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中充滿恐懼與不滿? 這四種伴侶需要設「界限」

書摘

沒有自我界限時,一味付出就成了討好,最終因心力交瘁,而選擇斷絕關係。(圖片來源/unsplash)

我沒有看過哪一對恩愛的夫妻是有強烈地位之差的,健康的關係需要彼此尊重、包容,並且心理地位相當。否則,失衡的位階會導致關係呈現表象的和平,但真實的關係當中,卻流動著恐懼與不滿,最終導致彼此疏離。

有些話不能明說,就難以達到真正的親密。

想問問大家,對目前的伴侶關係滿意嗎?你們的關係是平衡的位階嗎?的確在關係中有人就是比較會賺錢,但真正的親密感是沒有位階的。當你感受到位階明顯時,千萬要留意,是什麼原因造成你們有位階的現象呢?

如果你在關係裡感到不滿,那是委屈跟傷心的時候多,還是憤怒無力的時間多?

當你經常有上述這些情緒反應,來看看下面幾種伴侶類型,可能你是其中一種,也可能你的伴侶是。而你要開始在伴侶關係中,幫自己也協助對方設限。

大寶寶型伴侶

簡單來說,這類型伴侶的生活經常雜亂無章、不負責任又依賴性強。他們往往缺乏主見,事事都依賴你,要你為他負責。比方說,伴侶工作不順心,就衝著你訴苦,不管你想不想聽,而且一定要幫他出主意;或是週末要去吃飯,他會跟你說,沒意見都可以,但選了餐廳之後,卻又說這個不要、那個不好,最後搞得烏煙瘴氣。

你問他,為什麼有意見不早說,他總是回答:「我就沒想到啊!」可其實是他們無法為自己的決定負責,習慣別人幫他決定。要是結果不好,他就能理所當然怪到你頭上。伴侶太黏人,要求自己一直陪著,感覺沒有了個人生活。

再來,他們生活秩序經常是雜亂無章,東西丟得亂七八糟。你就像個老媽子一直在他背後撿東西,他可能被你伺候得很好,也將之視為理所當然:「反正我的另一半就像老媽子,會幫我撿東西、煮好東西、整理好東西。」所以,他不需要負任何生活秩序的責任,把東西丟得到處都是。但身為伴侶的你會有什麼感受?

起初你會感覺自己對他很重要,但久而久之,便會產生厭倦與厭惡的感覺。這時,你要去思考,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是我太自私、太計較嗎?

也許,你經常跟對方說:「你可不可以不要亂丟衣服?」另一半就回:「你幹嘛這麼斤斤計較啊?不過就丟個衣服而已啊!」

你可能就會因此落入小時候的某種情境裡頭,就是當你在抱怨某一件事,但大人們都拒絕、否定你。你表達需求時,你所吸引來的另一半就如當時的大人,直接否定你的需求,認為你不該抱怨。

如果這是你時常發生的相處情境,你需要告訴自己,你也一起維持了這種互動模式,你要為這個互動模式負責。假設你每次的伴侶都是這種類型,那你可能不只是否定自己的需求而已,其實某種程度上還很享受為別人決定的快感,也很喜歡被黏著、被需要的認可感。

總結來說,大寶寶類型有這三項特徵:雜亂無章、不負責又依賴性強。當你感覺他準備要推卸責任,得先為自己總是急著幫忙的衝動按下暫停鍵,深呼吸,問問自己,現階段可以給出什麼?然後剩下的便放手由他自己承擔。

你可能會說:「不行啊!我受不了他亂七八糟!」好,那就給他亂七八糟的空間,在那個空間和區域都不干涉他,絕對絕對不要干涉。剩下的共同空間,就要求他負起責任,共同維持,否則他就失去跟你一起生活的機會。

