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爸央媽」吵架 人民幣估貶到6.9元

國際經濟

為了降低中國企業債務違約風險,人行23日意外對銀行體系注入人民幣5,020億元的活水。(圖片來源/法新社)

人民幣又貶了!才剛經歷「端午變盤」的人民幣,7月中下旬,再度上演「跌跌不休」的戲碼。美國總統川普接受媒體採訪時,直接以「像石頭一樣向下墜落」形容其走勢。

7月19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價最低來到6.8032元,不僅創下一年來新低,更離譜的是,它在短短3天內,就接連貶破6.7元至6.8元的10道關口。

人民幣走貶,包含新台幣、韓元等亞幣也無一倖免,法國投資機構東方匯理(Amundi)外匯主管闊克(James Kwok)指出,中國經濟實力強大,已成為亞洲貨幣定錨,「人民幣主導亞幣走勢。」

至於對台灣企業會否造成匯兌影響?國泰證期顧問處經理蔡明翰直言,以出口為導向的企業,第2季受惠新台幣貶值,確實有匯兌收益。但根據過去經驗,除非貨幣有明顯偏升或偏貶的趨勢,否則,以現在多空交雜的狀態來說,7月營收乃至於第3季財報,匯率很難影響財報數字。

川普批弱人民幣:這不公平

川普對人民幣走貶明顯表達不滿,並在推特發文表示:「中國與歐盟一直操控匯率,美國則持續升息,美元日復一日走強,我們的競爭力盡失。這不是公平的環境。」藉此指控中國透過讓人民幣貶值的方式鞏固出口,華爾街最具權威的貨幣策略師諾特維(Jens Nordvig)也認為,貿易戰已正式變為貨幣戰。

國際金融學會首席經濟學家、高盛前外匯策略師布魯克斯(Robin Brooks)以2015年人民幣大貶為例,一旦貨幣戰開打,全球證券市場和石油價格可能出現崩盤,對出口大宗商品國家的貨幣打擊更為嚴重,例如俄羅斯盧布、馬來西亞令吉,甚至在骨牌效應下,連累亞洲其他國家。

中經院國際所研究員王儷容觀察,就是中國人行在「放水」,也就是透過定向降準,與動用中期借貸便利(MLF)、鼓勵金融機構購入低評級信用債等措施,讓人民幣因市場機制連帶走貶,不刻意阻擋。

然而,當全球都在收緊銀根之際,中國人行為何仍要倒行逆施呢?

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中國經濟有更深層、更嚴重的問題存在,才「不得不」實施寬鬆策略,拖累人民幣的走勢。而這,要從中國央媽(央行)與財爸(財政部)史上首度的公開吵架說起。

陸債是GDP2.6倍,快還不起

曾任前總理趙紫陽智囊團之一的程曉農接受《明報》訪問時表示,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去年底數據,中國整體債務約人民幣210兆元,是該國GDP的2.6倍,也就是說,中國老百姓不吃不喝、不花任何錢買東西,2年都還不清,「可以說經濟快破產了。」

若經濟前景好,債務還能慢慢還,可如今,中國經濟增速處在下行軌道,加上與美國的貿易戰開打,狀況更加嚴峻。「不是嚴峻到兩個單位扛不住,他們不會公開出來吵,」程曉農說。

止貶訊號:再推寬鬆政策

對照雙方的吵架內容,其實,要挽救經濟不是不行,只是雙方都不想當苦主,財爸想推給央媽,要其繼續放水;央媽則要顧及全國金融體系穩定,要財爸擴大舉債或增加稅收。

與此同時,一旦繼續實施寬鬆政策,人民幣偏弱格局不變,連帶使中國的債務負擔、房地產泡沫越來越大,「(貶值)就是兩面刃,」王儷容形容。

至於人民幣會貶到何時?王儷容認為,央媽不會讓人民幣貶太慘,「副作用會打到自己。」群益期貨槓桿交易部副總經理李宗維則說,中國人行已經多次降準,市場已反映寬鬆政策的預期心理,所以近期有「加速趕底」的感覺,接下來若有任何降息或其他寬鬆的訊號出現,「反而是止貶的訊號。」

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則預估,人民幣今年底將貶至6.8元兌1美元的水準。渣打銀行財富管理處負責人傅敏儀也預測,若國際貿易衝突升高,不排除回測6.9元兌1美元價位。

儘管中國內部有債務問題,但人行持續放水,逼著資金回流股票市場,進入直接金融領域,加上外資持續購入中國資產,今年前5月,外資持有的中國債券金額已較去年增加1倍,輔以A股入摩效應,交易員認為人民幣還是長期看升,「不會貶破7,看到6.8或6.9,就可以進場買。」  

原文作者為王姿琳,本文轉載自《商業周刊》。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商業周刊》,全文連結:https://goo.gl/9mB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