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氣爆四週年》靈魂被路人目光灼傷 陳楚睿用「自虐」走出谷底

高雄氣爆四週年

受訪像自虐,卻又不斷走向鎂光燈前,陳楚睿說,其實分享的過程也是療傷。(攝影/黃威彬)

「我把自己關在家裡兩年的時間,雖然復健很痛苦,但我覺得更讓人難受的,是這個社會大眾所給予的目光,……你可能覺得你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是我都聽得到。」四年前,消防替代役男陳楚睿前往高雄氣爆現場支援,一度被死神拽進火坑,好不容易逃生,卻留下了全身59%二到三度灼傷的疤痕。

花了幾年時間,他從人生谷底爬回地面,不只重新站在陽光下,更慢慢走向鎂光燈前,那無疑是一次又一次的自虐,教人不忍卒睹;但他說,發現那些同在谷底的人們後,自己便決定替弱勢族群說話,分享的過程,其實也是一種療傷。

「2014年7月31日的11點50分,那時候我還是消防隊的替代役,在幫忙拉水線的時候,突然一瞬間的爆炸聲,我整個人飛起來,落到一個火坑裡面,四周都是一片火海,我很努力地想要爬出那個深坑,……雙手扒著滾燙的柏油路碎石,看著逐漸遠去的皮膚,一層一層被地心引力剝開。我拖著刺痛的雙腳穿梭在巷子中,哭喊著問:『救我,謝謝,有水嗎?』」這是陳楚睿關於那晚的一段自白,字句彷彿帶有魔力,將地獄在我們眼前還原。

即便被惡火紋身,他說,如果時間能再重來,自己可能依然會選擇從事消防替代役,「我一直有個難以釋懷的地方,就是我受傷的時候,旁邊其實是有人過世的,有一個義消大哥就倒在我旁邊。那張臉在我眼前慢慢變黑,但我的手已經燒焦彎曲,根本沒辦法幫到他,我自己試了三四次,好不容易才爬出來,……我一直很內疚,那時候沒辦法幫助他離開。」

曾聽見藥車聲音就發抖,如今相信上天另有安排

回憶起躺在加護病房的那段日子,他形容自己像被囚禁在一個黑盒子內,很黑,只能聽著儀器的規律聲響;一到白天,聽見護士推著藥車匡啷──匡啷──走來,身體甚至會無法自已地發抖,「換藥很痛,但我也沒有力氣反抗,四肢功能全部喪失,沒想過自己竟然能夠虛弱到連呼吸都不會……好想家。」

隨著內心的黑暗逐漸蔓延,他過了整整兩年幾乎足不出戶的生活,每天更不停在心裡自問:「老天爺為什麼要這樣,我出發明明是去幫助人,為什麼要讓我遇到這樣的事情?受傷了,就好像一群失敗的人聚在一起,……包含路上的目光,都在提醒我這種感覺,自己像被人定義了,不可能再光鮮亮麗地活在社會上。」

直到某天,他在路上看見一名氣切的老婦人,由背後的外勞推著輪椅前進,死氣沉沉地,但一旁男女老少卻滿溢著天倫之樂,當下形成一種強烈對比,「旁邊的一家人,正開開心心地過馬路,一路說說笑笑的,這讓我回想起燒燙傷住院的時候,感覺我的世界變了,但這個世界一樣在運轉。之後,我開始注意起一些原本不會注意的事情,或者說是以前看不見的東西。」

之後,他拿起了相機,試著捕捉那些圍繞在傷友身邊的喜怒哀樂,「這時候我才會覺得說,上天是不是有什麼計畫給我,受傷後,我的感官比以前敏銳,看的東西也比較細,而且,能得到這份同理心很不容易。……更重要的是,我沒有辦法幫自己做什麼,但是可以為別人做,過程我也會很開心,又可以幫助我抵抗負面情緒。」

在復健過程中,家人一直都陪伴著,包括陳楚睿的貓也是。(攝影/黃威彬)

幫加害者說話?受害者:法院是懲罰唯一幫助我們的人

訪問過程中,談起高雄市府、榮化、華運等一般人所認知的「加害者」,陳楚睿偶有停頓,但最後總替這些人說話,頗教人不解,「像這次法院判那麼重,對受害者其實沒有幫助,因為這樣的結果,等於是在懲罰那個唯一能幫助我們的人,……像李謀偉(榮化總裁),雖然長得像壞人,但其實滿善良的。」

但他進一步解釋,當時,因為替代役的基本薪資低,所以自己的和解金比同樣級數燒燙傷的患者都低,一家人想起往後的生活,心情格外沉重,「其實,最難調適的是我媽,所以我就拉著我媽去找他們談,沒想到,李謀偉聽完,就直接跟我媽說:『妳不用擔心,我會把妳兒子當家人一樣照顧。』要她不用擔心後續的事情。」

重點是有兌現嗎?陳楚睿認為,到目前為止,撇開和解金不談,李長榮教育基金會一知道他對攝影有興趣,就找了奧美公關團隊及專業策展人,手把手教導他如何策畫一個攝影展,今年十月更要資助他前往英國念書,攻讀當代策展,「他們給我機會出國念書,這是法律上不用給我的,……另外,在華山辦攝影展,那也很貴啊。」

難道一點都不恨嗎?他猶豫了一會,嘆口氣,「怎麼可能,其實還是會啊……」但早已分不清對象是誰,既然如此,他強調,怨恨於事無補,只會造成更多仇恨,「我也擔心,像這樣的判決結果,會不會讓往後各種事故的涉案廠商更被動,會認為說,反正當年榮化主動做了那麼多,最後也是被重判,……這個一定都會被拿來參考的。」

陳楚睿坦言自己還是會恨,但無補於事,不如選擇放下。(攝影/黃威彬)

「不要用你的目光,讓他的靈魂再次灼傷」by陳楚睿

即使爬出了當年的火坑,卻還在人生谷底,陳楚睿花了四年時間才重新站在陽光下;在他的臉書上,每每分享受訪經驗時,下方主題標籤(Hashtag)總會出現「自虐」兩個字,卻又不斷走向鎂光燈前,教人不忍卒睹,這天,他說:「在外面分享都要講得很正面,好像事情都過了,沒什麼,其實並不是這樣……走出谷底沒那麼簡單,負面情緒一直都在。」

不過,自虐的過程對他來說,也是必要,「其實就是慢慢講、慢慢分享,然後慢慢地,想說的都會說完,這樣子感覺會比較好,至少每一次分享,都會比上一次好一點。分享的過程,其實也是療傷。……受傷最怕遇到的就是小孩子,他們的反應比較直接,可是現在去分享,遇到小朋友都滿捧場的,跟以前不太一樣了,感受滿好的,因為那是很真的反應。」

「不要用你的目光,讓他的靈魂再次灼傷。」陳楚睿的攝影作品即將在台北華山文創園區展出,主題就叫做《目光》,這也是身為燒燙傷患者的他,最想留給社會的一句話。

陳楚睿9月即將舉辦個人攝影展《目光》。(圖片來源/陳楚睿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