到這裡,我想你們更能體會,為伴侶設界限就是先設好自己的界限。

把對方當提款機型的伴侶

這類伴侶會有點天真浪漫,不一定能腳踏實地生活。有個故事是,先生很疼愛太太,也總是盡可能取悅她,給了她副卡讓妻子可以買自己想要的東西,但由於沒有限制,太太時常把卡刷爆。後來,為了滿足太太的需求,先生甚至兼了兩份工作。

當問到先生為什麼不限制太太時,他的回答是因為他很愛妻子。但真正深層的原因,是先生捨不得太太沒有滿足到需求而感到失落。

這位太太小時候家裡環境清苦,生活物資匱乏,長大後也立志找個長期飯票,讓自己下半輩子不必愁煩。而找到了這個長期飯票丈夫,也真的是相當寵愛她,也不用讓她為金錢煩心,讓妻子一直在婚姻裡當個還沒長大的小公主。

然而,因寵愛養出對金錢沒有概念、對欲望沒有限制的另一半,只會造就其中一方財務上負擔越來越大。巨大的經濟壓力,勢必會擠壓到先生愛人的能力。終有一天,這對伴侶要承受入不敷出的慘痛代價,親密關係也進而破裂。

如果這是你常發生的相處情境,那你要開始為自己的不忍心和心軟設限,把關注力著眼於長期的伴侶關係,而不僅是專注在伴侶當下的感受,限制伴侶開銷的自由度,提高伴侶對財務的敏銳度。所以,向伴侶開誠布公地說明財務狀況是必要的,讓伴侶共同參與找出解決的方式,從無限制的額度到有限制的額度,伴侶要在過程中找回自制力,也為自己的欲望清單排序。

要是你覺得開誠布公,另一半肯定瞧不起你,喜歡他的有錢人多的是,自己還拿什麼留住他?當你以這種想法認定你們之間的關係,那表示顯然你看不清楚你在關係中的價值,只用金錢來換一個人的身體存在,沒有體驗到真正心靈交流的親密。

此時,你就要為自己的憂慮設限了,讓自己真誠地面對關係的問題,才是最睿智的作法。要不然,最終你將人財兩失。

我想你可以看見,伴侶關係也與內在對自己的價值相關。當你越真實地面對問題,關係就有機會變得更親密也更為平衡。

會施以精神或肢體上暴力的伴侶

前兩種情況都是伴侶過度依賴,還有一種類型的伴侶是很喜歡控制對方。控制欲展現的初期徵狀是掌握你的各種訊息,甚至安排你的生活,例如經常窺視你的訊息,奪命連環CALL 來查勤。當這種情況沒有設限,關係持續進展下去,就容易在你不遵循他的「規定」時,發生言語上的攻擊,甚至肢體暴力。他會表現得好像你是他的附屬品,但事實上是他害怕失去對方,所以必須掌控一切。

伴侶缺乏安全感,不斷查勤與偷窺,已經侵犯個人界限。雖然很多人會認為,伴侶之間不該有隱瞞,但更精確來說,是伴侶之間要真實,而非毫無底線地查閱或窺探,以及掌握每一刻的行蹤,因為失去自由的親密關係會讓人窒息。

即使伴侶會跟你抗議:「你不讓我看就是心裡有鬼!」但在此時,你該與對方討論的,是你可以怎麼做讓他在關係裡感覺安全,而這份安全感並非滿足他窺探與控制的欲望。

在這裡設限的方式是:「我很在乎你,也知道你很想知道我的一切,但這樣查勤跟窺探讓我覺得不舒服。我覺得自己不被尊重,也不被你信任。我希望你可以尊重我的隱私。我們可以怎麼做,讓你增加對我的信任,也讓你有安全感呢?」

重點不是「看或不看」,是彼此的信任與安全感,還有尊重與自由。但當自由不被允許,也沒有適時設限,關係會越加扭曲,成了完全占有的愛情。控制狂的伴侶轉變為恐怖情人,在食髓知味後一旦被拒絕或不順從,就會越來越失控。

