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的選戰打得很丁丁 丁守中策略被柯文哲牽著走

2018選戰

選戰開打至今,雪藏20年的丁守中的選戰打得格外辛苦,連放下身段想貼近年輕人,卻被質疑在學柯文哲。(攝影/黃威彬)

(讀者投書-作者黃國豪。本文不代表《信媒體》立場)

台北市長叮叮參選人丁守中自詡二十年磨一劍,對於台北市長這個大位他準備好了。是的,他可能準備好做稱職的首都市長20年了,但是選上市長的競選過程卻像是2個月的新生兒,選戰毫無章法,似乎一路以來被對手牽著鼻子走。

先回想2014年台北市由國民黨連勝文對上現任市長柯文哲,雖然兩人都沒有地方基層耕耘的歷練,但因當時連家家財萬貫的包袱,讓人覺得「你出生命比我好,含著金湯匙長大已經很忌妒,還把台北市長大位當作伸手就要的玩具」,不要說中間選票集中灌給柯文哲,就連少許深藍以及大部分淺藍的選票也流失掉。

有錢絕對不是罪。想想成吉思汗的館長,平時大方捐錢給辛苦的警消以及弱勢團體,形象正面人氣強強滾。如果同樣地當時連勝文的幕後人員能塑造出一隻黃金陣容團隊,告訴選民「我無法選擇我的出生,但我捨得花錢為台北找人才,走進世界迎向國際化。」讓選民有更理性選擇的空間,或許結果會更不一樣。

候選人同質性高,個人特質大不同

回過頭來看這次的2018,一位學者出身,一位醫生市長。在政治學中,有一種預測投票行為,叫做哥倫比亞學派,意即當選民在投票時,會傾向投下反映出所屬團體的政經地位。而我們知道台北市白領階級居多,對於投丁守中或柯文哲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不像投連勝文時相對剝奪感來得大。

既然同質性高的兩位候選人,為何丁守中民調遲遲追不上柯文哲?最大的原因在於中間選民不知道為何要投丁守中,一個老舊的國民黨推出一個老舊的候選人,整天用傳統批評的口水戰,別說年輕人看得煩,一般人看得也討厭。更何況,台灣時常舉行選舉。

柯文哲三分天下計,跳脫藍綠對抗,以素人之姿囊括年輕及中間選民,而選戰最後棄保效應必然發酵,又有綠營基本盤選票回歸,因此不斷維持與中間年輕選民的連結是其勝選關鍵。無厘頭發言、滑稽姿勢等搞怪kuso是其選戰主軸脈絡下,必然的產物,作畫龍點睛之用。

是其利也是其弊。首善之都台北市作為台灣的龍頭出現了個小丑市長,四年下來台北市民總有種彆扭在心裡,好像說不上多麼不好,也就接待外賓出洋相丟台灣人的臉、領導好像又不太穩定,市府人事不停異動、一個大巨蛋還是懸在那裡……。

市民要求新求變,不是賣萌搞KUSO

市民期待求新、求變、找回首都的光榮感。而具有漂亮的學經歷以及專業市政能力的教授叮叮丁守中是個完美的選項,在市場區隔上理應是個強烈對比,卻不見在這塊作論述包裝和行銷,反倒是跟起柯P在網路賣萌搞KUSO,議題被牽著鼻子走。

更可笑的是,原本就拘謹的叮叮丁守中,放下身段跟著玩年輕人的創意,卻多遭質疑是學柯P、畫虎不成反類犬。誠心建議叮叮丁守中在最後選戰四個月,要好好重新審視整體環境與自己的優劣,重新調整選戰主軸,正確的戰略擬定才有有效的戰術設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