產的假疫苗都真打進嬰兒血液裡。

上海高院無視被告的供詞:該門診部出具疫苗藥品抽檢記錄、檢驗結果單和輝瑞製藥等公司出具的回函等書證都證明,涉案疫苗無一例不良反應,沒有造成任何社會危害,客戶從中受益了。

這就是14億中國人的祖國,為了壟斷每年5-10億支疫苗、規模150億元人民幣(674億台幣),以及2000億抗癌藥市場的利益,國營特許的製藥企業利益永遠凌駕在人民的生命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