倘若關係裡出現暴力,就一定要設限,沒有任何藉口。我遇到很多遭到伴侶暴力的人,他們最常說的話就是:「他只是情緒失控而已,平時對我很好。」或說:

「也不能怪他,都是我沒有準時,他才會暴怒,拿東西砸我。」

當關係存在暴力,就會損害你在關係中的付出,以及你的身心安全和平衡,你必須時時顧忌他下一次什麼時候發作,也要擔心會不會說錯話或做錯事,然後要遭受什麼樣的處罰。當親密關係中有這麼多顧忌,伴君如伴虎,就無法有真實的情感交流,充其量只有激烈的性愛不斷在暴力之後發生。

曾經有個案例,女生因為男生沒有準時打電話,一氣之下便拍攝傷害自己的影片,並要求男生拍一樣的影片,威脅男生如果沒照做,男生的家人就會有生命危險。

男方在害怕與無奈之下,只能接受威脅,但事後女生也非常後悔。這樣的循環,在暴力的伴侶關係中層出不窮,先是威脅恐嚇,對方受傷後,接著痛哭後悔且不斷求饒,又回歸甜蜜,開始對對方非常好,但當對方身心上的傷痕漸漸淡去,施暴的那方愧疚感降低後,就會進入下一次的暴力循環中。

這樣形式的相處涉及身體傷害的暴力,與人身安全的威脅,大家都很有概念。

但精神暴力卻容易被忽略,有些伴侶因害怕對方離自己而去,便會強烈貶損伴侶的價值,讓伴侶只能留在自己身邊。他通常會說:「你也不想想你現在這種身材,也只有我會跟你在一起了!」或者「像你這種資質,除了我也不會有人要你」等以言語人身攻擊,傷害另一半的尊嚴與價值。

而這類行為上與言語上的暴力,是絕對絕對要設限的。你必須停止為對方找藉口,也停止責難自己,直視暴力對關係的傷害。要注意到,在暴力關係中比較特別的是,你需要確保有人可以保護你,陪同你與對方談判。通常,在暴力關係中越久,個人獨立判斷力下降,自我價值也少得可憐,很容易因為對方說什麼馬上就動搖了。

所以特別需要有個穩定又安全的陪伴者一同採取設限,也確保設限後有個安全的居所能暫時棲身。

此外,千萬不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承接和安撫對方的情緒,施暴的伴侶通常需要專業的幫助。他們在情緒控管上已經出現障礙,因此最適合的設限語言則是:「我很在乎你,但我不能接受你這樣對待我,也無法過著總是害怕你會爆炸的日子。讓我們一起去尋求協助好嗎?我害怕,再這樣我會走不下去。」

對方當然會抗拒會拒絕,你則需要說:「如果你不覺得有問題,我還是無法待在讓我害怕又受傷的關係裡。你若不接受幫助,那我會選擇離開,不再跟你生活。

等到你情緒好轉,我們再談。」

當你經常遇到這種會用各種形式控制和虐待你的伴侶,請千萬要小心。你習慣對他人的情緒負責,也就是看到別人不開心會習慣討好,也可能是你對你的生活無法負責,習慣別人操控你,賦予伴侶控管你的責任和權力,讓自己處在弱勢與被控管的一方。

有時候你會很為難,必須在自己的身心安全,甚至性命安全與親密關係之間痛苦地抉擇,害怕推開對方後可能會上社會新聞。

台灣在家庭暴力上已有明確立法,甚至非婚姻關係的情侶關係,也有恐怖情人條款可以申請保護令,來確保自己的人身安全。

聽到這裡,我還是需要再次強調,暴力一定要設限,不要用隻身的力量承接或順從暴力行為。若不對暴力設限,等同接納暴力行為。再者,關係中的痛苦與殘暴也只會變本加厲,不會減少。

大男人或大女人類型

這種類型的伴侶在親密關係一開始時,很有魅力。他們充滿主見也很有主導性,尤其是男性,特別會散發出極大的吸引力,讓人想要聽從他的話,但相處久了,你會發現這份魅力背後已經出現尊卑與不對等的情況。

