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奶賣進羅浮宮 六角37國平台戰術

產業動態

六角集團旗下茶飲店日出茶太開在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下方,瞄準一年逾800萬遊客人次的巨大商機。(圖片來源/六角國際提供)

7月,六角旗下茶飲店「日出茶太」進駐法國羅浮宮,創亞洲餐飲品牌的首例,1杯珍珠奶茶要價約新台幣200元,比當地的星巴克還貴。

該店就位在玻璃金字塔下方的精品區櫃位,吸引不少歐美臉孔排隊買飲料。六角董事長王耀輝說,該店面耗資新台幣2千萬元打造,如同之前開進捷克布拉格廣場、法國春天百貨等,「我們都是征戰地標,打破歐美系統對外來品牌的藩籬!」

當國內餐飲業者大多選擇先立足台灣,才跨往中國或東南亞,六角的擴張很不同,瞄準國際市場,最近更攻下非洲模里西斯,中南美洲的墨西哥、哥倫比亞等,插旗37國,共6大洲,是台灣餐飲業之最。

六角去年的營收約25億元,毛利率54.8%,創歷史新高,每股盈餘5.02元。其中海外營收占比近6成,來自既有海外市場的店數擴增,加上歐洲、中南美洲的開發。

主軸:快速複製品牌到海外

但版圖越大,也意味著有更多風險。去年,日出茶太的前馬來西亞代理商因使用未經總部核可的物料,六角一夕解除擁有上百家店的總代理合約,不料該業者改牌繼續營業,雙方對簿公堂。即便6月底,法院宣判六角勝訴,卻已付出不少代價。

王耀輝坦言,為了走這條國際化道路,繳交不少學費,「台灣很明顯會走向大餐飲集團作戰的趨勢,我為何這2年特別衝很快?因為必須要冒出來,不然未來會很辛苦,」他說。而近期與中國杭州瑞里餐飲集團簽訂股權投資,取得旗下品牌經營權,就是為了急起直追。

科技業出身的他,認為餐飲業的拓展必須講求效率,如同工廠要提升稼動率。他認為,大多餐飲業的法則是走產品研發、國內展店等路徑,但隨著消費者習性變化快速、人力成本增加,台灣店面開越多,卻很難賺錢。「這不是一條可行的路。」

因此,他將六角定義為國際餐飲品牌平台,用國際系統快速將品牌複製到海外,就像是工廠,可打造多種產品,讓生產效率極大化。「如果一個品牌能像茶一樣,一下子打到很多國家,這樣多好!」

學到什麼?單店合作過關,再談代理

4年前,六角從茶飲跨足餐食,背後盤算是連結各地茶飲代理商,將餐食一併輸出。原先,王耀輝想自行研發牛肉麵,但一年後因營運不如預期收攤,慘賠3千萬元,之後學到教訓,改由代理、委任代理經營等模式重新出發,納進杏子日式豬排、段純貞牛肉麵、大阪王將等,一方面降低新品牌的開發風險,另一面從中學習SOP的法則。

例如杏子豬排先前曾委託其他家代理商開發台灣市場,6年開5家店,之後由六角取得總代理後,1年內開了6家。王耀輝解釋,日本強調職人精神,每家店的廚師長至少要訓練1年半,因此拓展速度不快。但他花了半年時間拆解製作炸豬排的步驟流程,將程序簡單化,「我們做了一本標準操作手冊,日本還來要回去,幫助他們展店!」

隨後,六角在台灣總部成立超過30人的國際部門,挖角漢堡王、麥當勞、酷聖石等員工,從美式餐飲集團汲取經驗,建立尋找各國夥伴、制定合約、物料進出口檢驗、後期管理、品牌發展等流程,將茶飲、甜點、牛肉麵輸出海外。

馬來西亞事件後,六角加強夥伴關係。首先是拉長觀察期,六角國際業務管理處執行副總經理王麗玉解釋,六角進軍新市場,先與當地夥伴從單店合作,經由營運狀況與總部審核,才啟動代理洽談,而在簽約後的2到3年,也會綁定該區的店家數,若是無法達標,便取消獨家代理權。

同時,也在海外子公司吸納外籍人士,深耕市場。六角聘請白人團隊進駐澳洲總部,負責當地產品研發、行銷策略等,增加非華人客群的比例,這讓澳洲從原本五十家店的瓶頸,成長到百家。

未來挑戰?易被模仿、戰線長難管理

六角正在走新的路,將重心放在國際餐飲品牌的代理與授權,這背後,需要的是國際市場開發和管理能力。「這是六角值錢的地方,我們的確是異數,但這種公司才有機會賺更多錢。」王耀輝說。

然而,不少業者認為,六角的戰線拉太長,尤其台灣餐飲對非洲、中南美洲等區域仍不熟悉,若擴張太快,管理恐怕跟不來,再加上手搖茶等產品的核心競爭力仍不夠,被模仿的機率極高,未來變數不少。「只要出問題,也難保能靠當地法律途徑解決,對品牌會是重傷。」一名業者說。

37國的擴張策略,六角創台灣餐飲之先,衝出全球市場,當插旗後,還得擁有橫跨六大洲的管理能耐,就像風箏放出去了,難度在於能收能放,挑戰才剛剛開始。

小檔案_六角國際
成立:2004年
董事長:王耀輝
主要產品:茶飲、餐飲品牌代理
成績單:2017年營收24.9億元、淨利1.6億元

原文作者為李雅筑,本文轉載自《商業周刊》。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商業周刊》,全文連結:https://goo.gl/UzpA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