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富雄專訪》民進黨中生代不是習近平對手 賴清德「底氣不足」、林佳龍受壓力測試

兩岸情勢

前民進黨立委沈富雄說,蔡英文是夾心餅乾,「小英心裡苦,但小英不能說」。(攝影/黃威彬)

在蔡英文政府執政後,台灣在國內、國際都不斷面臨新的挑戰。隨著選舉逐漸加溫,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國際問題變成國內問題。以最近的東亞青運遭停辦事件來說,中國的打壓除了凸顯台灣在兩岸關係上的困境,中國「相中」台中,拿林佳龍開刀,也成為2018年底各項選舉的一大變數。對民進黨而言,過去中國「反輔選」案例不勝枚舉,但這次是不是反輔選?對民進黨選情影響究竟是好是壞?直接站在第一線面對壓力測試的林佳龍,恐怕也不敢太大意。

有人認為,是東奧正名公投害到東亞青運,但公投又還沒成案,即使成案也未必過得了,北京大題小作。不過,前民進黨大老沈富雄日前接受《信傳媒》專訪時表示,北京本來就不管台灣的民主程序,也不用這一套,在他們的民族主義之下,台灣是偉大祖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是「定海神針」,如果照台灣這樣搞,等於兩岸是父子還是母子關係,都可以讓你登報聲明斷絕關係了,這是他們的不可忍。

沈富雄分析了東亞青奧對年底選舉的影響。他說,台灣是一定要罵北京的,這是「罵給自己人聽的」,不罵不行,只是如果台灣人認為北京之所以下重手,是因為獨派做過頭了,而政府又沒辦法節制,這樣選票就會移向國民黨;但若認為北京下手這麼狠,就是因為國民黨與北京「麻吉麻吉」,這樣罪就會在國民黨,選票會流向民進黨。

罪到底是在民進黨或國民黨,就看大家怎麼想。現在塵埃未定,台灣內部還處在各種雜音不斷的階段,事件還在發酵,所以連我也不太敢講對哪邊有利。」沈富雄說,這件事必須跟過去比較,過去如果發生這情況,毫無疑問是對綠的有利,但現在除了運動員、台中市以外,一般人會覺得「習慣了啦!」到底要怪誰,可能不一定對民進黨有利,何況現在離選舉還有3個多月,到時恐怕已經忘了這件事,又回到基本面了。

台灣的兩條路:妥協回饋與絕對尊嚴

沈富雄從長遠、宏觀、整體的角度分析兩岸關係,認為台灣內部一直有兩條路線:「妥協回饋派」和「絕對尊嚴派」,而且會隨著局勢演變像鐘擺一樣擺盪。

妥協回饋派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默認一中,但保留各自不同看法,這樣對自己人都可以交代,只要不在國際上講,而且也不在「有我在的場合上」講,像新加坡馬習會模式。台灣與老共妥協到這樣的程度,換來的是給你「有瑕疵、不完美的國家主權」,一種有象徵意義的國際互動。比如說,若要百分百國家主權的伸張,台灣應該參加WHO(世界衛生組織),但我們只能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而已,因為國民黨願意就一中妥協,所以換來這個有瑕疵、不完美的回饋。

站在民進黨立場,這應該是永遠不能接受的,但民進黨執政後也接受了,現在去日內瓦也都說要去WHA,因為知道不可能參加WHO,就是遵循國民黨路線。

但民進黨路線又分成兩派,執政後的權力核心必須向國民黨的妥協派路線移動,但也必須向沒進入核心的獨派妥協,因為會被認為和過去的言行不一致,獨派會向小英會逼宮,這是「小英心裡苦,但小英不能說」。大家都知道,蔡英文變成了夾心餅乾,北京會說小英縱容獨派,小英則應該回答:「如果不縱容,我活得下去嗎?」

「小英心裡苦,但小英不能說」

這一派就是「絕對尊嚴」路線,要的是完整的國家意象,只能兩岸鬥智。老共絕對不容許「台灣」在國際間給人有「一個國家」的感覺。但獨派這些人做得太成功了,把「台灣」講得越來越像一個國家了,所以現在北京已經不容許「台灣」這兩個字出現,說我們只能用CHINESE TAIPEI。而香港就不像一個國家,如果他們像台灣獨派做到這樣的境界,老共也不會容許香港這兩個字出現,可能得用「調景嶺」之類的名字。

沈富雄認為,因為台灣在國際間漸漸被很多人接受、默認,是一個「Quasi-Country(準國家)」,所以中國才不容許這樣,當然也不會在乎什麼民主程序或公投不公投,「因為已經不能忍耐,所以就下手了。」

只是過去中國多次「反輔選」的紀錄,難道他們從不記取教訓?

沈富雄說,北京有這麼多涉台單位的人,經過這麼多年,他們會蠢到沒人了解台灣的民主公投程序嗎?當然了解,只是他們已經不在乎後果了。如果他們是聰明的,研判這件事的後果沒有太嚴重,因為台灣老百姓不太在意,或經過3個多月後就遺忘了,反輔選的效果就沒那麼嚴重;但如果他們認為公投很嚴重,所以不在乎是否對選舉有影響而硬幹,那他們就很蠢。

「不過,猜這個沒有用了,因為他們已經下手了。所以我們要猜未來:台灣人民要靠向『絕對尊嚴』派,還是『妥協換部分回饋』派?我認為過去台灣是漸漸傾向絕對尊嚴派,但隨著民進黨越執政,這條路線就越不可行,因為反效果會越明顯,所以就會擺向妥協派。」

民進黨中生代不是習近平對手

其實,這兩派在台灣永遠都會存在,但怎樣權宜運用才對台灣最有利?

沈富雄認為,「絕對尊嚴派」適合做在野黨,過去國民黨執政時,如果沒有絕對尊嚴派做在野黨,北京也不會讓國民黨有討價還價的空間;但絕對尊嚴派如果做執政黨,很明顯會把事情搞糟,因為他們執政後,就不得不將在野時的想法「部分實施」,所以老共就出手了。

「這兩派有相互制衡關係,而且民心走向是漸進的,但會很明顯,因為決定民心的因素是日子好不好過,現在民進黨執政讓日子不好過,民心就會走向妥協派。但妥協派也不會妥協到贊成統一,如果太傾向統一,美國就會派艦隊通過台灣海峽了。我們就在這兩強鬥爭的線上,我認為這是好的,台灣人不反對這樣有挑戰的生活,只是不要過分內耗。」

對於民進黨中生代像賴清德、林佳龍、鄭文燦的兩岸、國際、外交經驗,沈富雄都認為太生嫩了,不是習近平的對手,也無法與習的接班人相抗衡。他認為,賴清德在台南地方執政多年,看不出有什麼缺點,但北上組閣之後,從兩岸議題上的發言就可以看出「底氣不足」;鄭文燦在桃園執政經營地方的方式,偏向應酬型、社交型,也看不出做了什麼準備;這次東亞青運事件落在台中,就看林佳龍如何因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