在關係中地位較高的人,會習慣干涉對方的決定,要求對方順從聽令,例如要出門時,先生說了句:「我不喜歡這件洋裝,換掉!」太太因為不想觸怒對方,就摸摸鼻子去換裝。

這裡的設限是,如何讓自己保有在關係中的自在與自主性。你能這樣說:「我知道你很在乎我的打扮。但這件洋裝我很喜歡也很自在,希望你能欣賞我的決定。」有時候尊重與欣賞需要邀請對方練習給予,並非每個人都瞭解。

我成長自父親權力較大的家庭環境。父親是典型的大男人,一家之主,是家中發號施令者;母親則是以和為貴的傳統小女人。典型的大男人會認為,男主外女主內,女人就應該打理家中的一切,所以從小就會看到母親擔負許多家務事。

我印象很深刻,在我小時候,某次父親情緒很不好,看見有一條毛巾掉在全家人都會使用的那間浴室,掉了好幾天,卻沒有人去把它撿起來。因為媽媽都會做,而小孩子也不會特別覺得那是我們的事。現在想起來有些罪惡感。偏偏那陣子父母的關係比較緊張,父親便對母親咆哮道:「為什麼那條毛巾掉在那裡?掉了那麼多天了,為什麼你都不會撿起來?」

看到了嗎?控制、主導、尊卑與不對等在關係裡展露無遺。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這件小事足以讓父親這麼憤怒。可我那時心想:「慘了!其實我也有看到,但沒有把他撿起來,結果這樣媽媽就被罵了……

那陣子,外婆也住在我家。也許是因為岳母在家,使得父親壓力很大。但母親當下回了他一句話:「這麼多天,你也有看到啊!為什麼你不會撿起來?」

我從來就沒見過母親這麼直接跟父親衝突過,她一直都是溫順的,頂多碎碎唸或抱個怨,向來沒有這麼火爆過。

當然,父親的反應就是非常抓狂。當大男人被小女人頂嘴,原本的依順與和諧不復存在,關係充滿了張力與失控,便會逼使大男人或大女人類型者更加暴怒,更想要施壓、控制。

長期的關係不對等,必定有一方是所謂的既得利益者,一方為受控壓抑者。而那次衝突就顯示出,父母長期和諧表象下的翻騰,一次劇烈地爆發。但是這種形式的伴侶關係通常又很協調,起初要設限往往困難重重。

簡單來說,關係中的大男人與大女人是被寵出來的。你允許他一次次發號施令,一次次指責你沒承擔好家務,但那同時也是屬於全家人的家務。

然而,這裡有另一層次的關係設限困難在於,雙方都有非常僵化固著的家務職責觀點,也在角色上是定型的,可能是我就是該聽話,他就是該下命令,導致彼此很難變通或調整。但是,在關係中的委屈和難受,依舊是關係需要設限的指標。

所以,當你要對大男人或大女人設限時,就像我剛才說到父母相處的事件,你需要明確地瞭解,很多事情並不是某一方說了算,而是兩方都該有平等的權利和義務去決定、執行。

當另一半經常指使你做家務時,你需要為此設限。你可以這樣說:「這是我們的家,也是我們共同的責任。當你只要求我做事,卻沒有分擔任何責任時,我覺得很受傷。我希望,我們可以討論如何分配職責。」

將眼光回到平等的權利和義務上,而不是對方的情緒上,才會經營出平衡與平等的關係。

上述這四種需要設限的伴侶,你們會發現,絕對跟你們自身狀態、習慣與思想脫不了干係。在情感上,我們都有許多迷思,甚至承襲自原生家庭的性別角色或自尊狀態。但無論如何,當我們已經長大,在親密關係裡就需要重新看見自己與關係的狀態,不讓失衡的情感持續,甚至蔓延到下一代身上。